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转载]拒绝庸俗的“成功学”  

2014-08-08 09:55:59|  分类: 心灵鸡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到生命中有种难以承受的沉重,因为那时只有国家意识而没有个人意识;出国后我又经历了一次生命中难以承受的轻,这就是个人只剩下孤立意义上的个人。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不同的大文化都有其长处与短处。 中国主流文化(儒)的长处是可以带来许多人际温馨,其短处是缺少个人空间。而美国的文化虽然给我许多个人的空间,但缺少人际温馨。在矛盾中,我曾经有过彷徨,也经历过许多苍白、迷惘的人生瞬间,但我最后还是在精神创造(文学写作)中找到人生的意义。我觉得存在的意义完全可以在自己所找到的本真角色中充分敞开。海德格尔说存在于死神面前才充分敞开。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存在也可以在事业中充分敞开。以我自己为例,处于世俗角色时,我常感到意义的迷失,而一旦进入写作即进入本真角色时,便获得充分自由,便觉得人生很有诗意。我现在读各种书,领悟各种真理,一切有益于充实人生意义的理念,我都努力吸收。我用各种文化的深层思想进行自度、自救,并不局限于某种理念,并不认同某种专制独断的理念。 第二部分的链接:http:www.zaifu.orgindex.php?c=content&a=show&id=314
感到生命中有种难以承受的沉重,因为那时只有国家意识而没有个人意识;出国后我又经历了一次生命中难以承受的轻,这就是个人只剩下孤立意义上的个人。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不同的大文化都有其长处与短处。 中国主流文化(儒)的长处是可以带来许多人际温馨,其短处是缺少个人空间。而美国的文化虽然给我许多个人的空间,但缺少人际温馨。在矛盾中,我曾经有过彷徨,也经历过许多苍白、迷惘的人生瞬间,但我最后还是在精神创造(文学写作)中找到人生的意义。我觉得存在的意义完全可以在自己所找到的本真角色中充分敞开。海德格尔说存在于死神面前才充分敞开。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存在也可以在事业中充分敞开。以我自己为例,处于世俗角色时,我常感到意义的迷失,而一旦进入写作即进入本真角色时,便获得充分自由,便觉得人生很有诗意。我现在读各种书,领悟各种真理,一切有益于充实人生意义的理念,我都努力吸收。我用各种文化的深层思想进行自度、自救,并不局限于某种理念,并不认同某种专制独断的理念。 第二部分的链接:http:www.zaifu.orgindex.php?c=content&a=show&id=314
原文地址:拒绝庸俗的“成功学”作者:感到生命中有种难以承受的沉重,因为那时只有国家意识而没有个人意识;出国后我又经历了一次生命中难以承受的轻,这就是个人只剩下孤立意义上的个人。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不同的大文化都有其长处与短处。 中国主流文化(儒)的长处是可以带来许多人际温馨,其短处是缺少个人空间。而美国的文化虽然给我许多个人的空间,但缺少人际温馨。在矛盾中,我曾经有过彷徨,也经历过许多苍白、迷惘的人生瞬间,但我最后还是在精神创造(文学写作)中找到人生的意义。我觉得存在的意义完全可以在自己所找到的本真角色中充分敞开。海德格尔说存在于死神面前才充分敞开。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存在也可以在事业中充分敞开。以我自己为例,处于世俗角色时,我常感到意义的迷失,而一旦进入写作即进入本真角色时,便获得充分自由,便觉得人生很有诗意。我现在读各种书,领悟各种真理,一切有益于充实人生意义的理念,我都努力吸收。我用各种文化的深层思想进行自度、自救,并不局限于某种理念,并不认同某种专制独断的理念。 第二部分的链接:http:www.zaifu.orgindex.php?c=content&a=show&id=314剑梅说说
感到生命中有种难以承受的沉重,因为那时只有国家意识而没有个人意识;出国后我又经历了一次生命中难以承受的轻,这就是个人只剩下孤立意义上的个人。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不同的大文化都有其长处与短处。 中国主流文化(儒)的长处是可以带来许多人际温馨,其短处是缺少个人空间。而美国的文化虽然给我许多个人的空间,但缺少人际温馨。在矛盾中,我曾经有过彷徨,也经历过许多苍白、迷惘的人生瞬间,但我最后还是在精神创造(文学写作)中找到人生的意义。我觉得存在的意义完全可以在自己所找到的本真角色中充分敞开。海德格尔说存在于死神面前才充分敞开。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存在也可以在事业中充分敞开。以我自己为例,处于世俗角色时,我常感到意义的迷失,而一旦进入写作即进入本真角色时,便获得充分自由,便觉得人生很有诗意。我现在读各种书,领悟各种真理,一切有益于充实人生意义的理念,我都努力吸收。我用各种文化的深层思想进行自度、自救,并不局限于某种理念,并不认同某种专制独断的理念。 第二部分的链接:http:www.zaifu.orgindex.php?c=content&a=show&id=314人不再”。其实,任何天才都是个案,任何伟人都是反潮流反风气的巨大存在,任何精神强者都是不为物役的卓越人格,即都是在地球的偏斜中依然能“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的英杰。世界处于虚空的时刻,它同时也在孕育伟大的精神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并不认为未来出现伟大精神领袖的几率会降低。 但从当下的情况看,世界上确实缺少大思想家。包括欧洲,其经济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人文思想危机。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还觉得,最可怕的是被物质所遮蔽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精神价值,被金钱抓住灵魂的官员与民众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是有灵山的存在。 日报:德国哲学家卡西尔认为,人的特点就在于能够超越事实,具有创造“理想世界”的能力。理想世界,甚至乌托邦世界的存在,对于现实人生,以及对于人格构造具有怎样的价值? 刘再复:迄今为止,我尚未见到世上有什么“理想国”,也不相信有什么“理想世界”,更不相信乌托邦世界,但觉得人必须有“世界理想”,有点未来的视野。弗洛伊德把人分为“本我”、“自我”、“超我”,这“超我”便是有理想之我。具有“超我”,这才是完整人格。因此,可以说,理想乃是建构卓越人格所必需的。不同时代具有不同的世界理想,但世界理想又具有超时代的共同性内涵。这些内涵可以用各种学科的语言加以表述。但无可争议的是都梦想“永久性和平”(康德),都梦想人类自身健康地生存与延续,都把有益于人类延续的一切言行视为最根本的善。正因为不同时代中的人类都具有追求真、善、美的理想境界,所以人类社会才没有变成动物界、禽兽界。 日报:现在我们常常会觉得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很短期。社会是碎片化的,个人仅仅在孤立的意义上成为“个人”。你是否经历过这样的阶段或观察过这样的状态?人生的整体性意义来自哪些理念的支撑? 刘再复:能意识到“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过于短期”,这就是有思想,有灵魂。其实,各种能经得住千百年沧桑而留下来的大文化大宗教,都在探索人生的整体意义,即我们到地球来一回,究竟为什么来?来了之后怎么办?来的意义何在?我不受洗,不入教门,但尊重宗教。24年前,我在国内时原文地址:拒绝庸俗的“成功学”作者:剑梅说说 拒绝庸俗的“成功学” 刘再复 “从当下的情况看,世界上确实缺少大思想家。包括欧洲,其经济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人文思想危机。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还觉得,最可怕的是被物质所遮蔽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精神价值” 。 自激昂的上世纪80年代始,对于人性,特别是人类弱点的洞悉与同情,一直是刘再复观察社会、解读文化的出发点。1986年石破天惊的《性格组合论》,90年代透辟入里的《人论二十五种》,再到近些年对《红楼梦》、《水浒传》等作品的分析与批判,刘再复一直在努力勾画一张更为清晰的人格图景。 某些人性的弱点,深植于传统,就像其在分析“肉人”时追溯,早在先秦文子,就已把“肉人”列为一个与众人、奴人、愚人、小人并列的概念。而当今社会,随着高度发展的物质潮流逐渐窒息人的精神,以“肉”为特征的单面人也在大量繁殖。 反观中国,也正从一个温良的农业国家,迅速跳转为亢奋的消费国度,有调查显示,超过70%的中国人将成功与“拥有”画上等号。“金钱拜物教的结果将导致人类的‘肉人化’”,对刘再复而言,这前景非常可怕。 第一财经日报:有一类人,譬如甘地,譬如刚离世的曼德拉,都是以宽容对狭隘,以善良对暴力。消费主义、物质主义是否会消弭这类人的崇高性? 刘再复:我对曼德拉评价极高,认为他是出现于二十世纪与甘地同一境界的世界英雄。前几年美国的《时代》周刊曾评出20世纪三个最伟大的人物,即爱因斯坦、甘地、罗斯福。我认为,还可以补充两个,一个是托尔斯泰,一个是曼德拉。甘地、托尔斯泰、曼德拉的共同点是反对以暴易暴,主张以非暴力的和平方式解决所有争端。从哲学上说,他们都认定手段重于目的,手段比目的更重要。他们不相信使用残暴的、黑暗手段,可以抵达崇高的、光明的目的。托尔斯泰虽然在1910年就去世,但他的思想与文学,影响了整个20世纪。我还想补充说,任何伟人都可能充当“历史的傀儡”,发生被“炒作”的悲剧。有些政客正在借曼德拉之名“作秀”。 当下世界确实是消费主义、物质主义覆盖一切,但这种状态并不意味着“伟感到生命中有种难以承受的沉重,因为那时只有国家意识而没有个人意识;出国后我又经历了一次生命中难以承受的轻,这就是个人只剩下孤立意义上的个人。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不同的大文化都有其长处与短处。 中国主流文化(儒)的长处是可以带来许多人际温馨,其短处是缺少个人空间。而美国的文化虽然给我许多个人的空间,但缺少人际温馨。在矛盾中,我曾经有过彷徨,也经历过许多苍白、迷惘的人生瞬间,但我最后还是在精神创造(文学写作)中找到人生的意义。我觉得存在的意义完全可以在自己所找到的本真角色中充分敞开。海德格尔说存在于死神面前才充分敞开。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存在也可以在事业中充分敞开。以我自己为例,处于世俗角色时,我常感到意义的迷失,而一旦进入写作即进入本真角色时,便获得充分自由,便觉得人生很有诗意。我现在读各种书,领悟各种真理,一切有益于充实人生意义的理念,我都努力吸收。我用各种文化的深层思想进行自度、自救,并不局限于某种理念,并不认同某种专制独断的理念。 第二部分的链接:http:www.zaifu.orgindex.php?c=content&a=show&id=314人不再”。其实,任何天才都是个案,任何伟人都是反潮流反风气的巨大存在,任何精神强者都是不为物役的卓越人格,即都是在地球的偏斜中依然能“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的英杰。世界处于虚空的时刻,它同时也在孕育伟大的精神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并不认为未来出现伟大精神领袖的几率会降低。 但从当下的情况看,世界上确实缺少大思想家。包括欧洲,其经济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人文思想危机。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还觉得,最可怕的是被物质所遮蔽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精神价值,被金钱抓住灵魂的官员与民众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是有灵山的存在。 日报:德国哲学家卡西尔认为,人的特点就在于能够超越事实,具有创造“理想世界”的能力。理想世界,甚至乌托邦世界的存在,对于现实人生,以及对于人格构造具有怎样的价值? 刘再复:迄今为止,我尚未见到世上有什么“理想国”,也不相信有什么“理想世界”,更不相信乌托邦世界,但觉得人必须有“世界理想”,有点未来的视野。弗洛伊德把人分为“本我”、“自我”、“超我”,这“超我”便是有理想之我。具有“超我”,这才是完整人格。因此,可以说,理想乃是建构卓越人格所必需的。不同时代具有不同的世界理想,但世界理想又具有超时代的共同性内涵。这些内涵可以用各种学科的语言加以表述。但无可争议的是都梦想“永久性和平”(康德),都梦想人类自身健康地生存与延续,都把有益于人类延续的一切言行视为最根本的善。正因为不同时代中的人类都具有追求真、善、美的理想境界,所以人类社会才没有变成动物界、禽兽界。 日报:现在我们常常会觉得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很短期。社会是碎片化的,个人仅仅在孤立的意义上成为“个人”。你是否经历过这样的阶段或观察过这样的状态?人生的整体性意义来自哪些理念的支撑? 刘再复:能意识到“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过于短期”,这就是有思想,有灵魂。其实,各种能经得住千百年沧桑而留下来的大文化大宗教,都在探索人生的整体意义,即我们到地球来一回,究竟为什么来?来了之后怎么办?来的意义何在?我不受洗,不入教门,但尊重宗教。24年前,我在国内时原文地址:拒绝庸俗的“成功学”作者:剑梅说说 拒绝庸俗的“成功学” 刘再复 “从当下的情况看,世界上确实缺少大思想家。包括欧洲,其经济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人文思想危机。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还觉得,最可怕的是被物质所遮蔽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精神价值” 。 自激昂的上世纪80年代始,对于人性,特别是人类弱点的洞悉与同情,一直是刘再复观察社会、解读文化的出发点。1986年石破天惊的《性格组合论》,90年代透辟入里的《人论二十五种》,再到近些年对《红楼梦》、《水浒传》等作品的分析与批判,刘再复一直在努力勾画一张更为清晰的人格图景。 某些人性的弱点,深植于传统,就像其在分析“肉人”时追溯,早在先秦文子,就已把“肉人”列为一个与众人、奴人、愚人、小人并列的概念。而当今社会,随着高度发展的物质潮流逐渐窒息人的精神,以“肉”为特征的单面人也在大量繁殖。 反观中国,也正从一个温良的农业国家,迅速跳转为亢奋的消费国度,有调查显示,超过70%的中国人将成功与“拥有”画上等号。“金钱拜物教的结果将导致人类的‘肉人化’”,对刘再复而言,这前景非常可怕。 第一财经日报:有一类人,譬如甘地,譬如刚离世的曼德拉,都是以宽容对狭隘,以善良对暴力。消费主义、物质主义是否会消弭这类人的崇高性? 刘再复:我对曼德拉评价极高,认为他是出现于二十世纪与甘地同一境界的世界英雄。前几年美国的《时代》周刊曾评出20世纪三个最伟大的人物,即爱因斯坦、甘地、罗斯福。我认为,还可以补充两个,一个是托尔斯泰,一个是曼德拉。甘地、托尔斯泰、曼德拉的共同点是反对以暴易暴,主张以非暴力的和平方式解决所有争端。从哲学上说,他们都认定手段重于目的,手段比目的更重要。他们不相信使用残暴的、黑暗手段,可以抵达崇高的、光明的目的。托尔斯泰虽然在1910年就去世,但他的思想与文学,影响了整个20世纪。我还想补充说,任何伟人都可能充当“历史的傀儡”,发生被“炒作”的悲剧。有些政客正在借曼德拉之名“作秀”。 当下世界确实是消费主义、物质主义覆盖一切,但这种状态并不意味着“伟

人不再”。其实,任何天才都是个案,任何伟人都是反潮流反风气的巨大存在,任何精神强者都是不为物役的卓越人格,即都是在地球的偏斜中依然能“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的英杰。世界处于虚空的时刻,它同时也在孕育伟大的精神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并不认为未来出现伟大精神领袖的几率会降低。 但从当下的情况看,世界上确实缺少大思想家。包括欧洲,其经济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人文思想危机。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还觉得,最可怕的是被物质所遮蔽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精神价值,被金钱抓住灵魂的官员与民众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是有灵山的存在。 日报:德国哲学家卡西尔认为,人的特点就在于能够超越事实,具有创造“理想世界”的能力。理想世界,甚至乌托邦世界的存在,对于现实人生,以及对于人格构造具有怎样的价值? 刘再复:迄今为止,我尚未见到世上有什么“理想国”,也不相信有什么“理想世界”,更不相信乌托邦世界,但觉得人必须有“世界理想”,有点未来的视野。弗洛伊德把人分为“本我”、“自我”、“超我”,这“超我”便是有理想之我。具有“超我”,这才是完整人格。因此,可以说,理想乃是建构卓越人格所必需的。不同时代具有不同的世界理想,但世界理想又具有超时代的共同性内涵。这些内涵可以用各种学科的语言加以表述。但无可争议的是都梦想“永久性和平”(康德),都梦想人类自身健康地生存与延续,都把有益于人类延续的一切言行视为最根本的善。正因为不同时代中的人类都具有追求真、善、美的理想境界,所以人类社会才没有变成动物界、禽兽界。 日报:现在我们常常会觉得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很短期。社会是碎片化的,个人仅仅在孤立的意义上成为“个人”。你是否经历过这样的阶段或观察过这样的状态?人生的整体性意义来自哪些理念的支撑? 刘再复:能意识到“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过于短期”,这就是有思想,有灵魂。其实,各种能经得住千百年沧桑而留下来的大文化大宗教,都在探索人生的整体意义,即我们到地球来一回,究竟为什么来?来了之后怎么办?来的意义何在?我不受洗,不入教门,但尊重宗教。24年前,我在国内时拒绝庸俗的“成功学” 

 

人不再”。其实,任何天才都是个案,任何伟人都是反潮流反风气的巨大存在,任何精神强者都是不为物役的卓越人格,即都是在地球的偏斜中依然能“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的英杰。世界处于虚空的时刻,它同时也在孕育伟大的精神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并不认为未来出现伟大精神领袖的几率会降低。 但从当下的情况看,世界上确实缺少大思想家。包括欧洲,其经济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人文思想危机。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还觉得,最可怕的是被物质所遮蔽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精神价值,被金钱抓住灵魂的官员与民众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是有灵山的存在。 日报:德国哲学家卡西尔认为,人的特点就在于能够超越事实,具有创造“理想世界”的能力。理想世界,甚至乌托邦世界的存在,对于现实人生,以及对于人格构造具有怎样的价值? 刘再复:迄今为止,我尚未见到世上有什么“理想国”,也不相信有什么“理想世界”,更不相信乌托邦世界,但觉得人必须有“世界理想”,有点未来的视野。弗洛伊德把人分为“本我”、“自我”、“超我”,这“超我”便是有理想之我。具有“超我”,这才是完整人格。因此,可以说,理想乃是建构卓越人格所必需的。不同时代具有不同的世界理想,但世界理想又具有超时代的共同性内涵。这些内涵可以用各种学科的语言加以表述。但无可争议的是都梦想“永久性和平”(康德),都梦想人类自身健康地生存与延续,都把有益于人类延续的一切言行视为最根本的善。正因为不同时代中的人类都具有追求真、善、美的理想境界,所以人类社会才没有变成动物界、禽兽界。 日报:现在我们常常会觉得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很短期。社会是碎片化的,个人仅仅在孤立的意义上成为“个人”。你是否经历过这样的阶段或观察过这样的状态?人生的整体性意义来自哪些理念的支撑? 刘再复:能意识到“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过于短期”,这就是有思想,有灵魂。其实,各种能经得住千百年沧桑而留下来的大文化大宗教,都在探索人生的整体意义,即我们到地球来一回,究竟为什么来?来了之后怎么办?来的意义何在?我不受洗,不入教门,但尊重宗教。24年前,我在国内时刘再复

 

人不再”。其实,任何天才都是个案,任何伟人都是反潮流反风气的巨大存在,任何精神强者都是不为物役的卓越人格,即都是在地球的偏斜中依然能“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的英杰。世界处于虚空的时刻,它同时也在孕育伟大的精神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并不认为未来出现伟大精神领袖的几率会降低。 但从当下的情况看,世界上确实缺少大思想家。包括欧洲,其经济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人文思想危机。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还觉得,最可怕的是被物质所遮蔽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精神价值,被金钱抓住灵魂的官员与民众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是有灵山的存在。 日报:德国哲学家卡西尔认为,人的特点就在于能够超越事实,具有创造“理想世界”的能力。理想世界,甚至乌托邦世界的存在,对于现实人生,以及对于人格构造具有怎样的价值? 刘再复:迄今为止,我尚未见到世上有什么“理想国”,也不相信有什么“理想世界”,更不相信乌托邦世界,但觉得人必须有“世界理想”,有点未来的视野。弗洛伊德把人分为“本我”、“自我”、“超我”,这“超我”便是有理想之我。具有“超我”,这才是完整人格。因此,可以说,理想乃是建构卓越人格所必需的。不同时代具有不同的世界理想,但世界理想又具有超时代的共同性内涵。这些内涵可以用各种学科的语言加以表述。但无可争议的是都梦想“永久性和平”(康德),都梦想人类自身健康地生存与延续,都把有益于人类延续的一切言行视为最根本的善。正因为不同时代中的人类都具有追求真、善、美的理想境界,所以人类社会才没有变成动物界、禽兽界。 日报:现在我们常常会觉得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很短期。社会是碎片化的,个人仅仅在孤立的意义上成为“个人”。你是否经历过这样的阶段或观察过这样的状态?人生的整体性意义来自哪些理念的支撑? 刘再复:能意识到“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过于短期”,这就是有思想,有灵魂。其实,各种能经得住千百年沧桑而留下来的大文化大宗教,都在探索人生的整体意义,即我们到地球来一回,究竟为什么来?来了之后怎么办?来的意义何在?我不受洗,不入教门,但尊重宗教。24年前,我在国内时

    “从当下的情况看,世界上确实缺少大思想家。包括欧洲,其经济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人文思想危机。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还觉得,最可怕的是被物质所遮蔽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精神价值” 。

    自激昂的上世纪80年代始,对于人性,特别是人类弱点的洞悉与同情,一直是刘再复观察社会、解读文化的出发点。1986年石破天惊的《性格组合论》,90年代透辟入里的《人论二十五种》,再到近些年对《红楼梦》、《水浒传》等作品的分析与批判,刘再复一直在努力勾画一张更为清晰的人格图景。

    某些人性的弱点,深植于传统,就像其在分析“肉人”时追溯,早在先秦文子,就已把“肉人”列为一个与众人、奴人、愚人、小人并列的概念。而当今社会,随着高度发展的物质潮流逐渐窒息人的精神,以“肉”为特征的单面人也在大量繁殖。

人不再”。其实,任何天才都是个案,任何伟人都是反潮流反风气的巨大存在,任何精神强者都是不为物役的卓越人格,即都是在地球的偏斜中依然能“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的英杰。世界处于虚空的时刻,它同时也在孕育伟大的精神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并不认为未来出现伟大精神领袖的几率会降低。 但从当下的情况看,世界上确实缺少大思想家。包括欧洲,其经济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人文思想危机。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还觉得,最可怕的是被物质所遮蔽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精神价值,被金钱抓住灵魂的官员与民众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是有灵山的存在。 日报:德国哲学家卡西尔认为,人的特点就在于能够超越事实,具有创造“理想世界”的能力。理想世界,甚至乌托邦世界的存在,对于现实人生,以及对于人格构造具有怎样的价值? 刘再复:迄今为止,我尚未见到世上有什么“理想国”,也不相信有什么“理想世界”,更不相信乌托邦世界,但觉得人必须有“世界理想”,有点未来的视野。弗洛伊德把人分为“本我”、“自我”、“超我”,这“超我”便是有理想之我。具有“超我”,这才是完整人格。因此,可以说,理想乃是建构卓越人格所必需的。不同时代具有不同的世界理想,但世界理想又具有超时代的共同性内涵。这些内涵可以用各种学科的语言加以表述。但无可争议的是都梦想“永久性和平”(康德),都梦想人类自身健康地生存与延续,都把有益于人类延续的一切言行视为最根本的善。正因为不同时代中的人类都具有追求真、善、美的理想境界,所以人类社会才没有变成动物界、禽兽界。 日报:现在我们常常会觉得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很短期。社会是碎片化的,个人仅仅在孤立的意义上成为“个人”。你是否经历过这样的阶段或观察过这样的状态?人生的整体性意义来自哪些理念的支撑? 刘再复:能意识到“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过于短期”,这就是有思想,有灵魂。其实,各种能经得住千百年沧桑而留下来的大文化大宗教,都在探索人生的整体意义,即我们到地球来一回,究竟为什么来?来了之后怎么办?来的意义何在?我不受洗,不入教门,但尊重宗教。24年前,我在国内时反观中国,也正从一个温良的农业国家,迅速跳转为亢奋的消费国度,有调查显示,超过70%的中国人将成功与“拥有”画上等号。“金钱拜物教的结果将导致人类的‘肉人化’”,对刘再复而言,这前景非常可怕。

 

原文地址:拒绝庸俗的“成功学”作者:剑梅说说 拒绝庸俗的“成功学” 刘再复 “从当下的情况看,世界上确实缺少大思想家。包括欧洲,其经济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人文思想危机。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还觉得,最可怕的是被物质所遮蔽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精神价值” 。 自激昂的上世纪80年代始,对于人性,特别是人类弱点的洞悉与同情,一直是刘再复观察社会、解读文化的出发点。1986年石破天惊的《性格组合论》,90年代透辟入里的《人论二十五种》,再到近些年对《红楼梦》、《水浒传》等作品的分析与批判,刘再复一直在努力勾画一张更为清晰的人格图景。 某些人性的弱点,深植于传统,就像其在分析“肉人”时追溯,早在先秦文子,就已把“肉人”列为一个与众人、奴人、愚人、小人并列的概念。而当今社会,随着高度发展的物质潮流逐渐窒息人的精神,以“肉”为特征的单面人也在大量繁殖。 反观中国,也正从一个温良的农业国家,迅速跳转为亢奋的消费国度,有调查显示,超过70%的中国人将成功与“拥有”画上等号。“金钱拜物教的结果将导致人类的‘肉人化’”,对刘再复而言,这前景非常可怕。 第一财经日报:有一类人,譬如甘地,譬如刚离世的曼德拉,都是以宽容对狭隘,以善良对暴力。消费主义、物质主义是否会消弭这类人的崇高性? 刘再复:我对曼德拉评价极高,认为他是出现于二十世纪与甘地同一境界的世界英雄。前几年美国的《时代》周刊曾评出20世纪三个最伟大的人物,即爱因斯坦、甘地、罗斯福。我认为,还可以补充两个,一个是托尔斯泰,一个是曼德拉。甘地、托尔斯泰、曼德拉的共同点是反对以暴易暴,主张以非暴力的和平方式解决所有争端。从哲学上说,他们都认定手段重于目的,手段比目的更重要。他们不相信使用残暴的、黑暗手段,可以抵达崇高的、光明的目的。托尔斯泰虽然在1910年就去世,但他的思想与文学,影响了整个20世纪。我还想补充说,任何伟人都可能充当“历史的傀儡”,发生被“炒作”的悲剧。有些政客正在借曼德拉之名“作秀”。 当下世界确实是消费主义、物质主义覆盖一切,但这种状态并不意味着“伟第一财经日报:有一类人,譬如甘地,譬如刚离世的曼德拉,都是以宽容对狭隘,以善良对暴力。消费主义、物质主义是否会消弭这类人的崇高性?

感到生命中有种难以承受的沉重,因为那时只有国家意识而没有个人意识;出国后我又经历了一次生命中难以承受的轻,这就是个人只剩下孤立意义上的个人。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不同的大文化都有其长处与短处。 中国主流文化(儒)的长处是可以带来许多人际温馨,其短处是缺少个人空间。而美国的文化虽然给我许多个人的空间,但缺少人际温馨。在矛盾中,我曾经有过彷徨,也经历过许多苍白、迷惘的人生瞬间,但我最后还是在精神创造(文学写作)中找到人生的意义。我觉得存在的意义完全可以在自己所找到的本真角色中充分敞开。海德格尔说存在于死神面前才充分敞开。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存在也可以在事业中充分敞开。以我自己为例,处于世俗角色时,我常感到意义的迷失,而一旦进入写作即进入本真角色时,便获得充分自由,便觉得人生很有诗意。我现在读各种书,领悟各种真理,一切有益于充实人生意义的理念,我都努力吸收。我用各种文化的深层思想进行自度、自救,并不局限于某种理念,并不认同某种专制独断的理念。 第二部分的链接:http:www.zaifu.orgindex.php?c=content&a=show&id=314刘再复:我对曼德拉评价极高,认为他是出现于二十世纪与甘地同一境界的世界英雄。前几年美国的《时代》周刊曾评出20世纪三个最伟大的人物,即爱因斯坦、甘地、罗斯福。我认为,还可以补充两个,一个是托尔斯泰,一个是曼德拉。甘地、托尔斯泰、曼德拉的共同点是反对以暴易暴,主张以非暴力的和平方式解决所有争端。从哲学上说,他们都认定手段重于目的,手段比目的更重要。他们不相信使用残暴的、黑暗手段,可以抵达崇高的、光明的目的。托尔斯泰虽然在1910年就去世,但他的思想与文学,影响了整个20世纪。我还想补充说,任何伟人都可能充当“历史的傀儡”,发生被“炒作”的悲剧。有些政客正在借曼德拉之名“作秀”。

感到生命中有种难以承受的沉重,因为那时只有国家意识而没有个人意识;出国后我又经历了一次生命中难以承受的轻,这就是个人只剩下孤立意义上的个人。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不同的大文化都有其长处与短处。 中国主流文化(儒)的长处是可以带来许多人际温馨,其短处是缺少个人空间。而美国的文化虽然给我许多个人的空间,但缺少人际温馨。在矛盾中,我曾经有过彷徨,也经历过许多苍白、迷惘的人生瞬间,但我最后还是在精神创造(文学写作)中找到人生的意义。我觉得存在的意义完全可以在自己所找到的本真角色中充分敞开。海德格尔说存在于死神面前才充分敞开。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存在也可以在事业中充分敞开。以我自己为例,处于世俗角色时,我常感到意义的迷失,而一旦进入写作即进入本真角色时,便获得充分自由,便觉得人生很有诗意。我现在读各种书,领悟各种真理,一切有益于充实人生意义的理念,我都努力吸收。我用各种文化的深层思想进行自度、自救,并不局限于某种理念,并不认同某种专制独断的理念。 第二部分的链接:http:www.zaifu.orgindex.php?c=content&a=show&id=314    当下世界确实是消费主义、物质主义覆盖一切,但这种状态并不意味着“伟人不再”。其实,任何天才都是个案,任何伟人都是反潮流反风气的巨大存在,任何精神强者都是不为物役的卓越人格,即都是在地球的偏斜中依然能“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的英杰。世界处于虚空的时刻,它同时也在孕育伟大的精神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并不认为未来出现伟大精神领袖的几率会降低。

    但从当下的情况看,世界上确实缺少大思想家。包括欧洲,其经济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人文思想危机。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还觉得,最可怕的是被物质所遮蔽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精神价值,被金钱抓住灵魂的官员与民众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是有灵山的存在。

人不再”。其实,任何天才都是个案,任何伟人都是反潮流反风气的巨大存在,任何精神强者都是不为物役的卓越人格,即都是在地球的偏斜中依然能“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的英杰。世界处于虚空的时刻,它同时也在孕育伟大的精神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并不认为未来出现伟大精神领袖的几率会降低。 但从当下的情况看,世界上确实缺少大思想家。包括欧洲,其经济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人文思想危机。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还觉得,最可怕的是被物质所遮蔽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精神价值,被金钱抓住灵魂的官员与民众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是有灵山的存在。 日报:德国哲学家卡西尔认为,人的特点就在于能够超越事实,具有创造“理想世界”的能力。理想世界,甚至乌托邦世界的存在,对于现实人生,以及对于人格构造具有怎样的价值? 刘再复:迄今为止,我尚未见到世上有什么“理想国”,也不相信有什么“理想世界”,更不相信乌托邦世界,但觉得人必须有“世界理想”,有点未来的视野。弗洛伊德把人分为“本我”、“自我”、“超我”,这“超我”便是有理想之我。具有“超我”,这才是完整人格。因此,可以说,理想乃是建构卓越人格所必需的。不同时代具有不同的世界理想,但世界理想又具有超时代的共同性内涵。这些内涵可以用各种学科的语言加以表述。但无可争议的是都梦想“永久性和平”(康德),都梦想人类自身健康地生存与延续,都把有益于人类延续的一切言行视为最根本的善。正因为不同时代中的人类都具有追求真、善、美的理想境界,所以人类社会才没有变成动物界、禽兽界。 日报:现在我们常常会觉得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很短期。社会是碎片化的,个人仅仅在孤立的意义上成为“个人”。你是否经历过这样的阶段或观察过这样的状态?人生的整体性意义来自哪些理念的支撑? 刘再复:能意识到“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过于短期”,这就是有思想,有灵魂。其实,各种能经得住千百年沧桑而留下来的大文化大宗教,都在探索人生的整体意义,即我们到地球来一回,究竟为什么来?来了之后怎么办?来的意义何在?我不受洗,不入教门,但尊重宗教。24年前,我在国内时

 

原文地址:拒绝庸俗的“成功学”作者:剑梅说说 拒绝庸俗的“成功学” 刘再复 “从当下的情况看,世界上确实缺少大思想家。包括欧洲,其经济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人文思想危机。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还觉得,最可怕的是被物质所遮蔽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精神价值” 。 自激昂的上世纪80年代始,对于人性,特别是人类弱点的洞悉与同情,一直是刘再复观察社会、解读文化的出发点。1986年石破天惊的《性格组合论》,90年代透辟入里的《人论二十五种》,再到近些年对《红楼梦》、《水浒传》等作品的分析与批判,刘再复一直在努力勾画一张更为清晰的人格图景。 某些人性的弱点,深植于传统,就像其在分析“肉人”时追溯,早在先秦文子,就已把“肉人”列为一个与众人、奴人、愚人、小人并列的概念。而当今社会,随着高度发展的物质潮流逐渐窒息人的精神,以“肉”为特征的单面人也在大量繁殖。 反观中国,也正从一个温良的农业国家,迅速跳转为亢奋的消费国度,有调查显示,超过70%的中国人将成功与“拥有”画上等号。“金钱拜物教的结果将导致人类的‘肉人化’”,对刘再复而言,这前景非常可怕。 第一财经日报:有一类人,譬如甘地,譬如刚离世的曼德拉,都是以宽容对狭隘,以善良对暴力。消费主义、物质主义是否会消弭这类人的崇高性? 刘再复:我对曼德拉评价极高,认为他是出现于二十世纪与甘地同一境界的世界英雄。前几年美国的《时代》周刊曾评出20世纪三个最伟大的人物,即爱因斯坦、甘地、罗斯福。我认为,还可以补充两个,一个是托尔斯泰,一个是曼德拉。甘地、托尔斯泰、曼德拉的共同点是反对以暴易暴,主张以非暴力的和平方式解决所有争端。从哲学上说,他们都认定手段重于目的,手段比目的更重要。他们不相信使用残暴的、黑暗手段,可以抵达崇高的、光明的目的。托尔斯泰虽然在1910年就去世,但他的思想与文学,影响了整个20世纪。我还想补充说,任何伟人都可能充当“历史的傀儡”,发生被“炒作”的悲剧。有些政客正在借曼德拉之名“作秀”。 当下世界确实是消费主义、物质主义覆盖一切,但这种状态并不意味着“伟日报:德国哲学家卡西尔认为,人的特点就在于能够超越事实,具有创造“理想世界”的能力。理想世界,甚至乌托邦世界的存在,对于现实人生,以及对于人格构造具有怎样的价值?

人不再”。其实,任何天才都是个案,任何伟人都是反潮流反风气的巨大存在,任何精神强者都是不为物役的卓越人格,即都是在地球的偏斜中依然能“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的英杰。世界处于虚空的时刻,它同时也在孕育伟大的精神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并不认为未来出现伟大精神领袖的几率会降低。 但从当下的情况看,世界上确实缺少大思想家。包括欧洲,其经济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人文思想危机。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还觉得,最可怕的是被物质所遮蔽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精神价值,被金钱抓住灵魂的官员与民众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是有灵山的存在。 日报:德国哲学家卡西尔认为,人的特点就在于能够超越事实,具有创造“理想世界”的能力。理想世界,甚至乌托邦世界的存在,对于现实人生,以及对于人格构造具有怎样的价值? 刘再复:迄今为止,我尚未见到世上有什么“理想国”,也不相信有什么“理想世界”,更不相信乌托邦世界,但觉得人必须有“世界理想”,有点未来的视野。弗洛伊德把人分为“本我”、“自我”、“超我”,这“超我”便是有理想之我。具有“超我”,这才是完整人格。因此,可以说,理想乃是建构卓越人格所必需的。不同时代具有不同的世界理想,但世界理想又具有超时代的共同性内涵。这些内涵可以用各种学科的语言加以表述。但无可争议的是都梦想“永久性和平”(康德),都梦想人类自身健康地生存与延续,都把有益于人类延续的一切言行视为最根本的善。正因为不同时代中的人类都具有追求真、善、美的理想境界,所以人类社会才没有变成动物界、禽兽界。 日报:现在我们常常会觉得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很短期。社会是碎片化的,个人仅仅在孤立的意义上成为“个人”。你是否经历过这样的阶段或观察过这样的状态?人生的整体性意义来自哪些理念的支撑? 刘再复:能意识到“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过于短期”,这就是有思想,有灵魂。其实,各种能经得住千百年沧桑而留下来的大文化大宗教,都在探索人生的整体意义,即我们到地球来一回,究竟为什么来?来了之后怎么办?来的意义何在?我不受洗,不入教门,但尊重宗教。24年前,我在国内时刘再复:迄今为止,我尚未见到世上有什么“理想国”,也不相信有什么“理想世界”,更不相信乌托邦世界,但觉得人必须有“世界理想”,有点未来的视野。弗洛伊德把人分为“本我”、“自我”、“超我”,这“超我”便是有理想之我。具有“超我”,这才是完整人格。因此,可以说,理想乃是建构卓越人格所必需的。不同时代具有不同的世界理想,但世界理想又具有超时代的共同性内涵。这些内涵可以用各种学科的语言加以表述。但无可争议的是都梦想“永久性和平”(康德),都梦想人类自身健康地生存与延续,都把有益于人类延续的一切言行视为最根本的善。正因为不同时代中的人类都具有追求真、善、美的理想境界,所以人类社会才没有变成动物界、禽兽界。

 

日报:现在我们常常会觉得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很短期。社会是碎片化的,个人仅仅在孤立的意义上成为“个人”。你是否经历过这样的阶段或观察过这样的状态?人生的整体性意义来自哪些理念的支撑?

原文地址:拒绝庸俗的“成功学”作者:剑梅说说 拒绝庸俗的“成功学” 刘再复 “从当下的情况看,世界上确实缺少大思想家。包括欧洲,其经济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人文思想危机。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还觉得,最可怕的是被物质所遮蔽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精神价值” 。 自激昂的上世纪80年代始,对于人性,特别是人类弱点的洞悉与同情,一直是刘再复观察社会、解读文化的出发点。1986年石破天惊的《性格组合论》,90年代透辟入里的《人论二十五种》,再到近些年对《红楼梦》、《水浒传》等作品的分析与批判,刘再复一直在努力勾画一张更为清晰的人格图景。 某些人性的弱点,深植于传统,就像其在分析“肉人”时追溯,早在先秦文子,就已把“肉人”列为一个与众人、奴人、愚人、小人并列的概念。而当今社会,随着高度发展的物质潮流逐渐窒息人的精神,以“肉”为特征的单面人也在大量繁殖。 反观中国,也正从一个温良的农业国家,迅速跳转为亢奋的消费国度,有调查显示,超过70%的中国人将成功与“拥有”画上等号。“金钱拜物教的结果将导致人类的‘肉人化’”,对刘再复而言,这前景非常可怕。 第一财经日报:有一类人,譬如甘地,譬如刚离世的曼德拉,都是以宽容对狭隘,以善良对暴力。消费主义、物质主义是否会消弭这类人的崇高性? 刘再复:我对曼德拉评价极高,认为他是出现于二十世纪与甘地同一境界的世界英雄。前几年美国的《时代》周刊曾评出20世纪三个最伟大的人物,即爱因斯坦、甘地、罗斯福。我认为,还可以补充两个,一个是托尔斯泰,一个是曼德拉。甘地、托尔斯泰、曼德拉的共同点是反对以暴易暴,主张以非暴力的和平方式解决所有争端。从哲学上说,他们都认定手段重于目的,手段比目的更重要。他们不相信使用残暴的、黑暗手段,可以抵达崇高的、光明的目的。托尔斯泰虽然在1910年就去世,但他的思想与文学,影响了整个20世纪。我还想补充说,任何伟人都可能充当“历史的傀儡”,发生被“炒作”的悲剧。有些政客正在借曼德拉之名“作秀”。 当下世界确实是消费主义、物质主义覆盖一切,但这种状态并不意味着“伟刘再复:能意识到“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过于短期”,这就是有思想,有灵魂。其实,各种能经得住千百年沧桑而留下来的大文化大宗教,都在探索人生的整体意义,即我们到地球来一回,究竟为什么来?来了之后怎么办?来的意义何在?我不受洗,不入教门,但尊重宗教。24年前,我在国内时感到生命中有种难以承受的沉重,因为那时只有国家意识而没有个人意识;出国后我又经历了一次生命中难以承受的轻,这就是个人只剩下孤立意义上的个人。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不同的大文化都有其长处与短处。

原文地址:拒绝庸俗的“成功学”作者:剑梅说说 拒绝庸俗的“成功学” 刘再复 “从当下的情况看,世界上确实缺少大思想家。包括欧洲,其经济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人文思想危机。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还觉得,最可怕的是被物质所遮蔽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精神价值” 。 自激昂的上世纪80年代始,对于人性,特别是人类弱点的洞悉与同情,一直是刘再复观察社会、解读文化的出发点。1986年石破天惊的《性格组合论》,90年代透辟入里的《人论二十五种》,再到近些年对《红楼梦》、《水浒传》等作品的分析与批判,刘再复一直在努力勾画一张更为清晰的人格图景。 某些人性的弱点,深植于传统,就像其在分析“肉人”时追溯,早在先秦文子,就已把“肉人”列为一个与众人、奴人、愚人、小人并列的概念。而当今社会,随着高度发展的物质潮流逐渐窒息人的精神,以“肉”为特征的单面人也在大量繁殖。 反观中国,也正从一个温良的农业国家,迅速跳转为亢奋的消费国度,有调查显示,超过70%的中国人将成功与“拥有”画上等号。“金钱拜物教的结果将导致人类的‘肉人化’”,对刘再复而言,这前景非常可怕。 第一财经日报:有一类人,譬如甘地,譬如刚离世的曼德拉,都是以宽容对狭隘,以善良对暴力。消费主义、物质主义是否会消弭这类人的崇高性? 刘再复:我对曼德拉评价极高,认为他是出现于二十世纪与甘地同一境界的世界英雄。前几年美国的《时代》周刊曾评出20世纪三个最伟大的人物,即爱因斯坦、甘地、罗斯福。我认为,还可以补充两个,一个是托尔斯泰,一个是曼德拉。甘地、托尔斯泰、曼德拉的共同点是反对以暴易暴,主张以非暴力的和平方式解决所有争端。从哲学上说,他们都认定手段重于目的,手段比目的更重要。他们不相信使用残暴的、黑暗手段,可以抵达崇高的、光明的目的。托尔斯泰虽然在1910年就去世,但他的思想与文学,影响了整个20世纪。我还想补充说,任何伟人都可能充当“历史的傀儡”,发生被“炒作”的悲剧。有些政客正在借曼德拉之名“作秀”。 当下世界确实是消费主义、物质主义覆盖一切,但这种状态并不意味着“伟中国主流文化(儒)的长处是可以带来许多人际温馨,其短处是缺少个人空间。而美国的文化虽然给我许多个人的空间,但缺少人际温馨。在矛盾中,我曾经有过彷徨,也经历过许多苍白、迷惘的人生瞬间,但我最后还是在精神创造(文学写作)中找到人生的意义。我觉得存在的意义完全可以在自己所找到的本真角色中充分敞开。海德格尔说存在于死神面前才充分敞开。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存在也可以在事业中充分敞开。以我自己为例,处于世俗角色时,我常感到意义的迷失,而一旦进入写作即进入本真角色时,便获得充分自由,便觉得人生很有诗意。我现在读各种书,领悟各种真理,一切有益于充实人生意义的理念,我都努力吸收。我用各种文化的深层思想进行自度、自救,并不局限于某种理念,并不认同某种专制独断的理念。

 

人不再”。其实,任何天才都是个案,任何伟人都是反潮流反风气的巨大存在,任何精神强者都是不为物役的卓越人格,即都是在地球的偏斜中依然能“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的英杰。世界处于虚空的时刻,它同时也在孕育伟大的精神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并不认为未来出现伟大精神领袖的几率会降低。 但从当下的情况看,世界上确实缺少大思想家。包括欧洲,其经济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人文思想危机。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还觉得,最可怕的是被物质所遮蔽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精神价值,被金钱抓住灵魂的官员与民众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是有灵山的存在。 日报:德国哲学家卡西尔认为,人的特点就在于能够超越事实,具有创造“理想世界”的能力。理想世界,甚至乌托邦世界的存在,对于现实人生,以及对于人格构造具有怎样的价值? 刘再复:迄今为止,我尚未见到世上有什么“理想国”,也不相信有什么“理想世界”,更不相信乌托邦世界,但觉得人必须有“世界理想”,有点未来的视野。弗洛伊德把人分为“本我”、“自我”、“超我”,这“超我”便是有理想之我。具有“超我”,这才是完整人格。因此,可以说,理想乃是建构卓越人格所必需的。不同时代具有不同的世界理想,但世界理想又具有超时代的共同性内涵。这些内涵可以用各种学科的语言加以表述。但无可争议的是都梦想“永久性和平”(康德),都梦想人类自身健康地生存与延续,都把有益于人类延续的一切言行视为最根本的善。正因为不同时代中的人类都具有追求真、善、美的理想境界,所以人类社会才没有变成动物界、禽兽界。 日报:现在我们常常会觉得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很短期。社会是碎片化的,个人仅仅在孤立的意义上成为“个人”。你是否经历过这样的阶段或观察过这样的状态?人生的整体性意义来自哪些理念的支撑? 刘再复:能意识到“过得琐碎,过得迷惘,过得过于短期”,这就是有思想,有灵魂。其实,各种能经得住千百年沧桑而留下来的大文化大宗教,都在探索人生的整体意义,即我们到地球来一回,究竟为什么来?来了之后怎么办?来的意义何在?我不受洗,不入教门,但尊重宗教。24年前,我在国内时第二部分的链接:http://www.zaifu.org/index.php?c=content&a=show&id=314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