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写诗,就是想把被生活弄脏的部分清洗干净  

2013-09-27 14:51:42|  分类: 公安作家动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诗,就是想把被生活弄脏的部分清洗干净

创作谈
                                                                                                 苏雨景
    故乡在鲁北,我出生的小村庄就坐落在鲁冀两省的界河——漳卫新河的南岸。
    河流从村后经过,流向渤海,河滩辽阔,遍布的蟹洞像童真的眼睛。两岸蒹葭苍苍,水鸟啾啾,禾木丰茂。平原上的风不粘腻,不造作,迂回悠长,如这方土地上质朴无华的人们。这里的男人大多水性极好,不仅会农耕,还可以乘风破浪去海上捕鱼;这里的女人心灵手巧,擅长各种各样的女工,还会织渔网。每到农闲,家家户户的院落中,都有勤劳的女子坐在树荫下,手里的梭上下翻飞,她们在织网,也在织梦——生活的梦,幸福的梦。

       20多年前,我扑腾着并不强壮的翅膀飞离那片沿海滩涂的时候,内心是怀有一丝庆幸的。而且,离开故乡之后的好长一段时光里,我也没有真正意识到它对于我的诗歌乃至人生的影响。直到多年以后,我一路磕磕绊绊地走来,骨血里的故乡情结才越来越强烈起来。每每回首,故乡就端坐在岁月的景深里,仪态安详,散发着母爱的光。不论我身在何处,它都凝视着我,笼罩着我,似乎是在提醒我从哪里来,让我一如从前,像过去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我只可以长高、变老,增添皱纹和年轮,但不可以在内部、在灵魂深处有一丝一毫的变质。
          于是,故乡常常会在不经意间就走进我的文字中。我把母亲写进诗里,“窗外的蝉鸣此起彼伏/炫耀着为季节备好的声带/满院的丝瓜花/被风偷走了清香/从河的上游飘来的星光/撒满母亲的鬓发/她体态微胖/端坐灶前/在父亲远去的帆影里/手拿梳篦/小心翼翼地为我梳头/小心翼翼地梳理被风雨吹乱的岁月。”
        我还把故乡的生灵写进诗里,“时光回流的时候/我总会遇见那只山羊/它有着好看的胡须/慈悲的眼神与鼻息/在夕阳西下的堤上反刍/经年里有过的微笑……”

     我也会把故乡的植物写进诗里,“所有的植物里/我与一株芦苇情深义重/它像我的父亲/也像我的母亲/还像我的叔伯 以及所有寡淡又朴素的亲人/借助于滩涂上结实的元气 /裸着脚 也裸着灵魂/在平原上说亮就亮的大雨/和说来就来的狂风里/发芽 拔节 枯萎/把生命的过程设计得苦乐参半/可以孤单 可以贫穷也可以美。”
        如果说故乡是我诗歌的根,那么我所在的警营就是我诗歌的魂。前者,让我向下深深扎进泥土;后者,让我向上高高触及天空。
       参加公安工作以来,多次调整工作岗位,使我有机会广泛地接触一线的战友,接触他们平凡却高贵的灵魂,为后来一些警察题材的诗歌创作埋下了伏笔。我把雨中救人的民警写进诗里,“一场电闪雷鸣之中/我扶起被大雨冲倒的老人/扶起一个城市的惊魂/感激这雨 这命里的水/它让我立地成佛”;我把民警刚性的执法面孔背后柔软的内心写进诗里,“你不必奇怪/我眼里微噙的泪水/我我们 从来都不是坚硬的/与你何其相似/我们都是春天的一部分”;我把披星戴月的刑警写进诗里,“常常以一支烟的方式开启黎明/多少味道在舌底汇聚/嗜烟成性/就是在从那个时候开始的/眼睛也开始有恙/开始质疑茫茫人海的每一张脸/并期待与我的谜底暗合/谁 在我心底种下这蛊/谁 就必须负责交出解药”;我还把与我们朝夕相伴的警服写进诗里,“相濡以沫这么多年/早已彼此习惯/他最爱我们在一起的样子 说/这是世上 至美与至美的叠加”……

     说来奇怪,一路走来,割舍掉很多东西,诗歌却一直与我不离不弃。为什么写诗?在我看来,并非一种刻意的追逐,而是一种精神世界的常态需求。诗人徐俊国说得好,之所以写诗,就是想把被生活弄脏的部分清洗干净。唯其简单,才可以安静自若,不着名利,才可以默默坚守,甘苦相依。
       与诗为伴,受益良多。记得有人调侃:这个人都写诗了,还能不善良吗?虽说是一种调侃,但却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诗歌对人的心灵的洁净、教化作用。繁忙的工作之余,沉静下来,让晴朗、细腻、纯净的诗歌滤掉沉积下来的杂质,不失为一种非常好的心灵方向的校正。

      感谢诗歌,一路如影随形,让我心无旁骛地去热爱,故乡、亲人和警营。(转自2013年9月27日《人民公安报》)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