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湖北省 武汉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近期心愿A man can be knocked down, but can never be defeated! I lost but I'm not a quitter. The old saying that genius only means hard-working all one's life. Cease to struggle and you cease to live.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置顶] 正式的“公安文学网”正式开通

2014-5-12 16:41:34 阅读646 评论9 122014/05 May12

正式的“公安文学网”正式开通(发布)

http://gawx.hbpa.edu.cn/

作者  | 2014-5-12 16:41:34 | 阅读(646) |评论(9) | 阅读全文>>

学术立命,垂范后人 ——忆恩师范伯群先生

2018-5-21 7:42:37 阅读26 评论0 212018/05 May21

学术立命,垂范后人 ——忆恩师范伯群先生

学术立命,垂范后人 ——忆恩师范伯群先生

原创: 汤哲声 姑苏文化名家范伯群工作室 今天

- 第 50 期 -

学术立命,垂范后人

——忆恩师范伯群先生

文 | 汤哲声

对先生的学术研究,我感受最深的是三点:一是对科研的热情与坚持;二是寻求适合自我的研学之道;三是用资料说话。

2017年11月24日,我在外出开会回苏的路上接到石娟的电话,说先生住院了。第二天上午,我赶到医院,看到先生躺在病床上,精神不错。问了一下情况,医生说一切皆好,稍微安心一些。与先生在病床前谈谈学问,说了下几本书出版的情况,先生思路清晰。临走,我与先生说:“住两天就回家,还是家里好。”他点点头。隔了一夜再去看先生,医生即说指标不好,要上呼吸机,我心里一惊,当天先生就进入了ICU。万万没有想到,先生这一进去,就再也没出来。每念于此,万分心恸。先生的生命之火为什么这么快就熄灭了?前面我们还有说有笑地谈论未来,现在竟然生死两茫茫,一切就像一场梦,让人不敢相信。

先生走了,很多朋友叫我写点文章,我却笔头生涩,到底应该写什么,才能更好地告慰先生的在天之灵?这些天来我一直这样问自己。子善兄与我约稿,并且确定了文章刊出的时间。不能拖了,只能拉拉杂杂,写一点并不成熟的回忆。

从攻读硕士、毕业留校,再到攻读博士,任教科研,在先生身边三十多年,受益极多,感悟

作者  | 2018-5-21 7:42:37 | 阅读(2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是一名来自农村的打工仔,在一家餐馆里跑腿打杂,譬如扯毛,端盘子,洗猪下水。老板不只一次对我们打工仔说,你们要好好地工作,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我们餐馆最近推出的猪尾巴火锅,是一道特色菜,很受顾客的喜爱;同志们一定要抓住这难得的历史机遇,把本职工作搞好,盘子要端得勤,菜要洗得净,说话还要笑盈盈,年终发奖才会多几个零。

在老板的鼓励下,我忘我地工作着,始终不敢忘记自己的身分,走路像奔跑,洗菜像搓澡,努力地将猪尾巴上的毛扯得一根不剩。我知道现在客人们嘴都很刁,不像59年60年闹饥荒,填饱肚子就行,吃得不讲档次。我更清醒地意识到我的处境,有这份活儿干还是我的造化,还是托了几层关系才弄到的。因此我要倍加珍惜,不怕脏不怕累,与下岗的相比算实惠,和农村生活相比算是享福了,至少不用淋雨晒太阳。

我将已煮熟的猪尾巴端到桌上来,然后小习翼翼地点燃酒精,目的是为了让顾客们吃得舒服一点。因为顾客就是上帝,我要侍奉好我的上帝。上帝们说加点盐,我不能说本来就有点咸,而是按指示去办。看着顾客们吃得津津有味,我高兴得差点笑出声来,在心里劝他们多吃一点,吃得越多,说明我们做的菜有个性,有特色,就会有回头客。顾客第一次不来是他自己的错,第二次不来就是我们的服务不到位、味口不对路。

一拨食客正在异口同声地称赞说猪尾火锅到底不一样,味道好得不得了,又糯又油,吃了不愁。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了,说猪尾巴没洗干净,上面的毛还清晰可见。我走近仔细地一看,说没有什么问题。那个食客又说你再看看。我还是说没看见一根毛。那个客人可能是认为我态度不够谦虚,嗓门就大了,高嚷说有错

作者  | 2017-12-27 12:24:05 | 阅读(248)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小张不懂政治(小小说) 作者 张友文

2017-12-27 12:19:38 阅读106 评论0 272017/12 Dec27

性格内向的硕士研究生小张是学理科出生的,干任何事情都讲究实事求是,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会歪曲事实,不会添油加醋,说得好听一点,不会灵活变通,结果引出了许多故事,写出来以飨读者。

毕业在即,小张如愿以偿地与一所高校签订了就业合同,拿到合同书后,私下地笑了。进高校搞科研是小张最合适的选择,小张有自知之明,自己不是搞行政的料,不会说话,不会喝酒,不会抽烟,不会玩牌。可是,当他揣着派遣证到那所高校报到后,才知情况远远不是自己所想的那码事。一个大腹便便的人找他谈了话,首先问他是否服从组织安排。小张说,我是党员,这点党性还是有的。那人就笑笑说,这就对了,经组织研究决定,将你安排到教务处教务科从事行政工作。

小张一听,如晴天辟雳。小张有什么办法呢,小张能说什么呢。如果说不,人家会说他党性不强,再说合同书上也没有写清楚小张到高校就一定得从事科研工作。退后一步说,在教务处教务科也可以搞科研嘛,人家阿基米德在澡堂里都能搞科研。

小张还是硬着头皮到教务科上班了,每天就是听从科长的差遣,打杂收发接电话。一天,科长对小张说,你去爱护校园办公室(简称“爱校办”)拿个文件。

文件上说,“实事求是”作风研讨会召开在即,为了迎接“实事求是”作风研讨会在我校胜利召开,学校要搞一次卫生大检查,最主要的内容是灭鼠。文件反复强调要将灭鼠当做一项政治任务来抓,哪个部门不认真抓落实,就追究哪个部门负责人的责任。最后全校还要来个评比,看哪个部门灭的鼠最多,末了还通知各部门到“爱校办”领取老鼠药。

过了几天,“爱校办”就通知各部门将死老鼠交上去登记。小张是

作者  | 2017-12-27 12:19:38 | 阅读(106) |评论(0) | 阅读全文>>

让有良知的人活下来——听王兴东先生课有感

2017-12-25 12:48:39 阅读75 评论0 252017/12 Dec25

张友文

2014年1月24日,腊月二十四,民俗中的小年,第二期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全体学员依然在认真地听王兴东先生授课。作为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的他主要围绕电影生发开来,讲得激情四射、神采飞扬,我们听到津津有味、如醉如痴。王先生大胆地率性放言,直指病灶,让我感佩不已,激动不止。他不愧是一名国家级政协委员,讲的都是大实话、真话。他跟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长何建明先生一样,也是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即胸怀天下,忧戚民族。他们都是为命请命的人,舍身求法的人……他们才是民族的铁骨、民族的瘠梁。

上课伊始,邵逸夫先生的光辉形象就被推了出来。仙逝不久的邵先生是令王老师景仰的民族英雄,也是我心中的人格楷模、精神偶像。他一身恪守“享下等福”的理念也深深地影响了我,并教育了我。

课间,王老师总是用短暂的影片道出较为深刻的思想,发人深省。他还列举当前丑恶现象,毫不留情地抨击,针针见血:我们的民族精神在哪里?还有民族信仰么?当下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真诚贬值、道德丧失、良知泯灭、歪曲历史、亵渎崇高、解构理性、颠倒黑白、混淆乾坤、消费至上、娱乐至死,长此以往,国将不国,绝不是危言耸听。

微电影《车44路》(据说这是现实生活真实发生的事件)让我刻骨铭心。初始镜头是一个青年在路边等候公共汽车。上车后,他才发现开车的是一个漂亮的女司机,并与之搭讪。车继续前行,又上来两个,凶相毕露,凶器尽现,乘客一个个像小绵羊一样温顺地把钱掏出来上供。间或有不交者,蛮横的歹徒便家伙侍候。其中一歹徒不仅劫财还劫色,他将女司机拽到车外的草丛中施暴,车上有一男人想起身相救,被旁边

作者  | 2017-12-25 12:48:39 | 阅读(7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慈母与留日女儿的私房话

2017-12-25 12:47:14 阅读45 评论0 252017/12 Dec25

——读周玫、欧黎斯《絮语集》有感

张友文

前几天,适逢到广东清远参加公安作家欧平的文学作品研讨会,收到其妻周玫送我的几本文集,其中一本散文集让我眼睛为之一亮。这本《絮语集》(中国文联出版社2012年9月出版)由周玫与女儿欧黎斯合著,共分四辑,前三辑系周玫所作,第四辑全是欧黎斯的真情诉说。

周玫笔下更多的是珍视亲情、关注人伦,其中有对世事沧桑的感怀,也有对人生体验的领悟,而透过欧黎斯的文字则可以了解日本文化、感受国际情怀。

第一集“人生絮语”堪称典型的女人私房话,家长里短的酸甜苦辣、惬意幸福的寻寻觅觅、痛苦思念的感叹流露等复杂情愫皆诉诸于笔端。读着《关于饭局》,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钱钟书老先生的《吃饭》,作者虽然没有像钱老那样用陌生化的比喻说政治、谈艺术,但也深刻地揭示了人生百态、写出了人情世故、剖析了世道人心,读来发人深省、引人深思。亲情是人们精神的支柱,心魂的依托,也是这一集的重头戏。该集诸多篇什弥漫着浓浓的亲情。既有对父亲、母亲的怀念,也有对远在异国他乡女人的牵挂;既有对丈夫的嗔怪,也有对丈夫的深爱。前者体现在《写给天国的母亲》一文中。此文情感含蕴多藏,寓深刻隐幽于平易质朴之中。作者寓歌颂赞美于简洁省净的文字间,但内里却流动着极其悲痛的心情。《情倾向日葵》一文与该文形成典型的互文,两文都蕴含着对母亲刻骨的怀念和对母爱的讴歌。后者则以《独享宁静》一文取胜。丈夫与女儿出门了,“我”独自一人在家。傍晚,接到丈夫叮咛的电话:准时去饭堂吃饭,出门别忘了带钥匙……“我”嘴里说烦,说讨厌,内心却充满感动与温暖,“眼睛里却有一种东西在涌动,潮潮的”就是例证。

作者  | 2017-12-25 12:47:14 | 阅读(4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大 树 不 倒 ——范伯群师印象 作者 吴周文

2017-12-24 12:39:16 阅读85 评论0 242017/12 Dec24

大 树 不 倒 ——范伯群师印象

2017-12-23 吴周文 仪征国学

吴周文:仪征市国学学会顾问,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江苏省现代文学学会副会长、扬州市作家协会主席。

范伯群老师是一棵不倒的大树,在我心里。

记得2013年的年初,曾华鹏老师走的时候,寒风加飞雪,我在《不带走一片云彩》中说,曾老师“永远地留在了那个冬天”。真没有想到,范先生在四年之后的2017年的冬天,他那稀疏的白发仿佛化作一朵白云,被寒风裹挟,轻轻地飘向那无垠天空,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范、曾二师,是两棵相互“依偎”的大树。每当想念范师或曾师,不知为什么理由,我就自然想起鲁迅的描述:“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早在上世纪50年代中期,两人合作的《郁达夫论》发表于1957年的国刊《人民文学》,从此,他俩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现代文学方面的合作之旅。本来他俩是复旦大学的同学、最要好的兄弟。老师贾植芳先生被划为“胡风分子”,因株连也变成“准胡风分子”,又因去狱中探视贾老师而被批判,双双被开除团籍;本来经贾先生推荐,他俩与施昌东可以跟随贾老师施展才华,可范、曾两位老师却被分别“处理”到南通中学与扬州财校去当老师。临别之际,蒙冤的两人爬上上海国际饭店,信誓旦旦要在文学研究上通力合作做出一番成绩来。那一晚他俩在中国最大的城市的第一高楼的顶层上,仰望星空,在心里演绎着兄弟结义的歃血为盟。其后多少年,两人通信频频,或者寒暑假相聚,一起潜心讨论、分工协作,就这样《郁达夫论》、《蒋光

作者  | 2017-12-24 12:39:16 | 阅读(8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房伟:《大俗大雅”的范伯群先生》

2017-12-24 12:34:53 阅读45 评论0 242017/12 Dec24

2017-12-22 14:09阅读:138

大俗大雅”的范伯群先生 2017年12月20日07:19 来源:文艺报 房 伟 

      初冬,苏州最冷的那一天,范伯群先生走了。

      早上,我习惯性打开微信,看到先生的助手,黄诚博士发的悼念信息,心里“突”得一下,不愿相信这是真的,觉得太过突然。前天晚上,我还在苏大附属医院看望过先生。医生还讲各项指标趋于平稳。然而,当我急匆匆地赶到医院,先生却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真的已经离开了我们!我的眼泪止不住夺眶而出.....

      范伯群先生是我的恩师吴义勤教授的导师,我是范门第二代弟子。2002年秋天,我第一次见到范先生。那时,我刚进入山东师范大学读硕士。我第一次帮助学科助理会务,就是接待陪同范先生。我开始有些紧张拘谨。先生高大魁梧,平易近人。他和我聊起了武侠作家宫白羽,臧否人物,点评作品,精彩极了,我听的入神,竟忘记了给先生倒水。2016年,我调入苏州大学,住在杨枝塘的苏大家属区,离先生的住处不远,有时吃完饭,我就溜达着去看望先生。先生总是放下手边工作,指点我在学术上的困惑。先生永远保持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心,他向我询问网络文学的情况,鼓励我在这个领域多搞研究。先生不喜繁文缛节,他的思想时刻沉浸在学术氛围中。我不好意思打扰太长时间,但舍不得放弃向先生学习的机会,总是厚颜多聊一会。现在想来,我实在应该多去看望先生,多向先生请教,如今斯人已逝,我再也没机会聆听先生教诲了!

作者  | 2017-12-24 12:34:53 | 阅读(4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想起父亲(散文) 作者 张友文

2017-12-20 12:43:20 阅读24 评论0 202017/12 Dec20

结婚大喜之日,送走闹洞房的亲朋好友之后,我望着四周的大红“喜”字,无声地哭了。这不是喜悦的泪水,而是伤感的追忆;不是追忆相恋的甜蜜,而是想起了我敬爱的父亲。

我敬爱的父亲是在我大喜日子的前十天去世的。当我接到父亲病危的消息时,正在筹备婚事。在此之前,父亲不顾年迈体弱还到几百里之外的亲戚家替我请客。

当我从省城赶回家时,父亲的心脏还在跳动。我大声喊:爹,我回来了;爹,我回来看您来了,但父亲已不能开口说话了。我又喊:爹,我回来了,您听得见吧,您听得见就眨一下眼吧。但是,我父亲的大脑已完全失去了知觉,CT扫描结果是脑血栓三分之二的扩散。

我抱着父亲痛哭。我说,爹,您睁开眼看一下我们三弟兄吧,您喝了我的喜酒再走吧;您的性子怎么这么急呢,您平时的性子是一点都不急的。

父亲是伟大的。父亲用自己的言行告诉我怎样坚强地生活于世,不向权贵低头,不为困难所吓倒,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做事。父亲办事非常执著,决不敷衍推诿。有人托他办事,他认为别人是瞧得起他,他会努力地去办,下大力气去办,宁愿自己贴钱贴米也要把事情办成,办成了不邀功。万一办不成,他也要向别人说明理由。

父亲倔强了一辈子,但决不耍手腕,使心计,以诚待人。当他发现某人不是以诚待他时,他会记恨他一辈子。遭到误解时,他会暴跳如雷。误解解开了,他会开怀畅饮,饮半斤八两不醉,就是醉了,也就睡睡,决不发酒疯,决不扰民滋事。

父亲木讷害羞,但心地善良。碰到有头有面的人物他会躲着不见或借故走开。与领导在一起吃饭时,他不会敬酒;当别人敬他酒时,他不会说谢谢,只会不知所措。在大街上行走,被别人不小心撞了,即使是挂了彩或骨折,他也不会拉着别人耍赖住医院,趁机害人。

作者  | 2017-12-20 12:43:20 | 阅读(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在梦中父亲提醒我(散文) 作者 张友文

2017-12-20 12:41:04 阅读287 评论0 202017/12 Dec20

正月初五早晨,一觉醒来才发现已是八点多钟了,顾不得洗脸漱口吃早餐,急急忙忙打点行装朝车站赶去。清楚地记得去年父亲在世的时候,我是不会陷入如此尴尬境地的。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善良老实,无职无权,不能为我升学就业寻找门路,没有为我留下什么积蓄,他老人家所能做的是他自己能做得到的。他会在我的行囊中放上几条自己舍不得吃的薰鱼,还有放置了好久的数根腊香肠,甚至还为我备足路上的饮食,包括他自己亲手烧的白开水和自家做的米子糖。

父亲在世,他会在凌晨起床,至于具体是什么时间,只有他自己知道。将我的行装扎牢捆实,待做好早餐之后才轻言细语地喊我起床:三,三(我的乳名)……起床了。在看着我穿衣的时候,问我穿的鞋子暖不暖和,衣服是否少了一点。记得小时候父亲也是这样喊我起床上学的。直到我现在成人之后,才体味到早起是需要多么大的毅力。提起乳名还有一个故事,我原先乳名是信奉名字取得越贱越好养的高祖所取,等到我长到七八岁上小学的时候,同龄伙伴还在高呼小叫甚至取笑我的乳名,父亲才将我那难听的乳名改为“三”。

父亲笑着在一旁看我从容地吃早餐,还在一旁提醒:慢点吃,时间还早,又没有人抢你的,而他自己却一口也不吃。我说您也趁热吃一点吧,父亲说他不饿。

我与父亲四足踏着地上的积霜哧哧地响彻整个家乡。父亲脸上始终是一脸的灿烂,一脸的自豪,因为儿子是他用辛勤的汗水培养起来的。父亲文化水平不高,没有像知识分子似的父亲辅导过我的功课,但他说话非常朴素且含哲理。他经常说,要早起,不要睡懒觉,就是大水流来的东西,不早起别人也捡(拾)走了。我现在回忆起来,才领悟到父亲的话语中蕴藏着“天

作者  | 2017-12-20 12:41:04 | 阅读(28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