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幸亏裤扣松了(小说) 作者 张友文  

2012-12-11 20:47:58|  分类: 陈年老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幸亏裤扣松了(小说)

                                     张友文

昨天夜里备课太晚,加之又忘了上闹钟,所以第二天早上起床迟了。醒来一看,离上课时间不远了,赶紧穿起衣服,脸都来不及洗,拿起备课本就往教室跑,因为还有几十个学生等着我去给他们上课呢。在匆忙之中,裤子忘了系上皮带,管不了那么多,把课上完了再说。当我走上讲台时,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说老师早,弄得我很难为情。我这个在学生心目中的神圣的大学老师居然连皮带都没有系,同学们要是知道了事实真相,不笑话我才怪。

好在我昨晚课备得很充分,基本上不用看备课本就能将课讲下来。我给学生们讲的是写作课,那节课是讲如何构思小说,因此同学们听得聚精会神。当我讲得如醉如痴的时候,一个不争气的喷嚏渲泻而出,全班哄堂大笑。我立即感到肚子膨胀了许多,裤子松动了不少,赶忙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腰际,灵活机动地说,对不起,同学们,我的腰椎病又犯了。我这么说了以后,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学生们还真的听信了我的话,有的甚至还投来同情的目光。班长首先站了起来说,老师,我们送您上医院吧。我说不用了,你们自习,过一会儿我就没事了。然后,我就依然用手捂着腰际慢慢故做痛苦状走出了教室,靠在室外的墙上大大地吐了一口气,好险啦。一个喷嚏居然将我的裤扣打松,裤子差点掉下来,幸亏被我眼疾手快给抢住了。如果不是我反应快,真是要出尽洋相,以后叫我如何为人师表。真后悔昨晚没有上闹钟,真后悔没有系上皮带。

我正在考虑下一步怎么办时,班长像及时雨一样出现了。不过,当她刚刚呈现在我面前时,我不这样认为。班长真美,可以称得上是班花,据说曾得到过同学们的一致公认。为叙述方便,下文中称她为班花好了。刚开始,我没有心思打量她,反倒认为她是在故意使我难堪。当她亭亭玉立在我面前,离我只有几公分时,我才看清楚,还分明闻得到她的体香。班长真是个美人坯子,丰满成熟漂亮有气质,潜藏着一股冰清玉洁。酥胸颤颤,胸前围着一条很性感的纱巾,纱巾上还有鸳鸯蝴蝶在嬉戏。

她一出来,好奇心强的学生也跟着把头伸出了窗外或探出门外来看个究竟。我的心一下子又缩紧了,担心学生私下议论我与班花有什么特殊关系事小,更主要的是班花的出现令我无地自容,只差找条地缝钻进去。不过,年长几岁的我毕竟比她多吃几两盐,晓得如何镇静下来伪装自己。我装着一副严肃的样子说,你出来干什么。她窘迫地说,老师,我看您病得这个样子,有点担心,所以……

我一本正经地说,没你的事,你进去自习吧,过一会儿就好了,我这是老毛病。班花很委屈地转身欲回教室。我说,等等,老师找你借一样东西,你借不借?班花说,只要老师看得上,只要我有的,借什么都可以。她这么一说后,才知说得过头了,脸刹时红了。我说没什么,把你的纱巾借我用一下,明天还你。

班花听了之后,毫不犹豫地解下纱巾,很爽快地递与我。我接过纱巾紧走到男厕所里麻利地系上裤子又去上课。那一堂课,我觉得讲得最好,自我感觉就是这样,后来学生也是这样评价的。

下课后,来不及解下纱巾系上皮带就踏上了去南方上函授课的列车。我是系着那条纱巾在南方给学生上的函授课。上课时,总是注意力不集中,眼前老是出现班花的身影。原计划返校后就把纱巾还了,了却一桩心愿。可一下火车接到的是参加优秀教师表彰大会的通知。

得知被评为优秀教师的好消息,高兴得无法形容,差点手舞足蹈。当一名优秀教师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是我孜孜不倦追求的目标,为此一直苦苦等了三年。现在终于等到了,教我怎能不激动。那天晚上备课很晚,以至于第二天来不及系上皮带,就是想把课准备充分一点,把课讲得好一点,争取给学生一个好印象,争取年终考核时,评个优秀先进什么的。优秀教师好处多多,可以优先考虑寒暑假去度假,可以优先考虑出国学习深造等。我能被评为优秀教师,说明我过去的努力没有白费,再次印证了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俗语。

领导将优秀教师证书递给我时,私下提醒我以后注意身体。我说谢谢,心里在说多好的领导啊。领导又说,校长在校报上看到你带病坚持上课的消息后,作出了专门批示,我们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党支部当即决定把你定为优秀。我一个劲地说谢谢,谢谢领导关心,谢谢组织关心。

我抚摸着烫金的优秀教师证书,觉得手头有点烫。回味领导的教诲,内心忐忑不安,决定到校报编辑部去一趟。我一口气跑到校报编辑部,找到了那张刊有我带病坚持上课的消息。消息上说,张友文老师给我们上课时,腰椎病犯了,他没有立即去医院,而是仅仅休息了几分钟,又强打起精神给我们继续上课,直到把课上完为止。张老师那堂课讲得真好,妙语连珠,声情并茂,我们全班都被张老师爱岗敬业的精神深深地感动着,我们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辜负老师的厚望。如果我们学校多几个像张老师这样的老师,学校前途一定辉煌无比……

看着看着,我感到脸上火辣辣的,无地自容,与裤扣松了感觉没有什么两样,甚至更甚一筹。裤扣松了,我及时按住了腰际,裤子没有掉下来,而消息上所说的不亚于当众剥光了我的衣服。这则消息一点都不真实,真实应该是消息的生命,校报编辑在刊发这篇稿件时,怎么不找我核实一下呢。那天是因为我起床迟了,来不及系皮带,匆匆地赶到教室。讲课讲得投入之时,一个不争气的喷嚏把裤扣给打松了,我就随机应变地对学生们说我的腰椎病又犯了,结果天真的学生还真的相信我的慌言,最后闹出了这么大一个笑话。

我真想马上找到领导去澄清事实真相,说完全不是这回事,校报上的消息有很大的出入,我一个堂堂的大学老师不能沽名钓誉。转念一想,找领导也不是个办法。万一领导知道了,不是说我在欺骗学生吗。正在我左右为难之时,手机响了,里面是一个甜甜的声音,那是班花打过来的。班花说老师,马上要放寒假了,我要将纱巾带回家,那是老爸送我的。回了家,老爸见不到他送我的纱巾,他会伤心的。本想将那条纱巾送给老师,学生送老师礼物理所当然,考虑到那条纱巾的特殊意义,故送不得,还望老师见谅。

我说,幸亏你提醒我,不然,我就是在索贿了。电话那头就是银铃般的笑声,还给我带高帽子,说老师,您真幽默。我说我马上给你送过去。她说不好意思,怎么能麻烦老师亲自跑腿呢,还是我自己来拿吧。

我考虑了一会说,也好。人在惶恐无助时,也需要有人帮忙出点子,不管点子好坏。我迅速地径直回到陋室,焦急地等待班花的光临。我抚摸着带有香味的纱巾浮想联翩。纱巾真柔真美,跟它的主人一样,只有它的主人才配得上它,如果我用它来上吊自杀也不后悔。班花的声音真好听,如果她能与我走到一起真是太好了……。

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路。班花像一只小鸟一样轻快地飞到我的陋室。她一进门就说老师家里真暖和。我说有暖气,你把外套脱了吧。脱掉外套的班花只穿着件羊毛衫,线条分明,轮廓清楚,我只看了一眼就有一种犯罪的冲动。 

班花进了门,不是急于索要纱巾,而是赞扬我的陋室,然后在我的房间里东瞧瞧西看看,口里啧啧出声说老师就是不一样,真是品味高,不像我们寝室尽贴些明星的画。她看到我手头正在写的《幸亏裤扣松了》的小说后,更是赞不绝口。她说老师,您还在进行业余创作啊,真不简单,上进心真是强,您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我说我是教写作课的,不写点东西,不发表一些豆腐块,我就不配给你们上课。我们谈正经事吧,你知道我用你的纱巾干什么用吗?

班花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略带羞涩地说,只有老师自己知道。

我诡秘地说难以启齿,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哟。

班花轻声说老师放心,我的心理承受能力还可以。

我哭丧着脸,十分沉重地说我要用你这条美丽的纱巾上吊自杀,死而无憾。

班花睁大眼睛,怔怔地望着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说的话,眼睛还分明噙满泪水。她用接近哀求的声音说老师,万万使不得,国家培养您这个大学老师不容易。我真是悔不该把纱巾借与您,真是对不起。我借您纱巾也要承担责任,小时就听人说,“递刀有罪”,我借与您纱巾就相当于借刀与您,请您千万想开些。

我又在我的谎言里增添了一些令她信服的成份,说我刚刚失恋,恋人跟你长得一模一样,她使用的纱巾也跟你的这条一样,还是我花了半个月的工资给她买的。

班花听我这么一说,已是泪流满面,因为她已经完全相信了我的真实慌言。

看她那可爱又可怜的样子,我不得不撕破师道尊严,忍不住放声大笑。我说把你吓坏了吧,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接着,我就把借纱巾的真实意图说与她听。她听着听着,竟破涕为笑,说老师真逗,又指着放在书桌上的优秀教师证书说,哎呀,老师,您获奖了,恭喜,您的课讲得真好,我最喜欢听您的课,您获奖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我说恰恰相反,不值得恭喜,我不配获奖,这个优秀教师证书是我用欺骗的手段得到的,良心总觉得不安。

班花听了我获奖的来龙去脉,笑得很放开,甚至说很放肆。她说这真是个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经典。老师,您不是有意地去欺骗学生,而是为了掩盖当时的尬尴局面,不得已撒的一个善意的谎,这没什么。与那些欺世盗名之辈相比,您真是高尚得无与伦比,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听您这样一解释,我更加崇拜、敬重我的老师。为了不让全校师生哗然,只有委屈老师永远保存这段鲜为人知的秘密。请问老师,我们写作试卷改出来没有。

我说,哦,写作试卷还没有改,幸亏你提醒我,我现在就改。班花识趣地告辞,我没有送她,因为我没时间,只对她说了句路上好走,春节愉快,代我向你父母问好的客套话。

我逐字逐句地批改学生们的试卷,也就是阅读我给他们布置的命题作文——《一件小事》,看得我头昏脑胀,加上旅途的劳顿,没改几份试卷就上床休息了。第二天,我起床后发现门缝里有一张纸条,上面是班花娟秀的字迹。她说老师,现在我已经在回家的列车上了,请您多多保重,明年我争取早点来给您拜年。顺便问一下,我的写作课得了多少分。班花的那张纸条提醒了我,她的写作试卷还没有改呢。我顾不得吃早餐,立即从百来份试卷中找到了班花的,她在作文中将她那天借我纱巾后的思想活动写了出来,写得荡气回肠,入情入理,那是一个渴望爱的表白,那是一个学生对老师的仰慕之情,那是一个少女青春荡漾的心灵的坦露,赤裸而大胆。看得我耳热心跳,胸闷气短。俗话说,男人追女人隔着一重山,女人追男人隔着一层纸。我在冥冥中知道我们的故事已经有了点眉目。

后来,班花真的与我走到了一起,并一直为我保守着如何获优秀教师的秘密。今天写出来,与大家分享的同时,心里才好受一点。如果不写出来,我就真的不配当老师,真的不配为人师表。

还有一个秘密是班花亲口对我说的,她说那天给我打手机讨要纱巾是假,想试探我对她的感觉是真。她初次到我陋室来时,我还不明白她的真实意图,单纯地认为她仅仅是为纱巾而来,根本就没想到去拥有她,以为这朵名花早已有主,还在和她开玩笑,没想到成熟老道的她早有预谋,在《一件小事》这张考试试卷上变相地给我写了一封情书。

题外话,在这坚持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时代里,我们大家都别相信小说。

 (此文发表在《青年文学家》2004年 第3期 )

  评论这张
 
阅读(192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