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听梦想(散文) 作者 吴红  

2014-03-22 14:18:16|  分类: 名家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梦想

吴红

听过关于梦想的故事,但从来没有听过梦想的声音。

那天回家的路上,第一次听到梦想的声音。车里播放着好友小何自录自刻的唱碟,窗外纷飞的雪粒子开心地为它伴舞,摇摆的两把雨刮器热烈地为它打着拍子。梦想如此动听,如此美妙,欢笑的泪花随旋转的车轮恣意飞扬。

那天午后,我照例和小何一起散步,她悄悄塞我一张碟子,微红着脸说:“我随便翻唱的几首老歌,见笑了哈!”我怔了怔,没等我反应过来,她风一样地跑远了。

我知道小何喜欢唱歌,而且唱的不错。去年夏天的时候,我正为同学会的演唱积极备战。一个午休时间,她刚巧来我办公室,听到我唱《女人花》。静静听完后她说了这么句话:“梅艳芳的嗓子有点沙哑,你倒是适合的。但要多听,仔细听,听准音,用心体会。”我心里像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眼前一亮,定定地看着她,一时无语。说真话,没有人这样直接这样诚恳地告诉我唱歌的道理。这就是平时在楼下繁忙的窗口收费的职工吗?这是女儿已经参加工作几年的小何吗?

后来拗不过我的再三要求,她哈哈一笑,给我示范了一遍。

只见她清清嗓子,深呼吸,凝神侧耳听前奏,把头儿一点,又一点,戳着食指的右手一摆,又一摆,右脚前掌在地上有节拍地击打,一眨一眨的大眼睛变得有些迷离,渐渐汪起一湾清泉,恰似深情女人的心田,等待爱情的阳光照耀。她的嗓音低沉轻柔,似娓娓诉说,如嘤嘤哭泣,唱出女人如花花似梦的哀怨。她唱出了我心里认为应该那样唱而终究没能唱出来的感觉。

“《女人花》这首歌,每个女人都爱唱,也应该会唱。”冲小何这句话,足以令我对她刮目相看。这是我初次听她唱歌,现场版。不知为什么,明明知道她远不是所谓的著名歌手,却觉得她的歌唱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味道,在我鼻息间徘徊不去,轻易打湿了我的双眼。

一次有乡友请我到她家里K歌,我就把小何喊上。那晚我去接小何,竟差点认不出她来。发型梳成优雅的盘顶,淡淡妆,一件浅绿碎花连衣裙,去掉了天天工装的呆板,夜风中的她花枝摇曳,低头坐进车里时,她半掩着嘴哈哈一笑,温婉又奔放的她跃然眼前。

乡友也是个歌迷,家里的音响及时更新,堪比豪华歌厅。当优美的曲子响起时,相信每个爱歌者的嗓子都会忍不住痒痒。刚开始,小何有些拘束,努力克制着,毕竟是在我的朋友家里。后来她慢慢放开了,一下成了麦霸。小何的嗓子略带沙哑,音域宽厚,轻重急缓恰如其分,腹腔里似有个微型乐队给她伴奏,有混响效果。更重要的是,她唱每一首歌都很投入,仿佛她就是歌里的主人公,唱的不是歌词,而是她的故事,她的情感。她把《绿岛小夜曲》里为爱情忧伤的姑娘演绎的丝丝入扣,栩栩如生,让人毫不怀疑椰子树掩藏着的忧思,沉静夜色流淌着的衷曲。小何投入而宛转的样子,简直就像恋爱中的女人,纯真而热烈。唱《草原夜色美》的时候,她的音域辽阔如茫茫大草原,气势磅礴。歌声撩拨得我们几个的心儿像牛羊一样奔跑在蓝天白云下面。

歌声缭绕在车里,在耳畔,往事随歌声纷至沓来。唱片里刻录的十来首老歌,《雁南飞》、《你的眼神》、《月光小夜曲》等等陪我走过成长岁月,而今听来依然使我欢畅如昨。怎能忘记?那美好的旋律,那难忘的岁月。曾以为优美的歌声如同骄傲的贵族,只在热闹的演唱会现场,只在遥远的地方,歌星们的嗓子是用特殊材料打造的。此时此刻,小何的歌声亲切如耳语,清新如水洗。小何演绎得多么逼真,仿佛为她量身定制。她的每一个音符是那样精准,每一处换气是那样无痕,每一个过渡是那样自然。如果事先不说出来,一般人大概听不出来歌者是谁,或以为是原唱歌手,或以为是哪个模仿秀。恍惚间,我觉得自己乘上歌声的翅膀向高高的天空飞去,方向盘下的车子似乎也要腾空而起。呵呵,美妙的乐音也可以由平凡的我们来创造,太神奇了!小何,谢谢你!谢谢你的歌声!我在心里默默说。

次日一早就接到小何来电,问我听了没有。我说听了,天籁之音,真好听。夸大啦,夸大啦,她在电话那端哈哈笑着。接着又问在哪听,我说在车里啊。她说你要讲真话,我才会有进步。我顿时语塞。以我的秉性,我爱说真话;可是对唱歌我毕竟知之不多。教我怎么说你呢,我的亲爱的小何,你是因为可爱而单纯,还是因为单纯而可爱?午饭后,我提议今天不散步了,坐进车里听她的歌。小何嘻嘻一笑,击掌一拍,轻轻跳跃了起来,仿佛将去作一次美好的旅行。

外面寒风冷雨,我们坐在前排听歌,感觉温暖如春。开始她和我一样开心,笑说:“这音响效果比我家里的电脑还要好呀!”

不知什么时候,她激动地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喂!你听听,怎么样,吴大姐的车里,我的歌声!”边说边把手机对着音箱,哈哈笑着,足足有一分钟的样子,才移开。

“好不好?……好的啊!真的好听的呀!哈哈!我老公说好

听的!”

“本来就是嘛!”我嗔了她一句。

放到《珊瑚颂》这首时,她的笑脸一点点收敛,把耳朵贴在音箱上谛听。

“唉,这句没唱好。”

“唉,这个弯没转好,录这首时嗓子有点哑掉了。”

她一个人絮絮叨叨地说着,声音里透着些许遗憾。我觉得她的耳朵根里藏着一把扫帚,专门会把歌声中的杂音、碎音、走音扫出来。

“别太挑剔啦!你是民间业余牌的,不和著名专业的PK。”

她似乎被我说服了,忽地打开车门下去了,坐到了后排。

“还不错,要比前排好听,有点环绕感觉。”她的声音似乎又明亮了起来。

歌声里,我和小何边听梦想边说梦想。

差不多20年前的一天,小何的外甥女来家里做客,唱了一首童安格的《其实你不懂我的心》。当时作为长辈的小何,对唱歌还谈不上特别喜欢,只知道这是一首男声唱的歌,那是她第一次听女声唱男声歌,而且唱的那样好听。外甥女像上帝一样为小何打开了歌唱的大门,她因此迷上了听歌、学歌、唱歌、录歌。小何和老公都是普通职工,家庭条件并不富裕,她宁可少买一件漂亮衣服,从不吝啬买唱片听音乐会,家里满满一抽屉的唱片100多张,赶赴各种演唱会音乐会交响乐几十场次,家中的电脑、电子音乐机、MP3MP4等都是为歌而买而用用。她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放音乐,家里每一间屋子都有音乐的开关,随时可以播放,就是刷牙、吃饭、如厕、洗澡这样的零碎时间,也有流淌的音乐助兴。只要人在家中,就有歌声飘荡家中。乘坐接送车的时候,她也用手机听好歌,轻轻跟唱,旁若无人。

最使我感动的是,小何有一次听完演唱会,为亲眼看一眼大歌星,她在剧院后门走廊上站等了半个多小时,几次被保安推搡的胳膊生疼,她依然守望惊鸿一瞥。终于她心目中的女神出现了,小何的心砰砰乱跳,为了和她照个面,或握个手,最好能拥抱一下,她使劲往前挤,在人群的波浪里起起伏伏的小何是那样的年轻、快乐,当大明星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她轻轻唤了声:“老师好!”这声来自心底深处的呼唤一下拨动了大明星的心弦,老师的脚步停了下来,回头看了小何一眼,对身边经纪人说:“把鲜花给那位女士吧!”站在那里的小何将信非信接过一大捧鲜花,稍稍愣了一会儿,方如梦初醒。那个春风沉醉的晚上,小何不是走回家的,几乎是奔跳着回家的,像一个少女般活泼而生气,仿佛怀里捧着的不是鲜花,而是上帝赐予的礼物。直到次日早上起来穿衣服,她才发现因为前晚捧了一路大鲜花,胳膊肘酸痛的厉害!我清楚地记得,当小何抬起胳膊给我做样子的一刻,脸上分明写着两个字:幸福!那一年,小何已年过五十。梦想就是这样神奇,打败岁月,还你年轻!给你骄傲!

我有时觉得小何像蔡琴,有时觉得她像梅艳芳,有时又觉得她像降央卓玛。她到底像谁呢?今天,反复听完她的碟片,我敢负责地说,小何只能像她自己,她唱的是自己,自己的梦想!我把小何的那张无名唱片和名曲名片放一起循环听。我不能说蔡琴、梅艳芳她们的歌唱不是用心唱用情唱的,但她们更多是一种艺术创造,而我每一次听小何的歌唱,更像在倾听一种生命的热情,体验一种生命的创造,仿如天使在歌唱。味道是不一样的,区别就像一个是吃暖棚里的菜,一个吃农民伯伯地里种出来的菜。小何的物质生活一直很普通朴素,但梦想使她的精神世界格外丰满妖娆,使她的气质与众不同,一如她独特的嗓音。她悄悄告诉我,这张唱片只是她的尝试,她准备再练习一段时间,重新制作一张更好的;或许将来有一天,如果条件许可,她还准备举办小型个人演唱会。我由衷地为她祈祷,愿她梦想成真!

听梦想,在路上,在耳畔,在心中。

听!梦想的声音就是这样的,满足,快乐,幸福!可以带你飞,飞向高高的云端!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