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批评张友文:拓荒者?徒劳者?(四)  

2011-03-02 16:46:34|  分类: 鞭策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一名公安文学点评者来说,友文深知肩头责任的重大。为了让自己写出的评论有份量,他必须反复看作品。特别是在阅读长篇小说时,他所花费的心血是无法计算的。不仅要从全局着想,而且细节也不能放过。有时,他还要将手头看的作品与以前看的进行比较。他说,他看作品的时间比从事文学评论写作时间多十几倍。看了作品,还要细读文学理论书籍。他的案头常放着的韦勒克、沃伦的《文学理论》、伊格尔顿的《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理论》、黑格尔的《美学》等书。这些书他说非常难懂,不知看了几遍,书都可以当茶叶喝了,他还谦逊地说不知所云。正是这些文学理论的滋养,使他对当下的公安文学作品的见解不同凡响。
    友文是勤奋刻苦的,即使工作到深夜,大年初一也是6点之前起床苦读和写作。这是一般人不可想象的。作为一名高校的教职工,他完全不必为口腹之欲伤神,不必为稻粮之谋担忧。但是,胸中澎湃着激情、血管里奔涌着热血的他自我加压,自找苦痛。有人说,虽然张友文很勤奋很刻苦,但是他可能走上了一条只见耕耘很难见收获的无功之路。
    友文从事公安文学评论让他付出了很多很多,包括时间和精力。但是,在辛勤地付出之后,他是否能够得到应有的收获呢?
    

                                         一个孤独前行者的悲壮、苍凉与苦闷
    

在当今社会,许多人喜欢走短平快的成名发财之路。在文艺创作领域,从事影视剧创作也许好些,从事纯文学创作就危险,从事公安文学创作就更困难,更何况从事极少有人问津的公安文学评论呢?
    “公安文学评论,我们警察文学工作者不去搞,谁去搞?”这种决绝的语言,也许有好几分悲壮和苍凉,虽然友文没有亲口对我说,但是他这样做了,而且做得很执着,很投入,很舍本钱。他说,拿着这一沓子厚厚的浸透着自己的理想与激情、心血与汗水的书稿,他找过不少出版社。但是,结果却大都是拒绝和冷落。一个出版社的编辑诚恳地说:“现在都讲经济效益,你这种书即使写得很好,能有多少读者?除非你自己出钱,否则没有任何一家出版社会犯傻赔钱给你出版。”多年的心血啊,就这样付诸流水吗?如果这些作品不与广大读者见面,怎能起到推动公安文学繁荣发展的作用?怎么办?要干事业,就不能怕牺牲!为编印出版这两本书,他花去了全家多年的积蓄,至今还塌着不少的亏空。我知道,友文是在抽自己的血为公安文学评论这个伟大的事业来输血。往大里说,他这是在用自己带血的喉咙来为塑造新时期人民警察精神、为提高整个公安队伍的战斗力而啼血呐喊!作为一名在基层一线拼杀多年的公安民警,作为一个现任一个地方公安文联负责人的公安文化工作者,我常常为公安文化工作在艰难中缺乏支持者和同道者而苦闷,并愤然写出过《问鼎中国公安文化》这样的痛切呐喊之作。但是,与友文交往,我深感共鸣,我这个自认为有着悲壮牺牲精神的硬汉也被他这种勇于牺牲的决绝精神深深感动。

批评张友文:拓荒者?徒劳者?(四) - 功不唐捐斋主 - 公安文学网(双语编织)

 

           友文的苦恼还不止这些。公安文学评论不可能只唱赞歌,应该大多数是批评。只有找出了缺点和毛病,公安文学才能不断进步。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对此,全国公安文联秘书长、著名公安作家张策亲临武汉视察公安文化工作时,也告诫他不要怕得罪人,要指出公安文学中的不足,要给公安作家指明方向。文学评论不要总是追着作品评,应给作家指出下一部作品创作的重点和方向。但是,在现实中一些作者并不这样认为。他就受到过一些作者的误解甚至不满。最让他不能释怀的是得不到一些公安作者的理解,一类是友文指出了某些作品的缺点,一些作者就不高兴。实际上,性格耿直、快言快语的友文不会阳奉阴违,心里有想法就说出来。尽管他也深知“耳目欲极声色之好,口欲穷刍豢之味”,但是,为了公安文学的明天,为了公安文学茁壮成长,他不得不倒心里话,因为他把所有的公安作者都当成了志同道合者。既然是诤友,就不必遮遮掩掩,曲意逢迎。还有一类是有些作者不理解友文的难处,有发表过的作品纸质原著,却不知怎么回事儿,总是将电子文档传与他,请他批点。他说,电子文档读起来很吃力,而且不能随时带在身边翻阅学习。还有一些曾被他煞费苦心评论过作品的公安作者,友文将自己自费出版的书精心包装邮给他们,希望他们能够帮助推销几本。不料竟杳无回音。在此时,一些流言也蔓延开来。“搞什么公安文学评论,公安文学本身就是上不了台面的文学种类!”“想出名,赔钱了吧?”“明知没人去搞,他想起个大早去抢个先,还自认为聪明,其实是第一傻蛋!书写得再好,也没人出吧?自己掏腰包出了,也没多少人愿意要吧!”“几年忙活下来,连根毛儿也没捞着吧!” 
       豪情与奋搏后,是无尽的孤独和寂寥。茫然四顾,张友文深感自己有些像古代骑着骏马、手持长剑、大战风车的堂吉诃德,有些像漫天地烤火——一面热的单相思者。他再次感到了无限的失落与悲凉。漫步汉江大堤,他再次感受到当初寻找不到事业道路时的那份困惑和迷茫。陈子昂那句“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的诗句再次响起在他的耳畔。 

       难道他决然选择和为之付出数年心血的道路错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