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在“鲁院”的大墙外 作者 黎明辉  

2014-01-24 17:50:22|  分类: 公安作家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鲁院”的大墙外

——听武和平讲课录音有感

黎明辉

 

很多文友还没忘记我这个正在安乐中打发生命的老朽,远在北京鲁迅文学院(简称“鲁院”)在读的(张)友文就是其中之一。前几天,他给我发来他们听课的录音——武和平和张策的讲课原声mp3,让我间接地上了一次“鲁院”。雁过留声不是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在此谢谢友文。

武和平讲课的题目是《从作者到作家的嬗变》。听完录音,真的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部书”之感。近来我写不出东西,只剩下读书。我的感觉是皮鞭抽打(我给友文电子邮件回复是这么说的),好像说重了,至少也是醍醐灌顶。武和平先生在云南“恒光杯”发奖时,我们见过一面,我还给他敬过酒,寒暄似的表达过“九一八”大案给我震撼云云,酒喝了,他可能把我早忘了。在会后的集体大合影里我们留在了影像里,如此而已。一直以来,我把武和平局长这类作家当成官员,总觉得他的话都像是代表公安部新闻发言人的官话,有场面上的套路和规避难言之隐的模糊语言很多,这是职业或职务使然,表示理解。

“现在我退了,待在鲁院班学员的最后一排当起了学员。”听了,我很惊讶,这个我一向敬畏的部领导,远之又远的距离突然间拉近了。像他这样如雷贯耳的名人,还到鲁院甘当小学生,和学员们同窗,足见架子没了,把自己放在一个很低的位置上。

武和平讲公安文学的历史,讲他的几部作品,讲他在文学道路上的艰难跋涉以及刻苦努力,讲他的自我批判、深思之后对公安文学的发问和人生历程及其价值观。让我改变了对他先入之见的看法,录音里有很多真知灼见,狂沙淘尽使得金,确实是一个先行者的感悟。

难得有这样几个小时给我谈文学的人,而且他是属于那种能讲也讲得出来,也十分有表达感染力的作家,这就有别于我以往听过的创作谈。

武先生今年63岁,依然坚持凌晨4点钟写作,我才57,就凭这一点就让我汗颜。我现在早上89点钟还和小孙泡在安乐窝里,过早的老朽,再不警醒,一定会安乐死。“武局”讲课给我当头棒喝——该起床了!

对照自己前几年在《啄木鸟》等刊物上发表的小说和纪实文学,虽也有二十多个中短篇,30余万字,至多算个公安基层作者,一个粗放型的“啄家”,实在距真正意义上的作家差之悬远,眼下像我这样在某个地方挂个虚名的人不在少数。

我是从公安新闻宣传岗位开始文学起步的,临到2006年退二线才探路似的转到小说上来,所有的“拙品”都还留着不少新闻纪实的影子和痕迹,故事讲了,太真实,就像《啄木鸟》编辑老师看了我的《相信明天》后评价“太真实了”。我所理解的是贴现实太紧——连虚构的东西都会给人留下真实的印象。应该说拙作中的主人公是我遇到的一个很好的人物原型,怨我没有驾驭好。

真实性和艺术性是两码事,真正好小说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只有具备这样的品质才算好作品,只有让作品到达这样高度的人,才能成为作家。欠缺于此的人,统统只能算个写作者。

我的作品之所以是拙品,在于它还欠缺艺术性的成分,不光如此,还缺乏深刻人性的描写和令人过目不忘的人物塑造、细节等等。就是武和平所说的真实再现,形浅意窄,有形无魂。

公安人写公安,经验让我们的笔习惯性地轻车熟路,这样走了很久,便走出了一个套路,习以为常的思路逐日成为了一个套子,束缚了我们的手脚也磨去了对社会深刻思考的棱角,最后势必会离艺术品质渐行渐远,直至才情萧然如落木。

我现在既是这样。彭祖贻大哥到我这里来,说,你最多还能写三年。殊不知他走后才一年多,我便写不出东西。离开了岗位离开了生活,本来想宁静可以致远,却万万不虞远不出去,成天和小孙子泡在一起,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是有得享,安乐窝里的清闲生活,犹如蜜饯般可口,这才晓得光有闲静是写不出好东西的。

能写的东西不能写了,想写的东西又写不出,写点东西像个跳上岸的泥鳅在地上挣扎,满身粘稠的涎沫都跳干了,还废稿似的躺在电脑里。

正好这个当口,走向安乐死的我听到了武和平先生的讲课,学到了怎么检点自己,得到了一些怎么跳出公安写公安的启发,我悟到了一点怎么修改《相信明天》——打碎它重新来写,兴许能写出一个不一样的东东。这是近期要择空开工的事儿。

讲课快结束时,“武局”引用了唐代布袋和尚的诗献给大家:“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他说是他的人生观,我感觉岂止是人生观,其实借之诠释了写作角度和感知的奥秘——官气没有了,我的眼前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很有见地的作家。

大龄和退休使我和鲁院无缘,而来自鲁院的声音却像是一本书,一堂课相当于我读了十本书。张策的录音还在电脑里,待我慢慢聆听,我想一定也是一本于我有益的好书。

是记,随想于书斋。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