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湖北省 武汉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近期心愿A man can be knocked down, but can never be defeated! I lost but I'm not a quitter. The old saying that genius only means hard-working all one's life. Cease to struggle and you cease to live.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置顶] 正式的“公安文学网”正式开通

2014-5-12 16:41:34 阅读568 评论9 122014/05 May12

正式的“公安文学网”正式开通(发布)

http://gawx.hbpa.edu.cn/

作者  | 2014-5-12 16:41:34 | 阅读(568) |评论(9) | 阅读全文>>

【转载】“没有任何借口”

2017-9-7 11:04:41 阅读26 评论1 72017/09 Sept7

------------

“没有任何借口”

------------

著名的美国西点军校有一个久远的传统,遇到学长或军官问话,新生只能有四种回答:

    “报告长官,是。”

    “报告长官,不是。”

    “报告长官,没有任何借口。”

    “报告长官,我不知道。”

    除此之外,不能多说一个字。

    新生可能会觉得这个制度不尽公平,例如军官问你:“你的腰带这样算擦亮了吗?”你当然希望为自己辩解。但是,你只能有以上四种回答,别无其他选择。

    在这种情况下,你也许只能说:“报告长官,不是。”

    如果军官再问为什么,惟一的适当回答只有:“报告长官,没有任何借口。”

    这既是要新生学习如何忍受不公平——人生并不是永远公平的,同时也是让新生们学习必须承担责任的道理:现在他们只是军校学生,恪尽职责可能只要做到服装仪容的要求,但是日后他们肩负的却是其他人的生死存亡。因此,“没有任何借口”!

    从西点军校出来的学生许多人后来都成为杰出将领或商界奇才,不能不说这是“没有任何借口”的功劳。

作者  | 2017-9-7 11:04:41 | 阅读(26) |评论(1) | 阅读全文>>

“我心中的澜沧江”文学征文大赛

2017-9-7 10:45:10 阅读73 评论0 72017/09 Sept7

“我心中的澜沧江”文学征文大赛

以“我心中的澜沧江”为主题,不同文化、信仰、肤色的人对澜沧江的百般解读的美丽物语。

一、奖项设置:

一等奖:1名;

二等奖:3名;

三等奖:5名;

入围奖:30名。

以上作品获三等奖以上有证书和奖金,入围奖有证书和惊喜纪念品一份。所有作品将有《澜沧江文艺》结集出版。

二、征文时间:

2017年9月8日至2017年12月8日

三、参赛要求:

1.围绕主题,内容贴切,不能涉政涉黄涉黑,思想积极、健康,语言生动、流畅,富有真情实感;

2.正文题材不限,可以是诗歌、散文、小说等;

3.文章字数3000字内,诗最长200行,每人最多投稿2篇;

4.交稿方式:

电子稿投至:867851309@qq.com(主题请注明“我心中的澜沧江”文学征文大赛),不接受手写稿。

四、稿件评审及评比:

1.大众评审:自收到稿件伊始,主办方将安排档期在微信公众号“澜沧江文艺”发布接收到的投稿,大众的阅读数和点赞量多少在初审评分中占很大权重;

2.初审:12月8日至12月18日,由评委会根据大众阅读数和点赞量整理筛选出内容积极向上并符合征文要求的作品,12月20日公布入围作品,入围作品在微信公众号“澜沧江文艺”和纸刊《澜沧江文艺》发布;

3.复审:12月20日至12月25日,由编辑部进一步筛选出优秀文章并根据评分细则对入围作品评出各个奖项。

作者  | 2017-9-7 10:45:10 | 阅读(7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姑娘鲜花(小说) 作者 吴全礼

2017-8-27 15:21:29 阅读42 评论0 272017/08 Aug27

“周哥,我姐死了!”

鲜朵哆嗦着发青的嘴唇,眼泪如决堤的江河从红肿的眼里往外翻滚,枯乏乏的脸上没有一点青春少女的活力,话都打着摆子直不起腰来。整个人就和秋天掰掉棒子的玉米秸杆一样,干涩涩的一碰就会唰啦啦地响,用脚轻轻一磕就会倒下。蓬乱的头发扎扎着,看样子不知用手抓挠了多久,恰似一个人在漫漫荒野找不到回家的路,那种没着没落无依无靠的惶恐,用眼泪写了一脸。

局里年终考核小组到城关派出所进行量化指标考核,周江峰顺溜地回答出了主考人提问的三户居民的家庭情况,就过了知民率这一关。值班的师弟虎子第三次在门缝里对他指天画地的,看表情是有事。弄得他心里翻上翻下的,担心管片里要在正考核的当口发生啥案子,那就砸锅了,考得再好都白搭。七八个主考人坐成一排,被考的民警独独地坐在对面如同他们抛出的鱼钩,其他待考的民警和所领导班子都坐在岸边观看,各怀心思。周江峰不怕考核的内容,只是对这种考核的方式有些不适,单打独斗,犹如手握盾牌利剑置身斗兽场。

“师兄呀,我穷比划了半天,你怎么才出来呢?快去看看吧,你片里死人了。家里人在值班室等你,快去,我招架不住了。”见他从会议室出来,师弟虎子就急急地过来把他拉向东边的值班室。

鲜朵说完这句话,长出了一口气。她看了一眼对面满头雾水的周江峰,笨拙地捏起右手里已抽了半截的烟,狠狠地吸了一大口,一股浓烟好像不是从她嘴里喷出来的,而是从烟囱里冒出来的,弥漫在他们之间。她的话和这团烟纠缠在周江峰的脑子里,他从这团烟里费劲地打捞着,却总是无法将鲜朵的姐姐鲜花和死亡结合成一个整体,完完整整地摆放在眼前。这怎么可能呢?如同鲜朵把死

作者  | 2017-8-27 15:21:29 | 阅读(4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吴全礼简介

2017-8-27 15:19:41 阅读53 评论0 272017/08 Aug27

吴全礼,笔名北方,1967年10月生于宁夏惠农县。大学文化(1991年毕业于宁夏法律学校),先后在宁夏第一监狱、石嘴山市公安局石炭井分局南街派出所工作、现在石嘴山市公安局政治部公共关系科工作。

1998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有散文、诗歌、小说发表在石嘴山日报、新消息报、宁夏日报、固原日报、宁夏法治报,《六盘山》《朔方》《啄木鸟》、《美文》、《厦门文学》《东方剑》等报刊杂志上,先后有作品入选《临风的泥香》、《遥远的蓝》、《结案风波》、《神算》、《中国当代公安诗人大展》等文学作品集。全国公安文联会员,全国公安文联诗词学会理事,宁夏作协会员,石嘴山市作协理事、副秘书长,鲁迅文学院第二期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宁夏文学艺术院第五期文艺(小说)研修班学员。

作者  | 2017-8-27 15:19:41 | 阅读(53)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中国历史上第一枚女子排球金牌(组图)

2017-8-26 14:54:53 阅读160 评论0 262017/08 Aug26

中国历史上第一枚女子排球金牌(组图)

2014-11-12 14:33:09 来源: 金羊网-羊城晚报

·

·

  刘小江

  这是广东省的体育健儿在1930年(民国19年)的第四届全国运动会上夺得的一对“双胞胎”体育金牌。这两枚珍贵的体育金牌见证了广东体育昔日辉煌的历史!

  16年前,我从朋友处得知江门一位老师手上有一枚民国时期的体育金牌要出手,我几经周折终于找到这位老师,见到这枚金灿灿的排球金牌。我爱不释手,但金牌价格不菲。当时我的薪水很低,东筹西措筹集到资金,终于得到这枚金牌。

  大约是5年前,我得知北方一位藏家手上有一块民国19年第四届全国运动会的网球金牌,经查阅《广东体育志》,获知网球正是广东选手当年参加全运会所夺得的金牌优胜项目。当年广东队(赵士伦、马炽勋)获得男子团体网球冠军。我深知这机遇可遇不可求。于是费尽周折,远赴东北,用高价购得了这枚男子网球金牌。

  这两枚金牌是广东队在同一届全国运动会上夺回来的,刚好配成一对雌雄“双胞胎”。

  它们熠熠生辉,金光灿灿,似在诉说着广东体育界84年前的一件美事,一段佳话!它们见证了广东体育昨天的辉煌!金牌正面上部是一枚国民党党徽,围绕着半圈橄榄枝;金牌正面下部是三个凸出的运动员造型,健儿腾飞,面带微笑,精神饱满自信。人物立体感极强。在国民党党徽和运动员的中间,有一长方形横格,从右至左写

作者  | 2017-8-26 14:54:53 | 阅读(16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抖掉牙缝里的肉丝(也算半则日记) 作者 张友文

2017-8-4 22:48:54 阅读450 评论0 42017/08 Aug4

2017年7月28日周五、晴、28至39度

今早跑步时,想起LIFE IS HARD,直译是“生活是硬的”,意译则是“生活不易”。 诚然,没有食物吃真难受,甚至连阿Q都说“肚子饿委实是一件非常妈妈的事”。那么,有东西吃的就一定幸福么?我看也未必。单说食肉者也有头痛之时,譬如某天我勒紧裤带,咬紧牙关,省下一点钱,购了那么二两瘦肉,整熟后,吃着吃着,一不小心,一丁点肉丝嵌在牙缝中了。我捣鼓半天,使出浑身解数,它也不出来,我再也无计可施了,毕竟还有比拉扯肉丝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我。那么,就把这并不重要的事情放在下一步吧。这么一来,不明真相的国人以为我是故意不把肉丝拉扯出来——露富呢。

肉丝藏在那不美观的牙齿缝隙里不出来,自然会不舒服。白天忙得团团转,忙到太阳落山,直到睡觉时,才想起要刷牙,便用牙刷请那肉丝出山,可是,它也不给脸子。那时睡意正浓,瞌睡为大(谁说死者为大),先睡再说,就让肉丝躲在牙缝中快活几个时辰吧,它还以折磨张友文为乐事呢!我这么安慰自己:不舒服几天不会死,哪怕就是几年,我也不怕。第二天,醒来后精神抖擞,便用牙刷使劲拔、捅,捣弄得满腔血污,肉丝才不情愿地掉落下来,彼刻有一股成就感,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微幸福感。我以为,小老百姓的幸福就是如此简单。不像有权人将晋升当作幸福的唯一要件,也不像有钱人把增值当作重要的砝码。

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有的肉丝并没有与时俱进。在下既使用新买的牙刷来请它出来,它都不赏面子。在网上百度告诉我说用牙线倒是一个良方。我把牙丝当锯子使,却打不着“七寸”。我已黩驴技穷、无计可施,索性来它个不理会,只

作者  | 2017-8-4 22:48:54 | 阅读(45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有评论家说刘庆邦的《一剪梅》(《天涯》2014年第3期)是一部表现乡村婚姻现实的力作,对此我不敢苟同。我认为此小说压根儿就没有围绕婚姻的合理与合法问题展开论述,更多的是讲述名叫楚品梅的这一女子如何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此小说前半部分叙述楚品梅一直被折腾着,后大半部分才说她过上了比较安稳的生活,且活得非常真实、非常认真,具备了较为独立的较为全面的人格,堪称“这一个”。当然“这一个”不能与经典传世人物形象相比。

楚品梅在文本中露面时,还是乡村船工名正言顺的妻子,只因船工不顾家,她才毅然决然地离婚,与乡村医生姘居。医生治死人入狱,“她不必跟人家打离婚,只把诊所的药品卖掉一些,拍拍屁股就走了。”她要外出闯世界。经人介绍,她又与砖老板“生活”了一段时间。当她意识到与砖老板相处不是那么一回事之后,又来到一个比较落后的乡村与鳏夫宋喜良相守。

楚品梅与前三个男人“生活”,没有共同话语,没有感情,更没有爱情可言,有的只是余华式的“活着”。当她与宋喜良在一起时,才过上了真正的适合自己的生活,找到了做人的感觉,甚至找到了做人的尊严。当然,关于做人尊严问题,只是“还未能展开的发展倾向”,正如卢卡奇所言:“伟大的现实主义所描写的不是一种直接可见的事物,而是客观上更加重要的持续的现实倾向,即人物与现实的各种关系,丰富的多样性中那些持久的东西。”

楚品梅活得比较“自我”,她不像宋喜良老婆那样对生活绝望——喝农药致死,也不是毫无情趣地生活。她不仅爱干净,把宋喜良调教成一个进究卫生的人,而且引导宋喜良过上了幸(“性”)福生活,她还知道如何练气功健身。换言之

作者  | 2017-7-25 16:33:44 | 阅读(13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有评论家说刘庆邦的《一剪梅》(《天涯》2014年第3期)是一部表现乡村婚姻现实的力作,对此我不敢苟同。我认为此小说压根儿就没有围绕婚姻的合理与合法问题展开论述,更多的是讲述名叫楚品梅的这一女子如何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此小说前半部分叙述楚品梅一直被折腾着,后大半部分才说她过上了比较安稳的生活,且活得非常真实、非常认真,具备了较为独立的较为全面的人格,堪称“这一个”。当然“这一个”不能与经典传世人物形象相比。

楚品梅在文本中露面时,还是乡村船工名正言顺的妻子,只因船工不顾家,她才毅然决然地离婚,与乡村医生姘居。医生治死人入狱,“她不必跟人家打离婚,只把诊所的药品卖掉一些,拍拍屁股就走了。”她要外出闯世界。经人介绍,她又与砖老板“生活”了一段时间。当她意识到与砖老板相处不是那么一回事之后,又来到一个比较落后的乡村与鳏夫宋喜良相守。

楚品梅与前三个男人“生活”,没有共同话语,没有感情,更没有爱情可言,有的只是余华式的“活着”。当她与宋喜良在一起时,才过上了真正的适合自己的生活,找到了做人的感觉,甚至找到了做人的尊严。当然,关于做人尊严问题,只是“还未能展开的发展倾向”,正如卢卡奇所言:“伟大的现实主义所描写的不是一种直接可见的事物,而是客观上更加重要的持续的现实倾向,即人物与现实的各种关系,丰富的多样性中那些持久的东西。”

楚品梅活得比较“自我”,她不像宋喜良老婆那样对生活绝望——喝农药致死,也不是毫无情趣地生活。她不仅爱干净,把宋喜良调教成一个进究卫生的人,而且引导宋喜良过上了幸(“性”)福生活,她还知道如何练气功健身。换言之

作者  | 2017-7-25 16:31:09 | 阅读(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4年第3期《小说月报》刊载了晓苏的短篇小说《养驴的女人》(原载《作家》2014年第1期)。细读之后,打算以“内心深处的温柔”为题蘸墨铺纸,欲说这位养驴的女人——韩修竹,描述其内心的流变过程,直击这个女人的内心深处,还要发掘其灵魂的搏斗,重点叙述她的心田是如何变温柔的。小说伊始,朱碧红与韩修竹的丈夫——廖道言正在行男女之事时(我认为用“男女之事”这个词比较合适,不带感情色彩,韩修竹则不会认同,她认为用“苟且之事”才正确),被韩修竹逮个正着。“事后,朱碧红也上门给韩修竹赔了罪。她说,对不起竹姐,都是我主动的,今后再也不敢了!”读者也许急于想知道朱碧红和廖道言之间还会不会发生故事?如果晓苏顺着读者的思路往前赶,就像韩修竹撵驴一样,很容易整成一个以故事情节取胜的通俗文本。

狡黠的晓苏吊起了读者的胃口,不再着笔男女之事,而是荡开一笔,车身写母驴,重点叙述驴的生理需求,甚至夸张地描写驴的生理渴望。韩修竹养的那头驴发情了,着实让她头疼,也让她心疼。她得知驴的生理需求之后大骂驴不要脸,但医生的告诫让她明白寻找公驴的重要性。正当她一筹莫展时,朱碧红却积极主动地帮她想办法,甚至陪同她与公驴碰头会面。

韩修竹被朱碧红的诚心所打动,慢慢地改变了对朱的看法。自从那见不得人的事件发生后,韩修竹一直是对朱持敌意和防御的态度的。但随着情节的推进,韩修竹觉得自己欠了朱的人情,甚至想到要感谢朱。韩修竹在朱家目睹了朱碧红生存处境,才知其生活不易,同情之心油然而生,下意识地萌生出暗自帮助朱碧红的念头。至于是怎么帮的,还是由读者自己去读、去品好了。聪慧的晓苏写得比较含蓄,留给读者无限的遐想,文学性尽在其中矣。

作者  | 2017-7-25 16:16:45 | 阅读(1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