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作家聚焦||龙卷风:云水之间霞满天  

2016-03-24 12:24:26|  分类: 艺术(家)推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家聚焦||龙卷风:云水之间霞满天

 2016-03-22 龙卷风 

作家聚焦||龙卷风:云水之间霞满天 - 功不唐捐斋主 -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作家聚焦||龙卷风:云水之间霞满天 - 功不唐捐斋主 -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龙卷风近影


柏临河湿地公园赋


        丙申年春,柏临河湿地公园建成开园,此乃宜昌新区建设之盛事也。举市上下莫不抚掌,盖因其率大城东拓之先,又领生态涵养之责,显山水宜居之优,扼城东门户之要,塑高铁新城之魂。其时,举国贯行市场决定取舍、绿色决定生死、民生决定目的之三维纲要之际,此举实乃荆楚大地践行生态先行、路网先行、公建先行、民生先行之梧桐一叶尔!遂撰赋一首,以颂其大德焉。

       夫柏临河者,发端于别家大山,溯起于夷陵黄花,穿白岩槽,经柏江坪,过宋家咀,越土门,浩浩荡荡五十六公里,集十二支涓流成溪河汇于周公山,曰临江溪,实则一季节河,洪时成灾,旱时断流,但仍以河流之名入长江一级支流大系,乃称柏临河者是也。

       夫柏临河湿地公园者,肇始于癸巳年岁初,建成于丙申年春月,越三年崛起于伍家岗。自八一路而上,踏柏临河路东行,晨可见朝日,晚可赏夕阳。可入新博物馆阅古峡州史迹,可入规划展览馆看大城新貌。远眺灵宝山,近看将军帽,遥想求雨台,忽闻孩童笑。遍观四野,感慨良多。

       夫湿地公园者,东临革命圣地金银岗,茂林修竹,苍山叠翠,三峡植物园、野生动物园掩映其间,以绿屏相拱卫;北接峡州大道,呼应夷猇,串之以三峡职教园、生物产业园、求雨台公园,化园林为骨架,变水系为经络,塑山体成灵魂,兮兮忽溢香,漫漫乎泛绿,洋洋乎见花。南抵汉宜高速,援观音山绿楔余脉进园,拥龙盘湖之云雾仙灵入怀。西倚黄金水道长江,可亲母亲河之胸膛,可望胭脂坝之脸庞,可得江南五龙山之余香。

        夫柏临河湿地公园者,承盛世之雨露,沐大城新区之荣光。山水林城交融,产城一体共襄。绿色发展可期,生态环保可彰。治山护水,功德无量。春风送暖,万众神往。观山赏水,鸟语花香。徒步河畔,遍地芬芳。嗟夫!忆往昔十年九荒,洪水泱泱,防汛抗旱,四季奔忙。今日长缨在手,我辈缚住苍龙,此乃大强优美新区建设之东风惠民尔!

       不揣浅陋,感怀记之,勿使后人乐而忘忧矣。


云水之间霞满天

 

      许多年前,还在大学校园内浪迹于文学青年群体中的时候,我为自已取了一个自认为十分唯美的名字,叫做“楚云”。一来觉得自已来自江汉平原古荆州旧地,文化不可谓不古老,底蕴不可谓不深厚,游学于楚文化与巴文化的交汇之地——三峡宜昌,活脱脱像一片“故乡的云”;二来觉得自已高考失利后进了一所并非理想中的大学,作为一介农家子弟,心灵深处满怀深深的挫败感,加上家境贫寒,自卑与自负两种心理纠结于一身,颇有几份“虎落平阳遭犬欺”的英雄气短。身似浮萍、飘忽不定的不安常常萦绕于心,用现在最时髦的话说,大约就叫“草根心态”吧,于是乎“楚云”好像很切合我当时的个人生活与心境,觉得十分给力。

       经过一些年的挣扎和拼搏,我渐渐识得宜昌这座城市的个性与禀赋。我发现这里四季分明,民风淳朴,宜商宜居。作为一个异乡人,我甚至悄悄爱上了这座城。虽然当初,我一贫如洗;虽然当初,我漂泊不定。可是毕竟,这里留下了我青春的汗水和泪水;可是毕竟,这里治疗了我当年“离土不离乡”的自暴自弃。爱上这座城,也许是宿命——因为这里有了我太多的牵系——我的母校,我的同学,我的朋友……

       更为让人值得一提的是,当年毕业了,当校园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伤感氛围的夏季,当宜昌还没有一扇窗户的灯光为我亮起的时候,我开始学会用稚嫩的肩膀去担当,在人生的雨季里悄然独立……

         之后,在这座城,我有了自已的爱人以及孩子。一切都那么自然,一切又都那么突然。也许有句经典台词可以昭示我当时的内心:爱上一个人,于是爱上一座城。

         生活有时真的有些像戏剧,有冲突,有悬疑,有悲伤,也有欢欣。之后的之后,我开始启用我崭新的笔名“龙卷风”——记得那是1998年一个大雨滂沱的夏季。此后的十年,龙卷风见诸报端,或如风月女子,或如江湖侠士,亦庄亦谐,亦悲亦喜。准风月谈有之,生活感悟有之,犀利时评有之,读书随笔有之,在斑驳杂乱的文字中间,自已苦苦追寻在那些孤苦岁月里灵魂游荡的日子里丢失了的太多太多的心性。

     也许在当今的社会生态之下,一如我这样的“老资男人”早就属于异类了,更确切一点说是那些即将要濒临灭绝的物种,但即使是这样,我也愿意坚守那些曾有的梦想,那些美好的寄望,那些虽经岁月洗礼但铅华洗尽之后仍然久久难以磨灭的美好记忆——是以小诗为记:

                    白云边上问神仙,

                    巴楚故地好人间。

                    龙游梦里身是客,

                    云水之间霞满天。


婚姻不是爱情城堡


        写下这个题目的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有点好笑。人到中年,对纯文学曾经情有独钟的一代“文青”,过去岁月里最瞧不起的就是拿生活中的琐碎拼积成文字的写手们。曾经一度狭隘甚至偏执地认为,写作固然是一种心灵的倾诉,但断然不可以拿个人隐私当作写作的爆料,也特别厌烦那种根本不懂生活的艰辛却拿腔作调用文字发出无病呻吟的病态行为。

        婚姻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足够沉重,足够严肃。

        有人说,婚姻是围城。城外的人拼命冲进来,城内的人想拼命冲出去。我理解,这反映了人类一种最本真的追求,与其说是对新鲜事物的纯真向往,毋宁说是对安宁与自由的不倦探求。否定之否定,反复中的重复,这本身体现了生活的辩证法,既真实残酷,又生动有趣,充满了探险的意味和不断超越自我的刺激。所以80后、90后、00后不屑于传统的束缚,淡漠于道德的藩篱,在追求自由的人生旅途中放飞青春,放逐心灵,“闪婚”“闪离”,在所不辞。也许他们有他们的快乐,他们有他们的苦楚,但无论如何,婚姻的围城很难成为圈养他们的精神王国。

        有人说,婚姻是契约。过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爱情通往婚姻的必经程序,这一点几乎已约定俗成为一种民风民俗。现在微博、陌陌、米聊等技术手段更加发达,人们自由奔放的程度令人吃惊,“一夜情”早已不是什么稀罕事。几个小时的交流就可以让互称为网友的男女同床求欢。契约意识彻底虚无,殊不知契约背后浸润的是道德,是责任,是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誓言终身相守、不离不弃的承诺。然而,在市场化浪潮的冲击下,几千年的传统道德也开始像一张洗褪了色的床单,任由恣情妄为的男男女女践踏挟裹。一纸婚约无比脆弱,真正依靠婚约维持爱情的饱满与家庭的外壳的,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是蠢人。

         还有人说,婚姻是上层建筑。这种说法够专业,也够学术。许多年前,曾读过一本叫做《婚姻经济学》的书,大意是说,门当户对、举案齐眉正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理论在婚姻问题上的具体表现。仔细想一想,的确很有道理。一对青年男女,从恋爱到婚姻,看似简单的一段流程,实质上牵动着两个大家庭的互动。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婚姻区别于爱情的关键点在于,爱与不爱是两个人的事,结婚与否却是两个家庭甚至家族之间的事。从爱情过渡为婚姻,意味着一个新的社会团体的形成,意味着从友情到爱情再到亲情的嬗变,更意味着一个人在充当多种社会角色过程中责任的加重。

         婚姻是一种制度设计,更是一种人生的程序安排。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结婚之后生娃娃。民间有俗语说,“看错一门亲,贻误三代人”。老一辈得不到孝敬,自己这一辈得不到安宁,下一辈得不到良好的家教,那真是祸家殃邻!其实,从时间上讲,男人也好,女人也好,青春易逝,岁月无情,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向后看”。夫妻注定相守大半生,尊重对方成家之前的那二十年、三十年,也就是要尊重他(她)没有和你一起生活前的那些亲人,包括父母、兄弟姊妹、长辈,那样才有可能换来后面两人一起生活的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甚至六十年,七十年、八十年。很多人进入婚姻后不幸福,都是没有开窍的蠢人。满以为有了婚姻的外壳和家庭的城堡,就可以率性撒泼,可以恣意妄为,结果因为任性或者自私,失去了对方曾经的真爱,甚至劳燕分飞,殊为可惜。

         婚姻里面有哲学,更有智慧。


重读《论语》片段

 

         俗话说:半部《论语》治天下。

         在乡村工作十年,每天要面对纷繁复杂的人,三教九流,牛鬼蛇神,不能回避就面对。打破旧世界,建设新世界,过去叫革命,现在叫拆迁。大拆大建,纵横捭阖,有时候黔驴技穷了,有时候气血攻心了,有时候心浮气躁了,轻轻的关上家门,煮一壶香茗,滤一滤躁气,读一读经史子集,向古圣先贤讨教智慧。不指望从《论语》里寻找群众工作的方式方法,而是想到乡下都治理不好,谈什么治天下?

       于是重新找到了15年前的口袋书系列——小开本的《论语》。

        酒是陈的好,茶是新的好,书还是老的好。

       于是首先思索《论语》这一书名的由来。

       《论语》是孔子的弟子集录他周游列国、传道授业的经典谈话,用现代的文体表述应称之为“语录”。曾有学者提出,“论语”或许应改称为“伦语”,是孔子“仁学”思想的概括性表达,是关于伦理纲常的内涵式总结。

  既然半部《论语》能治天下,我想小半部《论语》应该就可以治乡下了吧?

  于是,从孔子的“三十而立”说起。“三十而立”是说三十岁了还没成家立业就该父母焦急、个人着急了吗?我想不是。从人生发展的阶段和个体心智发育的规律看,三十岁了应该完全具备独立的人格,自主的思考能力和判断能力,也就是说凡事应有主张、主见,应该已经具备相对完整而系统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为立功、立德、立言奠定坚实的基础。若果三十岁了还在左右摇摆,五心不定,这样的人能成人吗?我看希望不大。

  那么,“四十而不惑”又是何意?是说四十岁了就不应该有疑惑了吗?放屁!如果这样理解,那只能叫做亵渎神灵,糟蹋国学。四十岁的人生应该是什么样子呢?四十岁了应该学会多维度、多角度思考问题,俯仰人生。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能够懂得反复、比较、交换的重要性;懂得将心比心,换位思考;懂得恩怨报应,因果轮回;懂得世间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更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没有什么事可以让你回不过神来,也觉得没有什么跨不去的沟坎,心态淡定,处事从容,表现出来就是虽“有惑”而实际上展示的是“无惑”。

“五十而知天命”是说人生的另一重境界。年过半百,经世阅人无数,惯看秋月春风,有花开花谢,也有人梅开二度。“知天命”应是深谙了人生的苦辣酸甜,熟练了世态炎凉与人情冷暖。对于人生、自然、社会的惯性和规律已基本了然于胸。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任天上云卷云舒。“知天命”就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知天命”就是不做无谓的挣扎,不参与无聊的论争。是水波澹澹,是闲云野鹤,是宁静之后不再奢求致远的从容。

         “六十而耳顺”是从听觉层面来表达人生的观感吗?是,又不全是。六十岁的状态,应该是心胸博大,眼界高远,洞烛世象,不一定能完全做到与世无争,但至少对待逆耳忠言有辩别力,对阿臾奉迎有抗击力,俗称“一边耳朵进,一边耳朵出”,一般的喜怒哀乐不大能刺激得了人的心灵了,对世间万象已基本上悟透看穿。六十岁了,若还是个犟老头子,还在像血气方刚的青年小伙一样爱顶牛,则此人已很难成熟矣。性格决定命运,六十岁了都还没有形成自我反省能力和行为修正能力,只怕即或是到了马克思那里报到,马克思也会训斥:“人是社会的人,社会是人的社会,你怎么这样一大把年纪了,还没有完成人的社会化呀?回去再磨两年,磨圆了再来!”

       “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又是何等深意?古语云:人生七十年古来稀。七十岁了,儿孙满堂,三代同堂,到了享受天伦之乐的年龄。按照中国人的传统,该淡出江湖了,该撒手放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少管儿孙事,儿孙自成人。不要越俎代庖,更不能有公公戏儿媳之类的伤风败俗之举,那是典型的为老不尊,是为“已逾矩”。

        孔子的教诲,事实上是让我们把握人生成长规律,懂得经营人生、管理时间的智慧。


降格重品《岳阳楼记》

 

     经典重读,有时候会有许多意外的发现和惊喜。任何一个时代都会有其鲜明的时代烙印,任何一段历史都会有其无法超越的社会局限性。这是古往今来文论学者共同认可的不争的事实。历史的局限,阶级的局限,认识方法的局限,都会妨碍我们对一些事实真相的辨析从而造成误读或误解。

       近日再读范仲淹的千古名篇《岳阳楼记》,确实有许多新的认识与体悟。《岳阳楼记》是中学语文教材的必读篇目,也是各类教学教研专家反复研读品赏的重点文章。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笔者还在中学求学时,就看到多篇关于《岳阳楼记》的解读与品鉴文章。那时,笔者只是作为一介学子被动地接受师长的教诲与灌输,尤其著名的论断就是《岳阳楼记》反映了封建士大夫阶层“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忧国忧民的崇高情怀与伟大抱负。末了,老师还不忘加上一句话予以重重地强调:封建士大夫尚且如此,何况我们是新时期的青年才俊呢?!于是多年以来,我们几乎把《岳阳楼记》当成了爱国主义教育的教材和范本。

      果真是这样吗?

       发生这一疑问最早是在1993年高考前夕。之后进入大学后再次研习中国古代文学名篇《岳阳楼记》,仔细研读、比对和分析之后,才发现范仲淹先生的本意也许并非如后人评价的那样“崇高”和“伟大”。

首先,笔者查阅了1991-1992年期间全国中语会会报《语文报》上关于《岳阳楼记》的有关评论文章。文章认为,《岳阳楼记》从文体学的角度来看,并非我们传统的望文生义地认为是“游记”,也并非唐宋以来文人们擅长与专属的“亭台楼记”,而是范仲淹与其好友滕子京之间的一份“书信体”散文。这一学术论断引发了本人探究《岳阳楼记》文本中作者真实情感与写作主旨本源的兴趣。史载,范仲淹并未到过岳阳楼,“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时,范仲淹正好也被发配到北方的边塞之地镇守边关,正在那里埋头撰写词牌《菩萨蛮》“平林漠漠如烟织”,内心与滕子京一样苦恼得不得了呢。

        其次,从文艺评论的传统与惯例来看,一般来说,对于千古绝唱,文论家大多都会挖掘其内涵,发现其“亮点”,从历史、社会、价值等多层面“拔高”,扩充其内容,放大其正面意义并借以警示世人。最著名的文论《文心雕龙》就是这样。从现代文论体例来说,比较著名的叫“空筐理论”,即后来的解读或评论者可以对文本进行“重构”和“解构”,实质上是对作者创作的背景、内容及过程进行“再创造”。《岳阳楼记》多年来被“一边倒”地认定为是“忧国忧民”的范本与上述体制与惯例的确也不无关系。

        其三,回到文本说文本。细细研读范仲淹于1046年写的《岳阳楼记》,我们不难发现《岳阳楼记》实际上是一篇完成友人交办的“命题作文”---“属予作文以记之”。同时可以发现《岳阳楼记》正文分为四个段落。第一部分从总体上描摹了“巴陵胜状”及其“朝晖夕阴”、“气象万千”,后以“览物之情,得无异乎”收尾,暗含了不同人、不同心境观察同一事物会产生不同观感的感叹。第二部分实际上是以“夕阴”开头,而非以“朝晖”着笔,潜台词中也包含了范仲淹的一种比较低落的情绪主导、主宰了整个文章的“基调”,尤其是“登斯楼也,则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更是将作者的悲观情绪传达到了极致。第三部分描写的是“朝晖”景象。特别要强调说明一下的是,“朝晖夕阴”中的“朝”和“夕”并非实指,而是指事物变化的一个时点,非定指,类似于“朝闻道,夕死可已”之“朝”与“夕”。第三部分极尽夸张之能事,渲染烘托出岳阳楼至善至美的一面,并以“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收笔。从表面上看,作者似乎洋溢出了一份情不自禁的喜悦,细细品读却发现“宠辱偕忘”四字让人感受到了一种“带泪的微笑”和内心极大的沉痛。第四部分则是作者心境的充分展示和内心情绪的完整流露。一句“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鲜明地表达了作者对时事和当时自身所处情境的独一无二的看法。他的反诘“然则何时而乐耶”,归根到底表达的还是自已与“古仁人”之间的巨大差距和内心深处的  无力感。结尾那句“噫!微斯人,吾谁与归”更是对这一情绪的再次强化。

        换言之,《岳阳楼记》通篇传达的并非是多年来我们人为地、片面地理解和认定的“忧国忧民”之作,恰恰相反,它更多地是表达的两个被谪贬的封建官员之间的一种对于时政的无力感以及对当时社会民生的悲观情绪。用生活化的情境去还原当时的当事人的主观情感,而不是不顾事实地刻意地去拔高和去“人心化”,这正是本文降格重品《岳阳楼记》的一点意外心得。

       得失对错,一管之见,期许方家赐教,本人愿虚心聆听之。


       作家简介:  龙卷风,男,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优秀理论宣讲员,业余喜阅读,爱写作,多年笔耕有杂文、散文、诗歌百余万字,其作品散见于巜中国青年》、巜湖北日报》、《新闻选刊》、巜三峡晚报》、《三峡日报》、《读写月报》、《中学生阅读》、《青年月报》等报刊。作家出版社出版了其文集《云水之间霞满天》,与人合著有工作类文集《都市里的村庄》、《新城逐梦》等。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