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山脊上的蓝宝石》序言  

2013-08-04 09:38:54|  分类: 名家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脊上的蓝宝石》序   言

 

丹          青

 

生命中的某种事物,仿佛是前世注定了似的会与你不期而遇,甚至,你连一点点躲开的机会都没有。说起我与玉波的缘份,还是我的老友赵文泉时任鄯善县委书记的时候,我每次来新疆,都要到老朋友那里小住几天,在一次聊天中,文泉把玉波介绍给我。当时听说他的书法写得不错,根本不知道他会写散文。而他自20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以来,报告文学《风雨十年铸金盾》、散文《大漠地底有长河》、《飘逸的库木塔格》、《极度跨越》、《棉田月色》、《误入梨儿沟》等两百余篇文学作品先后在《法制日报》、《人民公安报》、《甘肃日报》、《新疆日报》和《中国散文家》、《人民公安》、《新西部》、《西部石油文学》、《甘肃公安》、《新疆公安》等国内三十多家报刊杂志发表。文学创作以散文、杂文、报告文学见长。有多篇散文、小说、杂文、报告文学被收入一些文学作品书籍之中,数篇作品在国内获奖。个人荣获2007年度“新疆法治新疆人物”称号。

对这样一位文学基础相对比较扎实,酷爱散文创作,已经是新疆作家协会和公安作家协会会员的作家,我是有心在力所能及的时候给予帮助的。因此在我接任中国散文家协会常务副会长兼《中国散文家》杂志社社长的任期内,由我介绍他加入了中国散文家协会,并任协会理事。

最近,我来新疆的第二天,有友人告诉我:张玉波要出散文集,并希望我给他的新书作序。我真的找不出推脱的理由,当即就答应下来。自己怎么就应了这“作序”的活计呢?现在想起来头脑还晕晕乎乎的。看来是酒精起的作用。

我打电话让玉波送来他出书前的所选稿件,这部初定为《山脊上的蓝宝石》散文集,是他今年7月15日发在《人民公安报》上的一篇大散文的原名。

读了他选送的稿件很高兴。没有生命美的人生必然难逃干瘪、乏味、失血与暗淡的尴尬。人的生命之所以有其人类生活方式特有的魅力,是因为他具有其他生物所不具备的心理意识与精神追求。他更具有高级生命一族独有的对生命存在的方式的创造、感悟与体验。《山脊上的蓝宝石》就是这种创造、感悟与体验的记录与结晶。

读他的文章,回忆起我们的相处,我能感到他的聪敏、他的学识、他的深刻,给人的印象都是无法忘记的。他经历丰富,心智绵长,同时有多次的出书机会,可以写得很多。但他至今才出了这人生的第一本个人散文专集。今年在《中国散文家》杂志的第一期上,他的《大漠地底有长河》作为本刊的佳作推荐,和舒乙先生的《忆萧乾先生》等名家作品同时推出,底气十足。落笔于吐鲁番盆地的独特的生命之泉,在感受宽阔、浩瀚、博大、雄奇的深层,吐鲁番投射给人心理的苍茫和绿洲生命盎然生机的流金淌蜜间,作者给我们讲述了地底长河的故事。“走进亚尔乡老坎儿井风情园浓郁伊斯兰风格的大门,就被串串翡翠般晶莹的葡萄和它香甜的气味所包围,在一阵曲径通幽后,顺着通向下井的台阶而下,一股凉气扑面而来,一条涓涓细流就这样映入了眼帘。……我才恍然大悟:坎儿井不是井。”接着他又在写景的同时,把两千多年前古代先民思水若渴、思水求变的画面展开。一个个鲜活的故事与实景联系在一起,勾勒了与万里长城、京杭大运河一起被誉为中国古代三大建筑文明之光的不朽身躯!

坎儿井是文物。文物是历史的本体,是逝去了的历史的一部分,是外在于史者而客观存在的。同时文物也是主观历史陈述的事实证据,为历史研究的历史陈述提供不容置疑的客观事实,虽然我们至今对坎儿井荷载的历史事实在基础研究上,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定论,但用散文的形式写坎儿井,也是个不错的题材。

在《鄯善恐龙谷:掀起你的盖头来》这篇散文中,玉波为读者讲述了数亿万年前,发生在吐鲁番盆地鄯善县恐龙谷的故事。这篇散文写得大气,放得开也收得拢。如果说它是科普教材也能讲得过去。但散文家的眼光,看到的除了一缕生动和一缕活泼,一缕让人遏制不住想拥抱大自然的冲动外,更多的是对大自然神奇的无尽赞叹!

在他所选的这些散文中,有早些年写的,也有近年忙中偷闲完成的。特殊的生活经历让他的思绪构成了一幅普通人生命中熠熠发光的纯美情愫。这情愫促使其感情升华且向着大彻大悟境界延伸。如果说偏爱,我对《山脊上的蓝宝石》这篇游记式散文想多说几句。他对赛里木湖的感悟令我感动。湖与山,山与湖,大自然的造化就是这样神奇。赛里木湖我也去过,却没有为它留下如此神奇美妙的文字。也许我这一生跑过的地方、看过的地方太多,心灵麻木了。我在青藏高原、在康巴藏区,见过太多山与山相连,峰与峰相峙,雪峰的挺拔,漫卷的山雾。牛哞声飘向湖面,湖光倒映着毡房……对赛里木湖宝石蓝般的湖水我却失去了记忆。读了玉波的这篇散文,心里非常难受。我真的欠下赛里木湖一份感情之债。我记得19世纪美国作家梭罗在他的《瓦尔登湖》中这样写道“一个湖是风景中最美、最有表情的姿容。它是大地的眼睛,望着它的人可以测出他自己天性的深浅。”我不知道玉波写这篇文章时的感受,但我读了三遍玉波的文章后,我真的感到梭罗的话太有道理了!我们可爱的祖国像赛里木湖这样的高原湖泊还有许多如玑似珠般镶嵌在山野和荒原上无人去赞美。赛里木湖是有幸的,感谢玉波用诗人的感悟解读了这一方圣土。事实上,每一个湖泊都以它天空般湛蓝的清幽静谧让人怦然心动。不管你是谁,走近高原湖泊,都能感受到一股灵动的气息,那些不显眼的山野荒原也因有了湖泊的衬托而显出活泼的生机。

近湖青绿,远湖湛蓝。视觉的距离使远近湖泊色彩纷呈,让人的感觉也一时化不开来,而湖泊同痴望它的旅人又如何进行心灵的对白呢?

记得十多年前,我作为散文家和民族建筑专家,带领中国教育电视台、《走进康藏》摄制组一行人,到康巴地区见到海子,各种称为措的湖泊就有很多,那些海子表面的宁静中总能给人一种急于倾诉的激情。我们的脚步常不知不觉变得轻了,深怕那笨重的步履会惊扰它酣眠般的静谧。那些被称海子或措的高原湖泊,都如同一幅幅清澈亮丽的油画,那深蓝色的湖面微波不起,平静如一面硕大的镜子;头顶的天也是湛蓝的,然而并不是海天相连,在天与湖之间,是挺拔的山峰和苍郁的森林,天与湖仿佛是两颗对应的蓝宝石。海子是倒映着雪峰洁白如莲的倒影,蓝天上停留着如紫的白云。飞鸟不鸣,山风不起,一切都是静止的。仰躺在海子边的草地上,能感觉到耳际小草的轻轻晃动,方觉出这是实实在在地置身于大自然的怀抱里,心境也变得平静了。“心静如水”大概指的就是这种境界吧!讲了这么多废话,欠下赛里木湖的账,还不知道什么何时能还上呢?!

读玉波的散文,除了优雅和激情,其中令人向上的感觉味道很浓。作为一个学者,多年来我一直呼吁:散文创作一定要贴近时代,反映现实生活。我们的散文创作不能成为远离生活的小摆设,或旧瓶贴新签的陈列品。真,应该是最能体现散文特质的一面旗帜。散文失“真”而变成了“假”,是散文创作堕落的标志,散文如果堕落了,自然在它那里就很难觅得“善”与“美”。因此我认为散文的真在于求真。我国不但是一个诗的国度,也是一个散文的国度。从先秦的诸子散文、历史散文算起,泱泱几千年,散文佳作浩如烟海、灿若群星。国色天香的牡丹是美,铁骨生春的梅花是美,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是美,大有君子之风的幽兰也是美的!散文之国也犹如一群性格有别的姐妹们在一起,豁达是美,隐秀是美,矜持也是美,阳刚阴柔,各得其妙。

我的恩师著名散文家林非先生一直告诫我们:能写出别人心中所有,而笔下所无的,就是好散文。玉波的散文虽有大的长进,但还需努力。我希望他能沉下去,再用几年的功夫,一定会有更大的收获。

我们都知道,器识、情趣、意境形成散文创作的三要素。三要素互相包容,却极难周全。“以器识为先”的散文,全靠千锤百炼的思想与胆识,而思想的深刻,在表达上又譬如钢筋,有骨无肉,有形无彩,有器无气。世间至理,简单得好比禅悟偈语,两三句话让人回味,多说适得其反。切记:以思辨见长的文章,多半辅以丰瞻的见闻与精妙的趣味。说到情趣,我认为任何文章都不能或缺失,哪怕是再严肃再尖锐的论、杂文。作为散文尤为重情趣。在这是敏感的心灵与激情,需要找到一种与之相对应的事物,调子、色彩、音符——这就好比音乐和绘画,要找到感情所依托的调色板和音键。意境:有文字之美,有音律之美,更有大境界之多态。然大美者不尽是对自然的客观描摩,更应该是心灵与自然交融之光——心营之境。在这里无论是器识、情趣还是意境,都是靠语言承载的。正因为如此,写散文是一种学习和锤炼语言的最好平台。学习、锤炼以臻于创造。缺乏创造性的语言绝不会有精彩的散文。语言虽然是共享的载体,但散文的语言却是一个人的独立的创造。这一点对一位散文家来说非常重要!同一件事物,同一种经历,同一种体验,同一种思想和感情,在一个人手里可能成为不朽的美文,而在另一个人那里,却什么也不是。这恰如胡适先生早年所说“传情传得好,达意达到妙,便是文学。”胡先生是白话文的带头人,且为人严正,故文章冲淡平和,如弘一法师的字,丰子恺的画,没有烟火气。后人看了,以为那样的文章我也能做——这正是先生启蒙的苦心吧!

这几年散文大盛。游记、随笔把文坛装扮得很是漂亮。矫情的,虚情假意的,胡说八道的,自然少多了,但与一些作家的浮躁心态相伴随,作品的流俗,也是显而易见的。因为这个缘故,看完了玉波送来的稿子,就更多了一份兴奋!玉波的散文的那份纯真和求实的精神是可贵的!《山脊上的蓝宝石》笔底烟云,都记录着他感知天地之大美的心灵火花,所有的作品总有一片贴近生活的清纯与自然在行行构图中为魂为魄。

 

:丹青,著名学者,散文家。中国文物学会专家委员会委员、研究员,世界遗产研究委员会秘书长。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执行秘书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吐鲁番学研究院副院长,中国散文家协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散文家》杂志社社长。)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