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脚崴了(小说) 作者 张友文  

2013-01-30 08:08:39|  分类: 陈年老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脚崴了

张友文

张友文大学毕业就做了厂长的秘书。他与厂长共一个写字间。厂长本来是一个人一间办公室,因为厂长事多,在办公室里坐不住,来办公室也只是偶尔点个卯,便把张友文的办公桌挪进来。

厂长是一名转业军人,没有上过大学,但为人处事游刃有余。张友文虽是大学毕业,社会经验却很缺乏。厂长总是给张友文戴高帽帽,因为张友文的到来,让他轻松不少。厂长毕竟是厂长,他完全可以小张前小张后地使唤着张友文。

厂长经常在张友文面前说,你们年轻人没有吃过苦,我像你这么大时还在农村割谷子、拾鸡屎、挖莲藕。小张啊,你还年轻,要学会吃苦,生活是先苦后甜的。言外之意是小张应该多做点事,譬如拖地、烧开水、倒烟灰缸、抹厂长屁股接触的宝座之类的。

有一天,厂长对小张说,我对你小张是充满信心的,跟我好好干,你不会吃亏。有些话我不好明说,那就看你的悟性了……。这时,厂长手边的电话响了一下,厂长像没听见似的,响了两下,厂长还是没有接,响了三下,厂长竟然没有反应。四下、五下……小张只好绕过厂长的老板桌,费劲地伸长手臂接过电话。您好!您找谁?小张说,喔,您找厂长,您等一会儿再打过来,厂长正在开会呢。

以前,小张是不会这么灵活转弯的,而是实事求是地高嚷:厂长,厂长,您的电话。待小张放好电话,厂长笑着说,小张你进步真是快。你最好还加一句:您是哪里,需不需要厂长给您回电话;对方说不用啦,过会儿我再打过来,你就不必费口舌了。对方说,我的电话是……我叫……是你们厂长的……你就应该非常客气地与他说话并道歉。

厂长说小张进步很快还是有根据的,刚上班的小张早早地来到办公室,什么也不做,不烧开水,也不打扫卫生,抱着一本英语书死啃。厂长想,这个小张真有意思,他还真相信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呢;“百无一用是书生”。我的主张是书不要读多,书读多了人就变迂腐了,没听说过“书生报国无他方”么?小张到我手下工作,不是看他舅舅的面子我才不要呢。他舅舅曾给我帮忙解决过一个就业问题,我不解决小张的问题,于情于理说不过去,毕竟当下是一个人情社会。人家外国是网络发达,中国是人际复杂。说心里话,小张上班的第一天我就想把他辞退了,再换一个人。因为小张太不懂事了,连接电话都不会,上班时间还在学英语……但考虑到牵一发动全身,还是忍一忍,走一步看一步,事缓则圆。小张兴许还能调教调教,大猩猩都能驯化,何况人乎。厂长还是决心培养小张。

电话又响了,这次是财务科通知领工资,厂长的工资当然由小张代领。这是不成文的规定,秘书就是为领导服务嘛。小张不明白:我的任务是给厂长写材料,厂长的工资凭什么要我去领呢,长此下去,厂长上厕所、喝老酒还要我去替他呢。

厂长没有叫小张去领工资,厂长开口叫小张去领工资就不是厂长了。厂长是有意培养小张的。厂长有领导艺术。这次小张没有像往常一样一接到通知就立即往楼下的财务科跑。小张后来才知道这事迟早得由他去做。谁叫小张是厂长的秘书呢。其实小张还是挺喜欢领工资的。领工资一来可以趁机活动活动久坐的身子,二来可以缓解一下经济压力。小张刚参加工作不久,手头不宽裕,上个月的工资接不上下个月的工资。

小张吞吞吐吐地说,厂长,我今天早晨跑步把脚给崴了。言下之意,这工资还是劳驾您厂长大人亲自去领吧。小张以为自己这样一说,厂长就会理解他,就会自己去领工资。前面说过,小张缺乏社会经验。说得通俗一点,小张还嫩了一点。厂长王顾左右而言他,漫不经心地和蔼可亲地道出有关扭伤方面的话题:想当年,我在部队经常崴脚。有一次非常厉害,半个月都不能走路……从扭伤开始的二十四小时之内只能冷敷,用冷水冲,二十四小时之后才能热敷,擦万花油,红花油,贴麝香虎骨膏,促使血液流动加快……明天我从家里给你带点膏药来,那是进口的。三个月前,我家小子脚也扭伤了,大小子从美国给他带回了治扭伤的药,他说效果不错,还剩下一点点……

厂长讲了大约三十分钟,讲到送小张药时,小张就很感动,小张是个容易感动的人。小张见厂长这么体恤下属,有一种“士为知已者死”的豪迈,说,厂长,我这就去领工资。厂长说,还是我去吧。厂长说得很认真,但他并没有挪动那高大挺拔的身姿,而是将电话免提键按下说,财务科吧,我是老李,我们现在很忙,人手非常紧,工资嘛,过几天再派人来领。小张终于明白了,厂长是不会亲自去领工资的。厂长亲自去领工资就不是厂长了。小张只好忍着疼痛朝楼下财务科走去。因为小张今晚有约会,他得出手大方——大放血。前几次他也放过血,白放了。这次相信血不会总是白流。

小张下楼梯时,一漂亮小姐迎面朝他走来,且擦肩而过,还有些肌肤接触之玄。又加上被小姐的那缕幽香所惑,小张禁不住回过头来目送小姐上楼。就这样,小张的思想开了小差:可惜是冬天,如果是夏天,小姐就该穿裙子了;今晚见面的女孩有这么美就好了……

“轰”的一声响,小张一脚踏虚了,整个身子重重地摔在楼梯上,还顺势来了一个驴打滚。早晨扭伤了左脚的小张又扭伤了右脚。那时的小张是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了。

小张很快被送到市里最有名的医院。厂长将小张作为带病坚持工作的典型,写了一个材料转给宣传处。材料里有这样一段:张友文同志扭伤右脚的那天还是依然提前上班,照样做卫生,烧开水。我上班时看见他走路一跛一跛的,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是上班倒垃圾时不小心崴的。我劝他不用上班了,劝他快去看医生。他说,没事,只要能动弹,他就要站好最后一班岗。适逢电话响了,小张抢先接过电话,他说财务科通知领工资,说完就出了门,我叫他站住,一本正经地说,小张,你的脚崴了,还是我去吧,小张像没听见似的,很快消失在楼道的拐角处……结果左脚也给扭伤了。

宣传处处长根据厂长提供的毛稿,开动脑筋大肆渲染小张的先进事迹,加上诸如张友文出生在农村,早早地领略人生艰辛等细节,并将自己通讯员的大名放在厂长大名之后转给本市晚报、市电视台、省电视台等新闻单位。不久,小张的事迹便被炒得沸沸扬扬,人人皆知。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就到了年底。年底要进行年终考核,小张因此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厂长理所当然是优秀干部。

小张住在医院快一个月了,还不能下床活动。当厂长将烫金的先进工作者荣誉证书送到小张手里时,小张感到很纳闷,问这是怎么回事。厂长说,不用谦虚,成绩是你自己干出来的。小张问厂长工资领了没有,厂长安慰他说,不用担心工作,安心养病,等病好了再说。

小张吞吞吐吐地说,我这个月的生活费快花完了。厂长旋即从怀里掏出一沓钱,抽出崭新的、顺号的5张百元大钞递给小张,还问够不够。末了,厂长摸着张友文的头并鼓励他说,小张你很有培养前途。

厂长说“小张很有培养前途”倒是良心话,因为张友文住院这段期间,厂长又把一个刚分来大学生弄进自己的办公室,没想到此千金小姐比小张更不谙人生况味,甚至连拖地、烧开水、倒烟灰缸、抹厂长屁股接触的宝座之类的事儿都不做,那么,厂长希望小张早日康复之语就是肺腑之言


(注:此文获义乌日报网站“华昌”杯首届网络征文大赛三等奖。)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