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批评张友文:拓荒者?徒劳者?(二)  

2011-03-02 16:43:00|  分类: 鞭策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批评张友文:拓荒者?徒劳者?(二) - yokel - youwen2039@163.com

 
武和平题辞

    这是一条充满艰辛十分孤独的路,他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道路?让我们走近张友文,这个公安文学评论领域的孤独拓荒者。
    

                                          勇于起早的个性使他再次赶了一个早
    

 我与友文手谈三年有余,至今未谋面。但是,我被他的执著精神感动着,便有一股讲述其故事、宣扬其精神的冲动。通过电子邮件这种快捷的交流方式,我开始慢慢读懂友文。他给我的感觉是一条非常倔强而有耐力的汉子。
    他说小时候,捡过鸡屎、拾过稻谷。捡鸡屎必须起得早,一是刚起床的鸡屎多,二是要赶在别人的前面,否则大坨鸡屎就被别人铲走了。在拾肥这一活路中,他遭受过旁人的冷眼和白眼,遭遇过严霜和风雪。拾稻谷时,正值双抢高温季节,他晒得嗓子冒烟,但没有退却,依然一丝不苟地拾落在田里的稻穗。
    读中学时,每年放假,他都帮家里做力所能及的农活,诸如栽秧、割谷、锄草、担粪、摘棉花之类的活儿。让他感受最深的是挑稻子。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正是身体发育期,竟然与成年人一道比赛挑稻子。在窄窄的田梗上,一个单薄的身子压着百十来斤的重担,成了永福村里的一道独特风景。他的肩磨破了皮不做声,汗水模糊了镜片,凭感觉跟与村民们竞走。重活的记忆成了心头永远抹不去的印痕。当地村民背后议论他,这个孩子犟着呢。这孩子不怕苦不怕累…… 农村生活磨炼他的意志力。他还坚信天道酬勤。这与当年从事搬运工的父亲严传身教有关。他在第一本公安文学评论专著《后记》中说:“拙著出来后,我将到父亲坟前去坐坐,说:爹,儿子在外并没有给您丢脸。是父亲教导我如何自强自立,如何保持倔强之气;也是父亲告诫我要早起:’就是大水流来的东西,你不早起,别人也抢先捡走了。’拙著的问世是不是抢了一个先呢?用我父亲的话来说,算是起了一个早吧。”
    当他离开生养之地前往省城武汉上大学时,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担心年迈的双亲怎么能胜任农活。自从踏进大学的门坎,他没有时间逛街、谈恋爱、会同学,而是痴迷于写作。大学四年结束,他手里拥有了湖北省大学生优秀科研证书两本,华中师范大学生优秀科研证书三本。
    入警之后,他尝试过创作,在《新民晚报》《青年文学家》《小说月刊》《江门文艺》《人民公安报》《中国文化报》《中国经济时报》《广东公安报》《深圳警察》《金盾》《重庆公安》《大连日报》《长江日报》等50多种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若干,在《武汉公安报》还连载过两部中篇小说。借调到上级公安机关的几年里,他抓住机会不辍地练笔。在采写一级公安英模张卫华事迹的过程中,他与张卫华生前的战友同吃同住,挖掘了第一手丰富的资料,升华了思想,锻炼了笔头。

批评张友文:拓荒者?徒劳者?(二) - yokel - youwen2039@163.com
 
 

 
与武和平合影

    回到湖北警官学院之后,他苦闷过、彷徨过。好几次夜深人静之时,他一个人在汉江大堤上漫步,大有“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之感。是的,不甘平庸、精力充沛的他多么想干一番事业啊!作为文学硕士,他曾想继续走公安文学创作之路,写出当下警察真实的状态,为广大警察兄弟鼓与呼,为广大警察兄弟寻找精神支柱和人生航标。但是,这一决议在大脑里没有通过。因为他明知自己的劣势,尽管生活在警营达10年之久,却很少零距离接触火热的一线生活。他缺乏公安基层一线的实战经历、缺乏公安战斗生活的第一手鲜活素材。著名文学评论家樊星教授的话犹在耳边响起:“从之者成亿,成之者无几”。意思是说从事文学创作者的很多,但是能成气候的非常少。于是,他对自己说,此路不通。究竟何去何从?他不停地问自己:“难道我这一辈子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下去了。”好几次,他在梦中醒来,看着身旁熟睡的儿子,甚觉惭愧:“将来,我用什么来教导儿子?”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