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2011年公安题材中短篇小说概述  

2012-02-17 17:13:09|  分类: 公安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发表在2012年2月24日《人民公安报》、2月3日监狱网、散文吧和中国文学网、4日警察网、三明学院中文系网和21世纪新锐作家网、6日光明网和东北作家网、7日昌图公安网、8日新华副刊、天山网、内蒙古公安网、生活信息网、广佛都市网和台安文化网、9日中国爱国主义教育网、14日中国作家网和中国网络文学联盟、17日湖北作家网、22日北京文艺网、3月2日青海青年作家网 、 5日半壁江中文网、4月6日公安部宣传局网。)

2011年公安题材中短篇小说概述

2011年一晃而过,在有限的时间、有限的阅读视野里,细读了数篇印象深刻的公安题材小说,回望梳理一番,以飨读者。

2011年第5期《中篇小说选刊》上有非公安作家海桀的中篇小说《老羊皮》,唱主角的是嘎曲镇派出所民警老羊皮。文中用相当一部分笔墨叙述这个平凡警察命运的沉浮和生存境遇。他在海拔4千多米的高寒地区生活工作,几十年如一日,很少与家人团聚。因在外面混得很不如意,在妻子、儿子面前他都抬不起头来。他就像公安作家王仲刚笔下老刑警宗民一样,默默忍受生活的苦难,不向组织伸手,不向他人倾诉,坚守本职岗位任劳任怨。他刚请完假,正准备回去陪儿子参加高考,突然接到任务,所长指示他把犯事的文苍带回所里。他骑着摩托车冒着雨雪一路颠簸赶往文苍家。途中,摩托车抛锚,只好步行。到文苍家,没找到人,却意外捕捉到通缉多年的犯罪分子信号。等到发现文苍之后,他倒不急于回家,而是苦苦守候犯罪分子现身,直至与歹徒搏斗牺牲。

与此小说主题类似的是2011年第3期《十月》上公安作家鲍尔吉?原野的《雨下在夏至的土地上》,笔法颇富诗意,可能与作者常年写散文有关。主人公警察张八风“愚”、“憨”至极,上别人都不上的山,帮别人都不帮的人,做别人都不做的事,心地纯洁、善良,算得上一个很纯粹的人,“他们(他与‘铁子’)像儿童一样善恶分明,执著于正义,爱大自然和动物,流泪并激动。” 他不懂政治、淡泊名利、关心他人、心系百姓、本真做人,赢得了老百姓的口碑,“提升了党和政府的威信”。他像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成都大邑县公安局民警谭东那样,在海拔1866米的警务站工作了三年半,工作条件艰苦可以想见,“他自己垒了一个石头房子,没窗户”。他所有的辖区老百姓生活在与世隔绝状态,信息闭塞,似乎还处在原始社会,他并不抱怨,而是一心扎在韭花台警务站,用良心为当地村民造福,不仅做了份内之事,份外之事也揽下了。

两篇小说皆与主流意识形态保持一致,高扬主旋律,建构人民警察形象。两者可喜之处在于远离浮泛的呐喊,对主流意识的褒扬隐藏在字里行间,而不是用“人民警察”、“共产党员”、“责任”等富于政治色彩的话语来表达。前者文学性侧重于“老羊皮”的寓意,后者文学性体现在语言方面。

《雨下在夏至的土地上》独到之处在于采用倒叙手法吸引读者一路看下去,有侦探之味,但又与侦探小说相距甚远。开篇竟说人民警察张八风失踪了,莫大的嘲讽后面必有隐情。小说便借他人之口转述其感人事迹,叙述角不停地转换,如通过派出所所长、副所长、当地老百姓来讲述,显得更加真实可信。无怪乎公安部部长大人这么评价他:“他(张八风)不光是警察,还是乡村教员,是赤脚医生。”

两篇小说都有益于世道人心,其间的警察形象皆能滋润读者心田。在这个浮躁功利的年代,在这个欲望书写流行的年代,文学界缺乏的正是像老羊皮、张八风这样心地纯净的典型人物,他们是精神上的英雄。

同样采用倒叙手法还有2011年第3期《当代》上非公安作家夏天敏的中篇小说《月色晦明》,此小说重点围绕普竹镇派出所副所长罗铭做文章。开篇竟说罗铭抢钱了,这还了得,人民警察竟做出如此举动,读者心里不能接受,以为是一篇解构人民警察之作。顺着文字看下去,才发现罗铭这样做纯属迫不得已,对他充满着深深的同情和理解。派出所老所长看病急需钱,拯救老奶奶被拐卖的孙女也需要钱,急于转正的副所长罗铭为钱苦恼不已、愁肠百结。在镇委孙书记要求他强行拆房“助阵”时,因耍了小聪明,“表演”拙劣,从而让孙书记识破,从此,孙书记便处处给他使绊子,致使他在经费问题上更加头疼。他苦思冥想,不得已越界抓赌搞创收,钱还没捂热,就得上交。小说中数钱这一细节很到位,堪称独创。钱花完之后,罗铭又开始发愁,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强行找煤老板借,煤老板说“这关我啥事?我又不是政府又不是官员,你找错人了”,于是便出现了文首的一幕。

《月色晦明》小说标题隐喻性很强,揭示了警察的生存处境和真实心态。著名公安作家张策在2010年第8期《小说选刊》创作谈——《崩溃面前如何坚守》中指出:“警察其实就是小人物。有人说,官吏官吏,警察就是吏也。官以下,民以上,天生受夹板气的。小人物在今天不好混。”是的,《月色晦明》中罗铭之类的小人物活得并不舒坦。窃以为,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管理体制使然。我国公安机关的管理体制实行的是“统一领导、分级管理,条块结合、以块为主”。本地公安机关与当地党委、政府的关系,与上级公安机关的关系事关重大,关乎人民警察的形象问题,甚至关乎人民警察的进步生存等。作品中的派出所副所长罗铭与镇委孙书记关系弄僵了,导致诸事不利,各项工作都不好开展。孙书记为了政绩,在拆迁之事上动用警力,派出所副所长罗铭心生抵触情绪,又加之怕得罪公安局欧副局长,他不得不应付,警察的两难困惑便跃然纸上。

2011年第12期《啄木鸟》上公安作家江丽华的短篇小说《爱恨就在一瞬间》就复杂的社会关系、人际关系而言,与《月色晦明》神似。白马镇李镇长为了尽快晋升为镇委书记,狠抓经济发展,大力支持广厦公司老总余保华,指示派出所陈建国所长尽快法办广厦公司围墙者。陈所长经过调查走访,弄清了事情的原委:广厦公司买下合心村的三百亩土地后,便组织施工队开推土机进来,遂遭村民阻拦,因为镇政府没有满足村民们的条件,也没有兑现承诺。余保华就暗中指使施工队殴打阻拦施工的村民,村民便齐心协力把广厦公司围墙给推倒了。在如何处理肇事者问题上,陈所长与李镇长发生了分歧。陈所长坚守警察的职业操守,把人民群众的利益作为第一考虑,把人民群众的呼声作为第一信号,与李镇长进行了有理有节的较量,与余保华进行智慧上的斗争,最终制止了一起特大诈骗案的发生,保护了人民群众的合法利益,也间接地保护了李镇长。

《月色晦明》和《爱恨就在一瞬间》两篇小说恰到好处地处理好了“历史理性”和“人文关怀”之间的张力。地方党委、政府官员为了政绩,着力于经济建设发展,看重的是“历史理性”,而不关心老百姓的利益诉求,而人民警察的一切执法活动都要围绕人民利益开展,因此,他们要尊重老百姓的意愿,倾听他们的呼声,考虑他们的情感,须在“人文关怀”上下足功夫。而“历史理性”和“人文关怀”之间的和谐使者就是人民警察,人民警察理所当然要“受夹板气”。

公安作家刘军的《一件导致杀人的纠纷案》刊发在2011年10月上半月《时代文学》。此小说从人民警察的苦恼和困惑着手解读,很难出新。小说以雪口派出所片警的口吻来讲述案子,警察是案子前因后果的见证人。一起杀人案因村民爱面子引发,警察因此事受牵连,被调离公安队伍。小说末尾是雪口派出所片警被调离公安队伍时,读者会像众多村民一样对片警心生同情、惋惜,说“刘警官真冤啊。”是的,那起民(事)转刑(事)案件责任不在警察,是村民们好面子害了警察。在我看来,此作的看点不是警察“受夹板气”,而是作者刘军对中国人好面子进行理性地反思与批判,延续着鲁迅先生生前关注的话题。

以上所述的公安题材中短篇小说远离宏大叙事,不再走案发、破案的模式化路子,而是着重表现人民警察的心灵、日常行为、生活细节。

最特别的一篇公安题材小说要数2011年第11期《北京文学?精彩阅读》胡雪梅的《花朵》。此文本主要以电视新闻记者吴媚的口吻来叙述。她奉组织之命拍摄一个野生的菜市场,伺机捕捉城管对它突击摧毁的画面。其间,她亲眼目睹了一起凶杀案。镜头里凶手正举刀追杀一个人,在场的、穿着警服的、削瘦的民警却没有出面制止,反倒躲到肉案板下面的狗洞里。在这个关键时刻,一个肥胖的妇女朝凶手高喊“住手”。凶手一愣,似乎真的住手,被追赶的那个人趁机逃了。待凶手回头时,发现了躲在肉案板下面的警察,挥刀便向他砍去,那妇女冲上去夺刀,与歹徒搏斗了几个回合后牺牲。

吴媚决定找到那个胆小的警察。事情就这么巧,她外出采访时看到一个男人正在对躺在地上的老人施救。他不惧老人的呕吐物,对老人进行嘴对嘴人工呼吸。等到看清那个好心人时,吴媚才发现正是她努力寻找的警察——刘秋生。在医院里,吴媚听急诊部主任说,这个老人是刘秋生救的第6个,刘秋生还有个患白血病的女儿朵朵正在医院12楼住院。吴媚从朵朵口中得知刘秋生经常为她输血,还鼓励她坚强地活下来。

终于知晓了刘秋生为何没有挺身而出的吴媚与刘秋生对话,满脸羞愧的刘秋生说他没有与犯罪分子进行殊死搏斗,不是贪生怕死,苟活着是想用自己的血延长女儿的生命。自从那事发生之后,他再也没有脸穿警服。吴媚弄清事情原委后,决定通过新闻媒体的力量呼吁人们来关心朵朵。白血病属不治之症,就算献的血再多,也不能挽救朵朵的生命。朵朵走了之后,警察刘秋生从12楼跳楼自尽了。

窃以为,刘秋生这个警察形象堪称“这一个”,用“生动”修饰都不够,唯用“刻骨铭心”来形容。文本中刘秋生的忏悔意识不言而喻,“小我”与“大我”在他内心的搏斗就是其“受难的灵魂”(胡风语)的写照。

以上所列举的公安题材小说堪称典型的公安文学,共性是颇具温暖感,对原生态社会生活进行描摹。多数篇什有思想含量和文化含量,人性深度得以彰显,读者从中不仅能读到感人的故事、目及生动的人物,还可窥见现实公安工作中难以回避的矛盾和冲突,生活含量相当丰富,代表着2011年公安文学作品的水平。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