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张望散文  

2011-06-12 09:01:03|  分类: 名家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望散文

 

作者简介:张望,重庆市作协、重庆市散文学会会员,合川区作协副主席。著有散文集《警花情事》、长篇小说《爱情阴谋》,中篇小说《彩票阴谋》,报告文学《乡官的金钥匙》等。散文获国家及省级奖10余次,收入了《川渝散文百家》、《西部警察丛书》等多种文学选集,散文代表作《母亲的诗》入选了人教版中学《语文》阅读教材,并进入了庄严的中考试卷——《浙江省温州市2005年中考语文试题》。

散文观:

什么是散文?我觉得散文是生活给予作家的暗示,散文作者的才华和天赋,就在于从平凡的事物中找到这种暗示,并有所思,有所想,有所悟。然后,他将这种暗示写成文字,深刻而又隽永地表现出来。这样的东西,就是散文!

 

母亲的诗

 

母亲不是诗人,母亲不会写诗。但是今天,我坐在宽敞明亮的写字楼里,打开电脑写这篇文章时,竟忽然觉得,母亲似乎写过一首诗——

十多年前,我上小学。冬天,家乡铺天盖地下了一场雪,风卷着雪花,狂暴地扫荡着田野村庄,摇撼着古树的躯干,把我家的门窗撞得“哗啦啦”地响。吃罢早饭,我背上书包上学去,打开房门,袭人的寒气迎面扑来,顿时让我打了个寒噤。“咚”地一声,我撞上门,哆哆嗦嗦地说:“哎呀,好吓人的风雪哟!”

母亲从里屋出来,见我缩头缩尾的样子,瞥我一眼,深情地说:“孩子,风雪吓人吗?不,冬天的门就是风雪推开的呢!”说着,快步上前,“哗”地一声,房门大开,“走,我们上学去!”

 踏着洒满积雪的小路,母亲给我讲了许多有关季节的故事,而且全都和门有关。走到学校的时候,母亲有关季节的故事也讲完了,连缀起来,竟成了这么几句:

 

花朵把春天的门推开了,

绿荫把夏天的门推开了,

果实把秋天的门推开了,

  风雪把冬天的门推开了……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是诗。但不知为何,母亲随口说的这些话,竟像母亲给我身上加的一件御寒的外衣,让我身子热乎乎的。从此,我天天念着它上学去,再不畏惧风霜雪雨。年年如母亲所说,飞雪送来了春,花朵盼来了夏,绿荫又迎来果实累累的秋……

    岁月如流,人生如流。转眼十余年过去,我从大学毕业了,正赶上就业艰难,许多单位下岗分流。毫无门路的我,像一只无头小鸟,在人才交流中心乱撞。半年过去了,依然没有找到一份奢望并不高的工作。

    那天,我碰了一鼻子灰,悻悻地走出人才交流中心。抬头望,天空灰蒙蒙,弄得我的心情更加晦黯。既然城市容不下我,我便想到了回家去。傍晚,我搭上一辆便车,回到乡下。

乡村的夜说来就来,不一会儿,田野拉起黑色帷幕。我站在门前,仰望长空,星星闪烁。可在我看来,那些星星像是在对我眨着嘲笑的眼。我低头唉叹:“人倒霉,星星都生厌啊!”说完,撞上房门,坐在室内长吁短叹。

母亲从里屋出来,见我垂头丧气的样子,瞥我一眼,深情地说:“孩子,星星生厌吗?不,黑夜的门就是星星推开的呢!”说着,快步上前,“哗”地一声,房门大开,“走,我们看星星去!”

坐在满天星斗的院坝,母亲给我讲了许多有关人生的故事,而且全都和门有关。天快亮的时候,母亲有关人生的故事也讲完了,连缀起来,竟成了这么几句:

 

星星把黑夜的门推开了,

信心把坚韧的门推开了,

坚韧把成功的门推开了,

  成功把生活的门推开了……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是诗。但不知为何,母亲随口说的这些话,竟像母亲给我心上加了一件御寒的外衣,让我心里热乎乎的。我虽然未置一词,但却知道了应该怎样去做。

第二天,我满怀信心,回到城市,重新走进人才交流中心。虽然仍然免不了碰壁,仍然免不了失望。但我毫不气馁,终于找到了一份艰苦而又锻炼人的工作。一年后,由于我的敬业精神,我被调到一个更高层次的岗位,拿到了过去想都不敢想的薪金……

 

在心田种上鲜花

    

我家的屋后有一块荒地,半间教室那么大。春天,荒地密密地生出些青草;夏天,青草长成半人高的蔓草;秋天和冬天,蔓草变成黄焦焦的枯枝败叶,乱蓬蓬地倒卧在荒地里。母亲说:“孩子,这个样子有碍观瞻,你动动脑筋想想办法,改变改变荒地的面貌吧。”那时候,我刚上中学,是个很听话的孩子。母亲这么一说,我就真的动起脑筋,想起办法来。

    母亲说这话的时候,正是秋天,我也正是在那年的秋天开始动手的。我利用一个星期天,挥刀舞镰,汗流浃背地干,除去那些已经泛黄的蔓草,眼前果真变得洁净清爽。可第二年春天,青草还是不知不觉地钻了出来,悄无声息地遍布于整个荒地。

    第二年春天,我下定决心持之以恒。每天清晨天一亮,我起床后的头一件事,就是蹲在荒地里,仔仔细细地拔青草,可是,没想到青草的性格竟是那样倔强,仍然一茬接一茬地钻出地皮。我虽然隔三岔五从未间断,但稍一懈怠,它就于骤然间长至腿肚高。到了盛夏,又繁衍成丛丛蔓草。

    第三年,我决定选在冬天行动,而且一不做二不休,要彻底地斩草除根。我先引燃一把火,烧掉那些已经枯槁的蔓草;又用一把小锄头,一锄一锄地翻土、断根。可到了第四年春天,那些蔓草来势更猛,竟像疯了似的直往上蹿。我既感懈怠,又感消极,还百思不得其解。恰在这时,我在课堂上学了《郑伯克段于鄢》一课,读到“蔓草犹不可除”一句,心里也就有点儿释然了。

    就在第四年春天,正当我对荒地一筹莫展,心中也有点儿释然之际,母亲说话了:“孩子,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

    我回答说:“古人都说‘蔓草犹不可除’,我怎么还会有办法呢?”

    母亲微微地笑了,然后爽朗地说:“孩子,在荒地种上鲜花呀!只有在荒地种上鲜花,那些蔓草,才没有立足之地啊!”

    母亲的话,让我茅塞顿开。我立即动手,开始除草、松土,然后浇水、施肥,最后栽上了从山里采回来的鲜花,有春天开花的玫瑰,夏天开花的蔷薇,秋天开花的黄菊,冬天开花的腊梅……从此,荒地变成小花园——那些蔓草真的跑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年四季鲜花不断,花香不断……

    多少年过去,我长大成人,在人生旅途中难免身处逆境。有一次,因为工作和婚姻的问题,我遭遇挫折,显得有点儿颓唐,便带着悲观忧郁的心情回了一次家。坐在屋后鲜花盛开的小花园里,我旋开一瓶酒,沮丧地自斟自饮,借酒浇愁。

    母亲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后,她大概看出我的心境,一把夺过我的酒瓶,将残酒一滴一滴地浇在每株花树下,轻声问我:“孩子,还记得荒地是如何变成花园的吗?”

    我不以为然地说:“记得,但那又怎么样?”

母亲像当年一样微微地笑了,然后爽朗地说:“孩子,在你的心田种上鲜花呀——那就是信心、勇气和力量!只有在心田种上鲜花,那些颓丧、悲观和忧郁的蔓草,才没有立足之地啊!”

 

十只燕子

   

父亲生病在家,寂寞肯定是有的。要不,他怎么会说要是家里有一只动物,抑或是一群燕子就好了呢?父亲说这话的第二天,真的就飞来一群燕子,在我家屋顶筑起泥巢。燕语啁啾,的确给病中的父亲带来了快慰。

    那群燕子总共十只,仰面看去,腹部的羽毛如银似雪。在乡下高大宽敞的堂屋里,它们轻舒翅膀,时而高翔,时而低回,得意地展示着雪白的羽毛。父亲高兴地说:“燕子最有悟性,它只会落户吉祥人家。”父亲还说:“燕子最为吉祥。它的落户,会给人家,带去更多吉祥。”

    父亲的话幸而言中。自从燕子落户我家,父亲的精神振作起来。他不再像过去那样心情郁闷,而是把燕子当成友好的伙伴,抑或在地上扔些小虫子,让燕子下来啄食;抑或端把椅子坐在堂屋,看燕子表演,听燕子唱歌……

    春去夏来,学校放暑假的时候,城里的一个远房侄子到乡下来玩。侄子十岁,正上小学,是个十分顽皮的孩子。第一次到乡下,看见室内这群可爱的燕子,他高兴得手舞足蹈,竟打起了歪主意——想捉只活的下来玩。他手持一把扫帚,去扑打燕子,但终归被父亲缴去扫帚,才没有得逞。他又变着法儿,背地里做了只弹弓,躲在父亲瞧不见的暗处,瞄准燕子进行射击。“啪”的一声,一只燕子被击落下来。

    那只燕子跌落在地时,父亲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当他看到侄子得意洋洋的窃笑时,看到燕子鲜血淋漓的右腿时,他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但他一言未发,颤颤崴崴地走进里屋,拿出一瓶云南白药,把药粉敷在燕子的右腿上;然后,他在堂屋搭起木梯,手捧燕子,小心翼翼地把它送进了泥巢。

谁也没有料到,十只燕子从此就会停止飞翔。它们整日蹲在泥巢里,惊恐不安。父亲哀伤地说:“燕子恐怕要搬家!”

我安慰说:“好多天了,它们都没有搬家,恐怕不会搬家吧。”

父亲长叹一声,说:“它们是在等伙伴的腿伤痊愈呢!等那只燕子能飞的时候,他们会搬家的!”

    父亲的话不幸言中。就在那只受伤的燕子重新出巢飞翔的当天,十只燕子翩翩地飞走了。它们在飞走之前,还绕着父亲的头顶,恋恋不舍地盘旋了三圈。父亲站在门前,也恋恋不舍地目送它们渐渐远去。我当时看见,父亲已是泪流满面。

这年冬天,比往年早,天气奇冷奇寒。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最终还是撒手人寰。安葬父亲以后不久,按照乡下风俗,我去上了一次坟。记得那天霪雨霏霏,天空阴霾,地下泥泞。我独自一人踏着乡道,远远地望见父亲的新坟了,却蓦然看见坟头上盛开着十朵白花。

难道谁来祭奠过父亲吗?我这样想着,急匆匆地赶去,竟是那十只燕子,已经冻死在坟头。腹部白色的羽毛,远看去,真就像十朵盛开的白花。

 

我与散文

 

笔底的波澜来自心底的波澜,心底的波澜来自生活的流水。

上小学时,最喜欢语文课。所有课文,我都能一字不落地背下来。其实,那时候,我们那所乡镇小学教学并不严,很多同学都不努力,老师也没有这样的要求。我却这样做了,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喜欢文章。上课时,老师抽同学轮流读课文,一些同学看着课本念都结巴。轮到我,却可以合上书本,倒剪着手站起来背,让老师和同学们很是吃惊。下课后,还喜欢玩警察抓坏人的游戏,扮演的角色也保准是警察。参加工作,作了两年记者,但心中警察情结根本不能割舍。二十二岁那年,我遂投笔从戎,到公安局当了一名警察。

穿上警服,觉得神气,就有心干好警察。我当文秘,干刑侦,搞治安,作户籍,足迹涉猎了公安机关各部门。十多年的磨炼,我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警察,先后十余次受到上级的表彰和嘉奖。记得在派出所当户籍警时,我天天泡地段,和群众鱼水难分。后来我调到局机关工作了,群众发生了纠纷,还步行十几里山路,跑来找“小张公安”,让我调解调解……

人们常用“火热的战斗的”这六个字,来形容警察生活。静下来的时候,我也常想:自己干了多年警察,也火热过,也战斗过,为何不用文学的形式,把它生动、形象地表现出来呢?但,早已习惯拿枪的我,能够轻松地拿起纤细的笔吗?从未写过文学作品的我,又怎样才能开一个好头呢?

合川是一座山青水秀的小城,山青水秀的背后隐藏着人世悲欢。我的父亲去世早,母亲目不识丁,家境并不优越。目不识丁的母亲深明大义,总是热情支持我的事业,叮嘱我一定要干好公安工作,当一名好警察。我的军功章里,也有她的一半。干脆,自己第一篇文章,就表达母爱主题吧,可反映母爱的文章,别人写过很多了,不乏佳作,自己要想出新,肯定难。文章,不好写啊!

平静的湖水,轻轻扔进一块石头,就会激起阵阵波澜。

一天夜晚,我想起上小学时,母亲念给我听过的一首诗:“花朵把春天的门推开了,绿荫把夏天的门推开了……”对啊,何不以《母亲的诗》为题,写一篇励志散文呢?

我提起笔,散文一气呵成。

《母亲的诗》最先由《重庆日报》副刊“两江潮”发表,后来收入了我的第一部散文集《警花情事》。没想到,散文发表后不久,即入选了人教版中学《语文》阅读教材,在全国中学选用;还进入了庄严的中考试卷——《浙江省温州市2005年中考语文试题》,被命名为试卷的现代文阅读题,分值达18分。对于一个警察作者来说,这不能不说是一件稀奇事。

后来,我一鼓作气,先后写了二三百篇散文,分别发表在国家及省级报刊上,但影响最大的还是《母亲的诗》,全国不少中学将其作为期末语文考试题,不少学生在读了这篇散文后写信叫我“警察作家叔叔”。前不久,作家出版社出版了《川渝散文百家》,《母亲的诗》作为散文精品收入了该书。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