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结局 作者:魏永贵  

2011-05-21 21:36:37|  分类: 名家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结局

● 魏永贵

  开  场

劫匪那把尖刀亮在凌晨的长途卧铺车上。

等两个劫匪上了车亮出了刀子司机就后悔了。这年月生意不好做只要有招手的就停车捎着捡一个是一个。何况这两个人伪装得像地道的民工。

劫匪上了车,其中的矮个子逼着司机继续开车,高个子对车厢吆喝起来:不好意思打扰大家休息了我们兄弟俩穷得急眼了所以冒着杀头的风险出来弄俩钱花花,大家赏个脸给个三百五百不嫌少万儿八千咱也揣着。

高个子劫匪是个幽默的家伙有一定的语言天赋,或许也是外强中干故作轻松。但此刻的幽默只能让车厢的乘客心惊肉跳。

卧铺车厢顿时骚动起来。电视里报纸上经常报道的一幕突然发生在眼前大家有些不知所措,胆小的一个女孩呜呜哭出了声。劫匪说小妹妹不要制造恐怖气氛我们向来劫钱不劫色有了钱什么样的女人都有。

血突然冲到了老万的脑门。

老万是个警察。

老万此行的目的地是长途卧铺车的终点站A市,此行的具体目的是见一个心仪已久的女人。要在平时老万早站起来亮出身份了,但今天——确实不行。

老万是瞒着单位领导和家里“领导”悄悄坐上开往A市的长途车的。老万为了这次见面,编了一个去B市的理由,而B市与A市正好在南北两个方向。如果此刻亮出身份,势必要与劫匪搏斗一番或许就暴露了自己的行踪,回头就没法交待了。而且关键是下一步去见女人的安排可能由此改变。但是,如果就此默不作声任凭劫匪在眼皮底下为非作歹,老万心中实在无法承受,虽然老万穿的是便服但他的血管里流的是警察的血。

老万面临着一个十分为难的抉择。

劫匪的尖刀越来越近了。    

                                         结局一    

老万突然站起身大吼一声:住手——我是警察!

高个子劫匪先是一愣继而用手电筒晃了老万一下,接着就笑了:哥们就你那干瘦样儿还警察呢你是警察我就是警察局长了瞎咋呼啥呀。

劫匪边说边奔老万来了。狭窄的卧铺车厢里顿时死一样寂静,乘客们一双双复杂的眼神聚在了老万身上。

劫匪的尖刀照着老万扎过来,老万用胳膊肘一挡顺手抓住了劫匪握刀的手腕,一个扫腿就把劫匪弄倒了膝盖瞬间就压在劫匪后背上了。接着,车厢里响起乘客的尖叫——紧随其后的矮个劫匪冲着老万的后背就是一刀。就在此时,底层卧铺突然站起来一个壮实的小伙子,一个抱腿把矮个子劫匪扑倒了……

十分钟惊心动魄。两个劫匪被制服了,老万的后背戳了一个血窟窿。接到报警的公路巡警与120急救车很快赶到了,所幸老万没有生命危险。

躺在病床上的老万引起了轰动。“便衣警察只身斗劫匪”的新闻很快占据了新闻媒体的头版头条。老万单位的领导带着记者从老家赶到了A市医院。

老万说领导你处分我吧我撒了谎说去B市其实是到A市——领导打断了老万的话。领导说什么话你是在出差途中遭遇劫匪奋不顾身舍生忘死显示了我局民警良好的个人内素质与崇高的职业精神……

老万出名了。A市那个未能见到老万的女人从新闻上见到了老万的事迹流下了热泪。老万的形象在女人心目中更加高大了。老万的妻子嗔怪说下次出差不准说去B市却跑到A市。老万摸着妻子的手说一定一定。

鲜花与荣誉把老万淹没了。    

                                       结局二    

劫匪的脚步越来越近了。老万缩在自己的卧铺里。

老万在心里说自己没有穿制服也不是在工作岗位上其实现在就是个普通乘客。再说自己真的站出来孤家寡人赤手空拳不一定能斗过他们会造成不必要的牺牲。再说最关键的是一旦暴露身份将来跟单位的领导和妻子就无法交待了,欺骗的罪名实在扛不起。再说我现在完全可以利用我的专业牢记两个劫匪的相貌穿戴口音等等特征,没准将来可以为下一步破案提供帮助。

劫匪很快就来到老万跟前了。雪亮的刀子在老万的眼前寒气逼人。老万咬着牙齿黑着脸伸手去随身携带的小旅行包里摸。老万的钱包在旅行包里。

劫匪说磨蹭什么。就一把连旅行包也抢走了。

后来劫匪隐入夜色满载而归了。

后来老万两手空空见到了想见的女人。老万搓着手有些尴尬说我……在路上被人……偷了。怀里的女人温柔地说人在就好了我要的是你这个人。

事情在两个月后起了变化。两个月后老万被督察警叫走了。后来老万被脱去了警服。后来老万的妻子和他离了婚。后来老万打那个A市女人的电话也是个空号。

那两个劫匪被警方抓住了。警方在劫匪作案所得的赃物里搜出了一个警察证。劫匪供述了那次抢劫的细节。当然,证件是老万的。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