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平民意识和苍生情怀——警营作家张弛记 作者 张友文  

2015-07-21 08:54:26|  分类: 公安作家动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民意识和苍生情怀——警营作家张弛记   作者  张友文

 (2015-07-17 14:04:25)[编辑][删除]
标签: 

张友文

 

张弛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7fc151c30102vlq6.html


提起新疆警营作家张弛,有些人觉得他真不简单,因为他在大学所学的专业及现在所从事的职业与文学不搭界。他在西北工业大学机械系学的是机械设计,毕业后分配至新疆某厂从事机械加工工艺。那么,理工科出生的他为何走上文学创作之路呢?张驰自己说这是命运使然。我却认为,这与其自幼的教育熏陶分不开,更主要还得益于生活的磨砺,可以说是生活成全了他。

从自发走向自觉的作家

1995年是我国经济转型最为剧烈的年代,当时国家的经济战略叫作“抓大放小”,前景本来就不被看好的国有中小企业相继破产、倒闭。张弛作为一家国营小企业的技术员见证了这一巨变,深刻地感受了那种生活朝不保夕、风雨飘摇的日子。那时,国营企业整体的低迷与个人前途命运的迷茫是紧密相关的。张弛目睹当下中国之怪现状,胸中愤懑太多,想说的话也很多,却苦于不知通过何种途径发泄。

在平常读小说、看电视的过程中,细心的张弛发现大多数文本中充斥着浮华奢靡的生活场景和人物形象,讲述的皆是关乎精英白领、海外人士“高大上”的生活。如男人们西装革履、意气风发地在商海里遨游,女人们时尚俏丽,高雅矜持。故事中的男人女人只为爱情才演绎出一串串悲欢离合的故事。这一切,在他看来,与现实生活相距甚远,一点也不真实。实际上,在他所供职的工厂里,工人们为了生活下来,几乎沦为了油腻腻的机器。机器的喜怒哀乐、生存境状与电视剧和小说里反差太大,工人们并没有像上述文本中那么的清闲高雅、温柔富贵,他们只是在恶劣的环境下苟延残喘式地活着,活得没有质量、没有尊严,更无幸福感可言。

颇具责任感的张弛与工人兄弟同食同寝,觉得非常有必要记录他们的生存境状。由于体验和感慨日渐深刻,他尝试着动笔了。他虽非科班出身,但自幼受父亲(其父系上个世纪50年代兰州大学历史系毕业,多年从事历史教学)的影响,对文史哲方面的书籍涉猎广泛,多多少少地受到了人道主义思想的浸染,加之他本人对底层的耳濡目染,使他刚一写作,就有了为弱势群体发声立言的使命感和担当意识。

当他尝试着将世间的风云变幻记载下来时,起初只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换言之,彼时的写作处于自发状态,他只是想借笔头浇心中块垒。

当时文坛正流行新写实主义,张弛发现刘震云、方方、池莉、刘庆邦等在“市井小人物”身上开掘得较深,他也学着在小人物身上下功夫。尝试创作的4年,他在黑暗中摸索前行。他毕竟从未系统地学习过写作方面的理论,一切皆依赖直觉和热情。这期间,他手写酸了,臂写疼了,使劲地码了几十万字,却不见一文变成铅字。直到1997年,他完成了短篇小说《俩表哥》之后才有某种预感:终于完成了一篇佳作。是的,《俩表哥》的确将他带入了文学领地,标志着张弛的创作真正入巷了。

《俩表哥》以“我”为视角,对从河南前来投亲靠友打工挣钱娶媳妇的两位“表哥”进行了细致地叙述:老二老实木讷,吃苦耐劳,常常受到“我妈”的赞扬;而老三偷奸耍滑,胆大妄为,自然遭到“我妈”的鄙视和诅咒。十几年过去了,老三靠征地拆迁“巧取”了第一桶金,而后又靠制售伪劣白酒发家致富,一跃成为当地赫赫有名的企业家、人大代表。只知凭真本事吃饭的老二还在建筑工地上勤扒苦做,结果被摔成残废,随后老婆弃他而去,致使一个和美的家庭分崩离析。令人万万没有料到是本分的老二竟沦为老三酒厂的看门人。在奇诡翻覆的命运拨弄之下,老二的内心世界极具起伏,一些人甚至把他看作疯子,不能理解其思维逻辑,但其家人,特别是老三,相信老二并没有真疯,而是疯痴表象之下掩盖着隐情。有一天,老二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支猎枪整天背在身上时,老三这才悟到老二的枪口是对着自己的。当老二数次背着猎枪为酒厂工人们的利益而向老三讨说法时,狡诈的老三下定决心除掉老二,他借口酒厂效益不佳是因为气功大师勘察烟囱时,发现气眼被堵,这才断了他的财路,于是他要求老二把当年右派自杀时扣在烟囱顶上的铁锅打碎。老二几枪未中,心中无名火起。在他试图爬上烟囱顶端时,“理所当然”地从松了的脚踏子上摔下来,化作了一块刻有“义士”二字的墓碑。

此短篇揭示了中国社会普遍潜伏着的矛盾,更富有深意地提出了老二和老三谁才有资格 “代表人民”的社会问题。可是,这部小说命运多舛,投递了十几家杂志,竟没有一家向张弛抛出橄榄枝。直至4年之后,也就是2001年,才在新疆的《绿洲》杂志上得以与广大读者朋友见面。同年,又被《小说选刊》第9期选载,接着,入选《2001中国年度最佳短篇小说》《中外书摘》《中外书摘小说精品》等报刊杂志。此作是对新写实主义的扬弃,她摒弃了不动情观照的理念,冷峻地审视了人生的悲凉,通过“二表哥”的形象,彰显了人性的光辉,发掘了人性的温暖。

从此张弛的小说创作渐趋成熟,写作进入了自觉的状态。喜欢独处的他认为写作给自己创造了一种独特的隐私天地,他先后在《山东文学》《清明》《时代文学》《江南》等大型文学期刊上发表系列中短篇小说:如《疯狂老鼠》(《清明》20023期)塑造了因金钱而扭曲的贪婪暴发户形象;《格格不入》(《时代文学》20045期)书写了物质主义对人精神生活的深度戕害;《无房户》(《长江文艺》20071期)道出了基本生活需求对底层小人物的无情挤压……其中相当作品被《小说选刊》、《小说精选》等文学期刊竞相选载。

2003年,他的中篇小说《城里的月亮》经著名散文家、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周晓枫先生的极力举荐,发表在大型文学期刊《十月》杂志第4期。故事讲述的是妹妹万淑红从小县城来投奔大城市里的姐姐万淑芳、姐夫刘仁孝。在大城市这个藏污纳垢之处,颇有心计且生存力顽强的万淑红经过一番努力挣扎,好不容易才立足生根,并当上了超市老板。文本塑造的三个人物各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和价值观:姐姐万淑芳是消极避世的典型代表,下岗后采取破罐子破摔的生活态度,终日领着一群赌徒在家中支起麻将摊度日,而后落入传销之手。经历了传销业务败落、丈夫刘仁孝淹死等变故,她只得屈居于妹妹万淑红的超市打工。万淑芳虽然浑浑噩噩活在世上,却也不悲观,反倒持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观念盲目快活。而姐夫刘仁孝当年因几分之差未能考上大学,加之系列的打击,使他过早地陷入老庄哲学之中寻求精神安慰。面对下岗等人生挫折,他用不断缩减物欲甚至不断消解自我的方式于夹缝中求生存。在某年的一个夏日,他在河流中游泳淹死,可谓真正地印证了与万物和光同尘的人生哲学。万淑红虽喜欢姐夫的善良,但喜上进而奋争的禀性让她始终不认同姐夫那种清净无为的生活方式。她被姐姐赶出家门后,四处求职碰壁,甚而流浪。在酒店当服务员时,因不堪屈辱,数次与顾客发生激烈冲突,走投无路的她不得不投奔当年的同事阿芸。已是歌舞厅领班的阿芸早已当起了人所不齿的“三陪小姐”。万淑红虽然混迹小姐堆中,却“出淤泥而不染”,因为她有理想、有智慧,后来在机电公司的陈老板资助下脱离苦海,最终变成了超市老板娘。

张驰笔下的题材是由他生活的时代所决定的。当下光怪陆离的社会生活给他提供了空前丰富的素材,但关键是如何表达的问题让他费神伤脑。窃以为,张弛并没有停留在照相式的复制生活,而是直抵人物内在深层的精神世界。从上述作品所反映中国社会的一种褶影来看,张弛的身上流淌着鲁迅的精神血液。

平民意识和苍生情怀

纵观张弛十几年的小说创作,如果用一句话作概括的话,那就是十分真切且痛楚地表达国民的生存状态。文学是人学,人道主义是文学的永恒主题,且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不断地吸纳新的内容。在各种矛盾多发、利益冲突加剧、群众诉求叠加的社会转型期,还有着很多不人道的现象和问题存在着。如何写出小人物内心深处的挣扎、矛盾、苦难和自强,是摆在张弛面前一副重担。面对困难,他迎难而上。在创作时,他并没有热衷表现故事的表面热闹与繁华,也就是说他不刻意用故事情节去招徕读者或迎合市场。在描绘小人物困境方面的小说中,大体分为两个层面,一是底层社会所面临的物质困境。例如《俩表哥》《城里的月光》即属于此类。二是知识分子(或者说物质需求基本满足的那一类人群)所面临的精神困境。譬如《格格不入》《胃口》(《长江文艺》201110期)就属于这一类。细读张弛的作品,发现一条规律,那就是其笔下的人物大都在困境中以失败而告终,描写生活重压下人物精神的荒芜,传递出一种无奈的情绪。他曾说文学就是描写失败者的,即关注失败者的命运。这或许与他的经历有关,因为他在人生过往中遭遇的挫折太多太多,唯有通过写作这一途径得以补偿,这就是典型的心理投射吧!比如《俩表哥》中的二表哥、《格格不入》中的蒋孝萱、《城里的月光》中的姐姐万淑芳、姐夫刘仁孝等等人物身上,或多或少有张驰的影子。

下面的三个事例是为证明张弛小说中人物蕴含的亮色,但《格格不入》和《胃口》确实在证明知识分子所面临的困境。例如《城里的月光》中的妹妹万淑红即是。尽管她以一种君子所不齿的手段实现了所谓的个人突围,但毕竟她实现了“自我价值”,也就是说她在城里扎下根儿的同时,并没有被社会的污浊所腐蚀,内心依然坚守本真的善良和温情。《格格不入》中的蒋孝萱所面临的不是物质困境,更多的是精神困境。在物质主义的强大挤压下,他的那点儿精神持守显得是那么的脆弱和无助,最后出现精神危机。在《胃口》中房地产老板张符雄身上,同样揭示了富裕起来的人们陷入的精神困境,这是远比经济困境要严重得多的问题。上述人物在长期为物质主义而奋斗的过程中,逐渐迷失了生活的方向。虽然小说中表面上是“吃东西没胃口”,却演变为一个寓言式的“追寻迷失的胃口”的故事。实际上表现的是一代人失去了对幸福的感知力。那些人为金钱马不停蹄地奋斗,生活虽然富裕了,精神却滑落了。张符雄还可以通过与当年的知青朋友一起怀旧,一起忆苦思甜等方式找回一点童年的记忆。但其儿子张马龙呢?这个从小就在锦衣玉食的环境中长大,对物质享受已趋于麻木的孩子呢?他别无他途,唯有通过吸毒,通过“嗨”来寻求他的精神满足感。

张弛笔下的人物形象生动鲜活,各具特色。他的小说在描摩生活、塑造人物方面,一般采用了两种不同的手法:一种是遵循传统的现实主义,如《城里的月亮》《疯狂老鼠》;另一类故事中,虽发轫于日常生活,具有逼真感,但随着故事的进一步拓展,表现手法渐渐超越现实主义,开始发生夸张和变形,进而吸纳表现主义、象征主义、现代主义等非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在这个过程中,作者有意识地对人物性格逻辑和生活逻辑进行掌控,以至于读者对于故事中的非现实因素不时地感到惊讶,但在整体的阅读过程中却又浑然不觉。那些故事中夸张和变形等非现实因素给读者留下了深刻印象,内在的合理逻辑又使读者不得不服,从而牢牢地吸引读者的眼球。
如《改造城市的一个女人》(《江南》20041期,《小说精选》20044期选载)中,花春儿由于儿子不慎落入无盖窨井而死,其精神濒临崩溃。为了自我拯救,花春儿让自己投身到对城市中长期存在的无盖窨井问题的调查和追问之中,最后与王金亮一道成功设计出防盗的水泥窨井盖。最终还通过不屈不挠的呼吁奔走,使水泥窨井盖得以推广使用,从而彻底地消除了城市中无盖窨井伤人的安全隐患。也就是说花春儿这个弱女子从某种程度上改造了一座城市,并在改造的过程中收获了爱情,又寻到自己的精神家园。此小说通过夸张的故事,高度肯定了执着坚毅、自我拯救的精神力量和推己及人的人性之善。又如《无房户》中老光棍魏广才,为了捍卫自己在最后一次福利房中的分房权,与假离婚侵占其新房名额的洪金宝夫妇展开激烈而又曲折的斗争。为了获取所谓假离婚的证据,不惜夜间持照相机攀爬高楼坠楼身亡。这篇荒诞的黑色幽默真实地道出了住房等基本生存需求对底层社会小人物的无情挤压。
由此可见,张驰继承了写实精神,有着较强的平民意识和苍生情怀。
                  生活悖论的书写者
当张弛转到公安宣传工作岗位之后,他深知自己肩负的责任重大。作为一名文字工作者,作为一名宣传干部,他必须心系警察、脚踩大地、深入生活、聆听警察心声、讴歌时代精神。
为此,他先后创作了《口供》(《江南》20106期)、《看守所》(《北京文学》20126期)、《换骨记》(《山花》20151B)等系列公安题材中篇小说。
《看守所》是一个关于充满悖论人生的故事。小说伊始就用了反讽的口吻,譬如“黔首市白石沟看守所前所长孙青亮是在火车站被执行强制措施的。”带着好奇一路读下去,才发现孙青亮原打算调离这个偏远、枯燥的看守所。通过四处打听、活动,好不容易高攀上了省厅监所管理处吴处长。吴处长向他许诺机会成熟就给他挪个地方。孙便寄希望于吴,他不时地向吴进贡什么的,当然也要为吴办事。在孙的职责范围之内,曾为吴“帮忙办一个留所服刑”。慢慢地,“孙青亮与吴处长进入了良性互动的阶段。吴处长多次在公开场合与孙青亮称兄道弟。孙开始觉得日子飞扬起来了,看来离开看守所的日子不远了。后来孙帮吴帮得太离谱,竟然办了不符合规定的保外就医。那个被保释的家伙又犯了重案,“孙青亮被投入了自己经营多年的白石沟看守所。”等到孙青亮刑满释放时,他才真正地离开了看守所。当然,像这样的离开,并非他所愿。窃以为,该文对广大民警的警示教育是潜移默化的,她比空洞的理论说教更能让人心服。
《口供》中的办案警察虽然获取了口供,其内心却快乐不起来……
我们都知道文贵创新。文学创作一旦为既定的条条框框所限,如被艺术陈规所束缚,必然陷入丧失自由的境地。张弛是一个勇敢的冒犯者,他敢于背弃时尚,敢于探索,笔耕不辍,勇往直前。如今,他的创作已进入了井喷期,手头正在创作的公安题材长篇小说《重点人口》不日将与广大读者会面。
要言之,张弛真的不简单!
注:此文刊载于《现代世界警察》2015年第5期)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