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北京行记之十:感人的花絮  

2014-11-29 08:14:59|  分类: 名家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一次欢聚都有美丽的花絮,总是让人感动难忘,这一次也不例外。直到我回家说给我的爱人听,我们还会咯咯地笑。

牧师,从我们报到的那一刻起,就尽力的抽时间与我们在一起,尽力给我们提供舒适的环境,尽力让我们不拘束。他对我们抱着殷切的希望,总是毫不保留地把他的文学观点告诉我们,他的温厚,博学,他的人格魅力总让我们折服。牧师对“超小”“进益社”十分钟爱,多次讲想让更多的人来京一叙,可是条件不允许。他还谈起传统文化又叫中老年文化,新媒体传播的文化叫青年亚文化、现代文化,又叫技术文化,技术文化容易走向简单化、快餐式,“超小”的文章略带这些特点,但这是时代发展的需要,不是坏事情。他希望“超小”、“进益社”要把传统文化和技术文化很好地结合起来,更好地为公安宣传工作服务。

23日晚,吕铮拿出他新得的五千元稿费,请我们宵夜。大家放开肚子吃,放开胆子喝,气氛活跃、融洽、热烈,牧师希望我们每个人都建立深厚的友谊,相互学习,相互支持,做一辈子的兄弟。大家七嘴八舌说起央视新闻采访“猎狐”行动牧师多次出镜的情形,缠着牧师,要听他那特有的,浑厚的,赛过播音员的男中音。牧师大手一挥,说关上门,然后朗诵起来“听啊,珠江在怒吼!扬子江在怒吼!啊!黄河!掀起你的波涛,发出你的狂叫!向着全中国被压迫的人民,向着全世界被压迫的人民,发出你战斗的警号吧!”。

这次北京之行,还求到我的牧师一幅书法,内容是:“东坡怀月柳如是,西子怜花王献之,李长枝先生出下联,郑行乐先生对上联,谷雨嘱书。”一幅字,将四个人联系在一块,加之对联里的人物,真够热闹的。

吕铮可谓我们经侦系统文学创作的一面旗帜,可是他谦虚,热情,既是这次会议的参会者,又是组织者,服务者,为我们操心费力,打印会议日程表,下达通知,安排食宿,拍照,带我们去鲁院,一项项工作他都一丝不苟、井然有序,付出了辛勤的汗水,而没有一句怨言。他把文学创作的素材称为子弹,说“子弹要省着用。”他请我们吃宵夜那晚,大概一点多钟才能回到家,第二天五点钟他赶到单位,为每一个参会者拷贝了照片的光盘。会议结束,大家难舍难分,一直到下午快四点钟,大家才离开会场,吕铮送出我们老远,我喊住大家,向吕铮告别。我说“让吕铮回去吧,他的时间太宝贵”。他撰写的《猎狐缉捕组在行动》,目前到发布到第七,他说手里还有第八,他说来不及写,快要断粮了。我明白“断粮”的纠结。杜甫有首《江南逢李龟年》,我想改送吕铮“枣庄古城初相见,杭州西湖几度闻,最是北京好风光,红叶时节又逢君。”

画家李志民是忙碌的,他对着“猎狐”行动组的成员画,对着照片画,每一幅作品完成,都赢得大家一片赞声,画得不仅像,而且抓住人物特点,画活了。他同意帮我也画一幅,可是不是他忙,就是我忙,没能坐下来让他画。我告诉他,我的眼睛小,我喜欢葛陶然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画我的脸型,配上陶然兄的眼睛,志民笑得很坏,说:“那是画的谁?”22日晚,大家晚饭吃了大餐,晚上又吃了李稚奇买的北京知名小点心,已经吃得很饱,座谈回来,他又要请大家吃烤串,说“北京离天津很近,大家进京我必须得做东请请。”在吃饭的时候,葛陶然的身后恰有一块大大的啤酒广告牌,写着“忘情投入”四个字,他身边摆着6个空酒瓶。一向持重的惠姐,拍下陶然的照片发在群里,坤宏兄睁大了眼睛,提示大家:看清楚背景!陶然‘忘倩投入’地说“1,2,3,4,5,每人5瓶!”大家笑死,巧合的是陶然的对面坐着李倩。

葛坤宏还是那么健谈,他对我真好,对我写的狗屁不通的古体诗,不厌其烦的分析,让我领略到许多古体诗的魅力,我看不懂的格律知识仿佛从与坤宏兄的交流中,醒悟很多,我们谈到郑行乐还有王建华诸位老师,我们一致认为郑老师是创作古典诗词的高人。我问坤宏兄离郑老师的住处多远,要坤宏兄一定替我去拜访郑老师。在鲁院,我胡诌的几句,竟抛砖引玉,让坤宏兄的诗性大发,他写到“绿柳池塘水清闲,红墙馆展文翩跹,鲁院胡平轻拨引,半日全抵三五年。”

这个世界很小,吴桂龙的研究生同学来看他,桂龙打电话让我到他房间,说“来了你们山东老乡。”我问:“你是山东哪的?”他说“新泰”,我又问“新泰哪的?”,他说“泉沟。”真是没想到。我们离得那么近,却是在千里之外的北京,由千里之外的桂龙介绍我们认识,他叫翟传强,很年轻,在中央审计署工作。

20141027日谷雨于拙书堂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