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豆子与奖金(小小说) 作者 湖 广  

2013-05-26 20:44:30|  分类: 名家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豆子与奖金(小小说)

湖 广

杨柳依依,布谷声声。我父亲吃过早饭,牵着牛,扛着犁,带上锄头种子就往几里路外的湖边走了。湖边高一点的地方有一块坡地,约三五分面积,是我父亲前几年开垦出来的,他想去把它重新翻耕一下,种些豆子。我知道后,赶忙骑着摩托车从公安局跑回家将他拦在路上。我不同意父亲去种那块地。

我说爸,你不是答应我不去种那块地的吗,怎么又去了呢?

我父亲说,我是答应过你不去种那块地的。可是,我昨夜躺在床上睡不着啊,想去想来,觉得还是把这块湖边地种了好。现在土地金贵,不种浪费了;要是被别人种去了,我更是舍不得。

我说爸,那湖边地收不到庄稼的,种也是白种。连着下得几天大雨,湖水一涨就全都淹没了;去年你种两季都没收到东西,都被涨上来的湖水淹得精光,未必忘了不成。

我父亲说,我明白那是个望天收的地方,种点东西能收就收呗,不能收就算了,反正也只费点力气;不过前年种的豆子还是收到手了的。

我说爸,你又不愁吃,不愁穿,我每月给家里那么多钱足够用了,何苦又去费那力气啊?

我父亲说,大柱,你这话没说好。大柱是我小名。有吃有穿就不种地了?现在国家发展快,到处搞开发,城里土地占用完了,就往乡村跑,田地越来越少了。我们家就剩那亩把水田了,收的稻谷连吃饭都不够。

我说,靠你那点地也不中啊。

我父亲说我不该这样说话。他说蚂蚁夹土成堆,问我懂不懂!

我见父亲铁了心,就说爸,你硬是要去种那块地,那我就帮你把犁具扛到湖边去,你牵上牛在后面慢慢走吧,别摔倒了嘞。我没等父亲再说话,就把犁具和锄头种子从他肩上扛过来了,把摩托车别到路边,大步流星地走了。待我转来的时候,我父亲才走了一半路程。

中午,我母亲把饭做好之后,等我父亲回来吃,一直等到中午1点多钟也没等回他。我母亲只好用盆子装着,给他送去了。母亲说老头子,这点地是你的命吧,忙得连饭都不吃啦。我父亲说,我是想把事情做完了再回去吃饭,免得扛着犁具跑来跑去费力。母亲一笑,说你晓得费力,还来种这地做什么呢,怕养不活你啊?我父亲一听不高兴,说我母亲说话么样跟我的口气一样呢?母亲说,是大柱叫我这样说的。我父亲一阵不做声,然后望着我母亲说,你未必也不同意我种这块湖边地?并突然意识到我骑车从公安局跑回家拦他,肯定是我母亲打电话告诉我的,就生气说,这地种了又不彷碍你们什么,也没耽搁其它农活。

我母亲不想打击我父亲的积极性,就说我没说不同意啊,种都种了还说么事呢,又不是我在费力,只是你不能忙得饭都不吃吧。我父亲明白我母亲是关心他,就不再说什么了。

我父亲种的是黄豆,一个礼拜之后,豆子陆续从土里长出来了。有的低着头,有的弯着腰,有的刚把土皮拱裂,我父亲看着很开心,他几乎每天都要去看一遍。他担心放牛的小伢们一不小心让牛踏坏了。又想瞧瞧有哪些没生长的地方,好再补上种子,他想做到棵棵齐全。他去的时候,总是把豆种装在荷包里带去,方便使用。

我同他开玩笑说,爸,你做事个么认真,还把种子装在兜里,天天去补棵,真是越老越优秀了哩!

我父亲说杂种,你当警察的人,不支持我,还说这样俏皮话打击我老子。

这年上半年,天气比较好,没有连着下大雨,湖水也就没有大幅上涨,湖边地安然无恙。豆子长得越来越好,一两尺高,结满了豆荚。随着气温的上升,豆子的颜色一天天变老变黄,眼看就可以丰收了,我父亲满脸挂着笑。这时他对我母亲和我说话时,就理直气壮多了。动不动就说,你们说我白费力的呢,这黄豆不是到手了吗,过两天我就去收割回来,让你们看看。

没想到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待我父亲去收获时,豆子不知被谁割走了,整个湖边地空空如也。我父亲一下子急得蹦脚。我怕他急出毛病来,就劝他说,爸算了,值不得几个钱。可是他根本听不进去,他要去乡派出所报案。

我知道乡派出所李所长正忙着呢。钱家庄的耕牛被盗了,在四处侦查。还悬赏3000元奖金,谁提供有效线索就奖给谁,哪有功夫跟我父亲查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啊。我说爸,快拉倒吧,赶紧把自家耕牛招呼好,别出事。我父亲一听,猛然一拍大脑说,大柱,你赶紧去告诉派出所李所长,我前天夜里从你姑姑家回来,路过野猪岭时,看见两个男客赶着一头牛,一个使劲往前拉,一个在后用竹丫使劲抽打。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太不爱惜耕牛了,说不定就是盗的牛,你快去告诉他们吧!

我父亲提供的线索,果然起了决定性作用。李所长顺藤摸瓜很快找回了耕牛,逮住了强盗。整个案子办得很顺利。可是在兑现奖金时麻烦又来了,我父亲却执意不要。他说所长,你实在要奖给我的话,那就把这钱贡献给我们村上的小学吧,孩子们眼前条件还差。我一下愣住了,没有想到我父亲还能作出这样的壮举,几粒黄豆都看得像命一样的人,几千元奖金却不要了。

我突然觉得父亲真像一盏路灯,挂在我人生的路口!

(注:此文发表在5月24日《人民公安报》)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