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最后一根洋钉(小说) 作者 葛波  

2013-12-29 18:01:40|  分类: 名家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一根洋钉

/葛波

热浪正从腮帮子往上爬,越爬越快,一直爬到眉心。万大年知道脸红了。不过好歹天天站马路,风吹日晒,面黑皮糙的,脸红一点也看不出。这样想,他就大胆向那个方向看去。

那里站着位粉嫩的小姑娘。粉色背心勾勒出身体曲线,蚊帐样的短裙搭配五彩长袜,特别扎眼。见万大年看过来,她渐渐收起了蹙眉嘟嘴,居然招了招手。

万大年不得不走过去。因为穿着这身警服,谁招手都得过去,有求必应嘛。

小姑娘没等万大年靠近,就像机关枪一样说开了:你是姐夫吧,我都看你老半天了。你长得可真着急,我都没敢认。喏,大姐要加班,让我送药来,一定别忘记吃。小姑娘快人快语,说完把一包东西塞给万大年就摆了摆手,屁股一扭,走了。

万大年这才记起,这是老婆常提起的单位新人类,经常让人吃不消的“90后”。想有人能把蚊帐挂身上,还会扁嘴说“你长得可真着急”,万大年下意识地咧嘴笑了笑。

这笑居然让老于头看到了眼里。万大年给岗亭上锁,准备下班时,老于头还在说:万大年,你长得可真着急。

万大年也不恼,他和老于头熟着呢。五年前,老于头这修鞋摊的证还是万大年帮着跑下的。

万大年说:你知道我刚才想什么了吗?

什么?那小姑娘?老于头对小姑娘还念念不忘。确实,小姑娘虽然裹着蚊帐,可还是水灵灵的。

万大年白了他一眼,说:我想我那丫头了。

老于头知道,万大年的丫头比这“90后”还嫩相呢。

丫头那回也要裹个蚊帐在身上,给我骂得够呛,还哭了。万大年说着摇摇头,早知道不骂她了,穿着也挺好看,像喜糖似的。

后悔了吧。老于头说,你整天都不着家,好不容易遇上丫头,还发那么大火。

万大年又摇了摇头,说不提了,下班吧。

 

万大年下班,老于头也下班,他都习惯了万大年的作习规律。万大年没夜班他就早收摊,遇上交通整治行动,多少夜班他都陪着万大年。

这星期,全市整治“酒驾”第一次集中行动刚刚结束,老于头知道万大年不用加夜班,也就早早收摊。万大年说你再忙会,有生意呢。老于头说家里有事,得回去。其实他心里清楚,没有万大年在,一个人坐在小马扎上老觉得不踏实。

万大年啧啧嘴说,你这老头儿真是古怪。可没走两步就又被叫住了。老于头背着木箱从后头追上来,气喘吁吁地说,万老弟你停下,你这鞋不行,得修。万大年说前两天不是刚钉过鞋跟吗?老于头说,我发现上回修的不对,那钉子不能那么下。

得,你又拿我的鞋练手吧。你就练吧。万大年好像习惯了似的,停住脚,坐下来。

老于头两眼发光,立即拿出铁脚、洋钉、锤子、刀子和皮子。他说:万老弟,这五年我给你修了有多少次鞋了?数不清了吧。你们这种人,最费鞋。不过这种鞋也最练我手艺。我就爱这高难度。

这话万大年相信。老于头曾经很有专业水准地总结过:谁都没有万大年这行费鞋。指挥多了,扭来扭去,转来转去,鞋底容易开。冬天冷,常跺脚,后跟容易磨。雨雪天,常泡着,皮子容易软。高峰期,走得疾,用力在哪头,哪头容易薄。要是遇上集中整治、专项行动什么的,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那鞋就更容易坏了。老于头给万大年的鞋钉过跟,加过掌,还加过边角、补过前尖,加全底的活儿都干过,更别提加固、打磨这类小活儿了。

在修鞋这事上,万大年和老于头是高度默契。一开始还是万大年找老于头修。到后来是老于头主动给万大年修,还说这是现成的教学模子,不收费,权当买模具的钱。后来万大年也真不给钱了,不过他替老于头在队里打广告,队里的鞋都送这儿,把老于头高兴坏了。

老于头将鞋子拾掇完,得意地说:瞧,我说得对。你们这回发的鞋换厂家了。钉子要斜30度下。这样能撑一个月!

行啊,老于头!我可看好了,能不能撑一个月。万大年将鞋穿到脚上,走了两步,似乎能感受到那根洋钉顽强地支撑着。

 

一个月后,万大年的鞋跟真坏了,可是老于头却不在身边。万大年看着修鞋摊的那块空地发愣。

就在一个星期前,为了创建文明城市,老于头干了五年的修鞋摊也给清理了。

万大年说起清理这事,老于头沉默了一会儿。其实他早在岗亭里看到万大年签的责任状,他知道这事万大年特别为难。最后老于头低着声音说:这证是老弟你帮着办下的。现在收回去,我听你的。这让万大年始料不及,他让老于头别急,一定再替他想办法。老于头却摇了摇头,说这回想靠自己。说完他的嘴角就倔强地翘起,推开一脸的褶子……

万大年一阵恍惚。他在岗亭里一阵好找,终于找到了一根洋钉,那是老于头走的时候留下的。他说:以后我不在了,鞋坏了就自己修。反正这么多年,你也学会了。

其实后来老于头又来过电话,说在菜市场找到新地方了,那根钉什么时候掉了,一定要告诉他,他一定来,想想还是不放心万大年的手艺。

万大年想到这里,笑了,心想这个老于头!刚想打电话过去,电台响了……

 

就在这天晚上,菜市场里的老于头很晚才收摊,他故意晚点,就是打算来看万大年。因为他早知道全市“酒驾”整治第二次行动开始了,万大年肯定又是加夜班。

老于头来的时候背着修鞋的大木箱,他算准这鞋肯定坏了,万大年肯定拿根洋钉胡乱地扎下去。他那么忙,那有时间去找什么角度哟。

没想到老于头赶到十字路口却不见万大年。只是围着一大群人,有好几个警察在忙碌。

万大年可不能这么早收工啊。老于头追过去问,万大年呢?万大年呢?有人告诉他,刚才有个交警拦“酒驾”,给车撞了,血流了一地。以前就是这个岗亭的。

老于头双腿一软。他拉了拉肩头的木箱带子,向出租车招了招手。

 

急救室里,好几个医生围着万大年。老于头只能在玻璃窗外看着,偶然能从人缝里看见万大年光着的大脚。他的鞋孤零零地躺在地上,鞋跟翘着皮子,那真是胡乱扎的洋钉啊。

老于头叹了口气,这才看见急救室外坐着好些人。有个小姑娘,裹着个蚊帐,护士正在给她的额头处理伤口。现场的民警告诉老于头,就是他男朋友酒驾,为了逃避检查,撞翻了万大年。

老于头认出了小姑娘!突然大喊,你不是喊他姐夫吗?你怎么能做这事呢?老于头急了,拉着小姑娘要她讲清楚。正纠缠着,却见医生推门出来。他们都摇了摇头。

万大年,万大年。我是老于头啊。老于头挤到病床前,焦急地喊着万大年。小姑娘也被他拉到跟前,老于头硬要她给万大年一个交代。

万大年的眼皮动了动。待他微微睁开眼,却没有回应老于头的焦急,只是盯住小姑娘。老于头突然明白了,叫小姑娘凑近点。小姑娘哭着喊着,颤抖着声音说,我不想的,我不想的!民警们也围过来,实在怕老于头做什么出格的事。

万大年看着小姑娘,突然笑了,他说:真漂亮……像个喜糖。

老于头哭了,终于放开了小姑娘。

…...

万大年牺牲那天是老于头封箱的日子。这之后他再也没有修过一双鞋。他的收官之作是在医院,替万大年把鞋跟给钉上了。

那根胡乱扎进去的洋钉,已经弯成了九十度,老于头一直珍藏着。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