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一代豪门后面的女人:曾纪芬的持家之道  

2016-10-29 11:12:30|  分类: 名家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罗维,湖南长沙人,职业为师,文学博士,副教授。美国马萨诸塞州立大学传播系访问学者。


1

   1872年对于大清帝国而言,是走出去的一年,为应对“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改变与西方列强打交道受欺侮的被动局面,在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毕业于耶鲁大学的留美海归容闳的积极倡议下,两江总督曾国藩于2月27日领衔上奏,促请朝廷对“派遗留学生一事”尽快落实,并提出在美国设立”中国留学生事务所“。8月份中国历史上第一批官派留美幼童30人终于得以从上海出发,登上了去往美国旧金山的轮船。官派幼童出洋留学的实现,是国人冲破传统观念,走向世界的重大举措。


容闳博士后来说起曾文正公对于中国西学东渐的贡献,向文正公表达了他最高的崇敬:“中国教育之前途,实已永远蒙其嘉惠。今日莘莘学子,得受文明教育,当知是文正之遗泽,勿忘所来自矣”。


而对于曾国藩最小的女儿曾纪芬来说,这一年也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年。由广东巡抚亲自提亲,父亲曾国藩做主,她的终身大事算是订了下来,准备这一年许给广东高州府知府聂亦峰之子聂缉槼。

然而曾国藩促成了官派留美幼童计划这件国家大事,解决了满女(湖南话,指最小女儿)终身大事这件家事之后,却到了油尽灯枯之际。3月1日,突发脚麻之症,舌僵不能语。终因病于十一天后,这年的农历二月初四日逝世。丧父之痛,无以复加,曾纪芬的二姐于父亲病中甚至祷天割臂(孝子割臂上肉做药救亲),却也回天乏力。

 

其时未婚夫聂缉规正千里迢迢从广东赶到南京迎娶新娘,到了上海才惊闻未来的岳父大人逝世的噩耗。当即打电报请示父亲聂亦峰。那时电报还极其稀有,每个字银四元,堪称天价。闻知作为国之栋梁的亲家公的去世,身为朝廷命官的聂亦峰大恸,告诉妻子:“曾中堂去世,未办喜事”,说完之后就不再能说话,从此一病不起。


到了上海的聂缉槼遵父命,仍继续往南京吊奠,并且拜谒了未来的岳母欧阳太夫人。大丧期间,婚事自然不能办,只好将婚期推迟。三个月后聂缉槼返广东,到家的第三天,父亲聂亦峰也去世了。父亲逝世要守大孝,婚事也不能议。故直到两年后,曾纪芬23岁时,两家才又议嫁娶。谁料到这年八月间,她的母亲欧阳太夫人又去世了。结婚的事,又只好继续向后推。直到次年才正式嫁到聂家,当真是好事多磨,再磨就要磨成老姑娘了。




 

2

却说1875年(光绪元年)9月24日曾纪芬嫁到聂家时,小两口的上辈就只剩下婆婆张太夫人。一家人先得扶公公聂亦峰灵柩回原籍。聂亦峰为官多年,清正廉明,因宽厚处理当地械斗巨案一事,老百姓还特地建生祠纪念他。他去世时,妻子靠着一贯的勤俭持家、省吃俭用, 手头也攒下来六万两现银。六万两银子对于一个知府来说多吗?《儒林外史》里头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意思是清廉的知府,一任三年下来,也可有十万银子的进项。那些贪赃枉法的官员就更不用说了。相比之下,聂亦峰直到去世时,一辈子总共攒下来六万两银子,且别无其它产业。而他的亲家公曾国藩去世时更只有两万两的存款。可知其廉!


回湘后,听说夫家原籍衡山不宜居住,张氏就直接带着儿子儿媳等一干家眷到了长沙,准备在此定居。聂家在长沙既无房产,于是张太夫人托了姻亲之子、曾纪芬的哥哥曾纪泽代觅住宅。


曾纪泽因为父亲曾国藩葬于长沙附近的善化县,早在父亲灵柩回湘那年已在长沙市的中心地段洪家井花银万两购得大宅。1876年的曾纪泽已继承父亲曾国藩的爵位,但此时尚未任出使英法大臣。他很是照顾妹妹,将自己另外所购黄泥塅(今黄泥街)之宅租给聂家,月租五十缗,约一年后仅照原价四千余金转售给妹妹一家。宅子门前还有他特为手书的“岳云在望,礼器成图”一联。 




 

婚后聂家就在长沙开始了新生活。这个时候没有功名的聂缉槼只是在家里呆着。聂家家世虽然清贵,但父亲就是个小地方的知府,社会资源不多。多亏了娶回来的是侯门小姐,虽然父亲曾国藩去世了,但有众多的故友门生在朝廷担任要职,仅左宗棠、李鸿章的权势就如日中天,更何况曾家就还摆着另一位湘军大佬曾国荃。所以,此时的聂缉槼如潜龙在渊,要做的只是等待着任事机会的到来。那么受理学名臣曾国藩亲自教诲的女儿作为人妻是不是真有平常女子不能企及的高明呢?曾纪芬一生福寿双全,子孙满堂,活到了90岁,福气从何而来? 


3

这福气一来得益于曾纪芬的性情温和宽厚,绝少锋芒,但又自有持守。曾纪芬是曾国藩最疼爱的满女,排行老六,就像贝克汉姆家的小七一样,自小被母亲和诸位兄姊“保抱提携”,在爱的空气里长大,宠得要不要的。连素来看上去严谨峻冷、一板正经的文正公,对这个小女儿也偶尔体现出难得的慈父形象:曾纪芬年幼时发短,当时流行抓髻,要用铁丝为架而发绕在上面。小姑娘也来赶了个时髦,结果对于小女孩来说这铁架子太大了,顶着夸张的发髻出出进进,萌得不行,连一向高冷的父亲看了都忍不住笑她:看来要让木匠把家里门框改大些才是。


文正公还曾对夫人说:“满女是阿弥陀佛相”,这在湘乡话里是老实相的意思。曾纪芬生的老实相,即民间常说的福相,也就是宽厚温和之相。她确是有福之人,父亲是侯爵总督,丈夫则做到了上海道台(相当于现在的上海市长)、浙江巡抚,儿子辈打造的聂氏家族企业更是富甲一方,领袖于近代中国纺织工业,当时的声名甩出无锡荣家好远,是真正的富贵逼人。放眼近代中国,大概还找不出第二个像她这样好福气的女人了。不过福气不完全是天上掉下来的。 


第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就是,曾姑娘尚未嫁到夫家时,在婚姻大事上就相当体现了知礼守礼的曾氏家风之一二。曾纪芬的母亲欧阳夫人去世后不久的冬天,又值同治皇帝的国丧,婚期遥遥无期。估计没完没了的孝期让身体本来也不大好的婆婆急坏了,这时候张太夫人想让媳妇早些进家门,打算在守孝之期过了卒哭(一百天)之后(卒哭是古代的丧礼,清代是以百日为卒哭之祭,就是说孝子自父母死后要哀哭不绝,想哭就哭,不分朝夕昼夜,到百日之后方可改为朝夕各哭一次)就低调地用小轿将媳妇迎娶进门。但曾姑娘听了,力持不可,虽是婆婆的意思,也不松口。


她倒不是拘泥于皇帝的国丧之礼,而是要为母亲尽满孝道。故到次年欧阳太夫人之丧已逾小祥(周年),这时可以降服(即可以降低服丧的等级),婚嫁说得过去了,才同意婚礼。考虑到同治帝的国丧还未及期年(周年),新娘子嫁过去时仅备有仪仗,却没有敲锣打鼓。曾纪芬十分明理,丝毫也不觉得这委屈了自己侯门小姐的身份。这样深明大义的媳妇,事事循理,不错规矩,外圆内方,又是名门之后,婆婆再严厉,自然也没什么毛病好挑的。


从这件事情里我们可以看到,一般来说女孩子总是会将自己的幸福放在第一位,但曾纪芬深受家风影响,却将礼法放在幸福的前面。她的逻辑是,不讲礼法哪来的幸福。想想在那个时代也可以理解,如果当时听婆婆的,就那么不合礼法地嫁过去,婆婆恐怕也不会对这个媳妇心存敬重。


说起来张太夫人也是出身官家的女子。“自少明敏,持门户,应宾客,理家务,皆一身任之”(《崇德老人自订年谱》),是个少有的能干婆婆。年轻时作男子装,豪迈倜傥,毫无闺阁之态。这样一个女汉子,虽然没读过书,没有人敢欺负她。到了长沙买房置田,嫁三女,娶二媳,全是她一人操劳张罗,非常不容易。张太夫人对待佃户之严苛颇类似小人书里万恶旧社会的地主婆形象,佃户有因灾求减租者,必遭她斥骂而拒绝。儿子聂缉槼觉得实在看不下去,于是“阳奉阴违”,面子上不答应减租,私下小两口用自己的钱补贴给佃户,好歹缓和一下阶级矛盾。


如此婆婆对待媳妇想来不会宽慈。曾纪芬却和婆婆相处得不错,显然不完全是婆婆忌惮媳妇的家世。要知道,曾国藩的三女儿曾纪琛,嫁给了湘军名将罗泽南的儿子罗兆升。丈夫是个纨绔子弟,婆婆性格悍厉,也是侯门小姐的三小姐曾纪琛当媳妇的那个惨啊。说起来曾国藩的几个女儿,只有曾纪芬最有福气,其他几个女儿都嫁得不好。曾国藩识亲家虽有慧眼,但亲家并不等于女婿本人啊。他的“虎父必无犬子”的逻辑还是有问题的。


4

虽然曾纪芬幸运地遇到了一个好丈夫,但好丈夫不等于伟丈夫。优秀的男人往往离不开一个有头脑的妻子的经营和打磨。窃以为,曾纪芬最为高明的一点在于,她虽然谨遵父训,受旧式家教的教育,却也继承了父亲开明通达的头脑,格局和眼界都高于一般女子,并非一个没有主见,唯唯诺诺,只知家长里短的闺秀。她虽是女流,但对于时政亦颇有自己的见地。 


1894年,丈夫聂缉槼已在上海道台任上,她是道台夫人。曾纪泽夫人来探访,见堂堂道台夫人买的花边式样陈旧,就好心提醒小姑子:你穿的都过时了,现在流行的洋花边花色鲜美,比这个好看十倍。曾纪芬的回答甚是铿锵,她说这个我早见过,还帮别人代买过。但价格太贵了。我买的这种虽然过时了,自己喜欢就好。而且我喜欢买国货,这样金钱就不会外流啊。言下之意,我见得多了,别以为我是乡下人。我就爱支持国货怎么地! 


嫂子笑她,靠你一个人省的,能有多少?曾纪芬的回答更是超有正能量,“虽然,若人人能如是想,或皇太后能见及此,而不爱洋货珍玩,则所省多矣。”这里曾纪芬所指皇太后即慈禧太后,当时六十大寿,各路官员都在上海采办各国奇巧之物,以为贡品,京城里的大臣,则逢迎圣旨,挪动国防费用,大兴土木。可见曾纪芬虽为女流,心志却不拘于闺阁家庭,“国”与“家”同时存于她的心里。即便是对一国君主的作为,她也保留自己的看法,对慈禧太后的做法颇不以为然。


所以名门闺秀与大家闺秀、小家碧玉最大的不同,恐不在于家庭地位财富权势的区别,而在于家风涵养的多少导致她们为人处事的格局的不同。名门闺秀好比是时尚大牌如Cucci、Prada,一亮相就能让人看出与众不同来,只因为自有只此一家的风格和历史内涵。 


5

曾纪芬的高明之处,其三在于她能严守曾聂两家的儒教家风,以“勤俭”持家。“勤俭”二字是曾纪芬持家的根本精神,也是这双料名门聂家家风里第一位的祖宗遗训。曾国藩曾言“吾辈欲为先人留遗泽,为后人惜余福,除勤俭二字,别无他法”。高门巨族的创始人有勤俭之风,似乎古今中外并无二致,并非只在中国传统农业社会里才讲勤俭之道。但像曾纪芬这样从儿时起就将“俭”字铭心刻骨的女性也不多见,小女孩谁不爱个漂亮衣服洋娃娃的,她却从小捡姐姐的旧衣服穿而安之若素。这自然与她父亲的教诲有关。 


曾国藩自己清廉简朴,近乎寒素,从不曾买地盖房。衣食都很俭省,女儿婚嫁,规定费用不得超过200两银子。贵为侯爵,以此作为家训,实在是官场中的一朵奇葩。而且他的清是货真价实,绝无作秀之嫌。他也不做那种一尘不染的清官,为清而清并不是他的目的,他要由“内圣”而至于“外王”。此人一生都在修身,目的是要做一个“天地完人”。


生而有这样“圣人”级别的父亲,他的子女一方面十分幸运,但另一方面需要始终如履薄冰、唯恐自己辱没先人,想来也很辛苦吧。曾纪芬就说“余幼蒙先文正公之彝训,长历世事之艰难,业业兢兢,常以陨越为惧”。她素来节俭,丈夫任职上海道台时,婆婆来看儿子儿媳,认出聂氏夫妇两人穿的衣服居然还是十五年前结婚的时候穿的旧物。可见道台大人一家之俭,对自己的穿着之无所用心。 



 

晚年她感于社会奢靡之风,特发表言论,令三子聂其杰撰文,传于社会,为《廉俭救国说》。言称“俭”为政教之精神,也是中国立国之精神,而女性在这一方面责任更重,所谓“近今社会,女子左右风尚之力,较男子尤大,其责任更重,故吾尤望我女界能先见及此,妻励其夫,母诫其子,姊妹劝其兄弟,咸牺牲个人之欲望,群策群力,以廉救国,以俭拯民“,这些都体现了不是一般的女性能达到的识见和胸怀。 


曾纪芬在自己晚年所撰《年谱》中还提及一件叔叔曾国荃的趣事,颇可见出曾家的俭朴家风。曾国荃向来因求田问舍受人诟病,与其兄长曾国藩的俭朴清廉成鲜明对比。但这个叔叔在侄女眼里却完全不是贪求富贵的形象,曾纪芬称“忠襄公每克一名城,奏一凯战,必请假还家一次,颇以求田问舍自晦”,言下之意曾国藩贪财是一种故意为之的作秀,类似于汉代萧何为避刘邦猜忌多买田地以自污的行为,是个伪贪污分子。




 

有一次曾国荃作为两江总督视察聂缉槼任事的江南制造局,特地不在单位吃饭,要去侄女婿家蹭饭,而且特意嘱咐:我有忌口,只吃肉汤煮白菜,其它一概不要。曾纪芬的孩子们第一次拜见叔外公,曾国荃一见之下乐开了花,因孩子们都是穿着竹布长衫呢马褂,俭朴可喜,他点头赞许说“可与吾同餐也”。到更衣之时,侄女婿唤仆人为宫保大人拿小帽来。曾国荃笑言不用。一边说,一边从袖子里变戏法似地掏出一顶旧瓜皮帽,端端正正戴在头上。那顶脏得要不要的帽子让曾纪芬记忆深刻,可以想见此公平时有多么不讲究穿着!这可是大清朝的伯爵爷,太子太保,两江总督大人! 


中国传统文化特别强调要“慎独”,所谓“君子之所不可及者,其惟人之所不见乎!”(《中庸》),就是说考量一个人是否是君子,重点不是看他在人前表现如何,而要看他在独处时候的表现。为什么要如此强调表里如一呢?就因为中国文化具有双重性,往往分面子和里子,人前和人后,台上和台下。很多时候面子和里子不是一回事。正史上记载的全是面子上的忠孝仁义,勤正清廉,温良恭俭让,那是给人看了以正世风的,普通人要时时刻刻符合标准相当有难度。即使是那些被标榜为道德模范的君子,里子究竟是什么样儿其实也很难说。今天表里不一的人也多了去了,遍地都是。因此亲人面前曾国荃的自然流露倒更让我们感觉到大界曾家的家风相传真不只是表面功夫,而是已经渗透到整个家族生活细节里的精神性的存在。 


到了晚年的曾纪芬,聂家正值经商的巅峰时期,她子孙满堂,福泽绵长,房间是这样的画风: 

 

 一张腰子形的书桌,上面放着圣经、眼镜、镇纸、笔砚,有一个贝壳碟子,里面放着几条白绿的茉莉花,一张老式藤椅,上面有个花布的靠垫,她每日在这里读经看报,练习书法。有一架玻璃柜子,放了些日常用物,一张小方桌和几把椅子,客人来时可坐。她的衣服永远是蓝袄黑裙,缎帽缎鞋,饰物则有一根翡翠扁簪,一颗帽花,一副珠环,一只手表。几乎从无变化。 

以曾纪芬的身份来看,这是相当素简。她到晚年自号“崇德老人”,将曾国藩的修身养性功夫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坚持练习书法,从一笔一画中,仔细涵濡父亲的德行恩泽。其书法颇见功力,笔正严谨,骨肉亭匀,亦深得父亲真传,反映出居心仁厚的为人。那时北京上海一带,像样的家庭都挂有她的墨宝,所谓“国人望若福星”。



   虽然生活提倡节俭,但对于金钱方面的事情曾纪芬并不小气。相反,花起钱来曾纪芬是相当的大方,不过主要都不是花在自己身上。她支持丈夫多年的慈善事业,自己也一直做慈善,也支持自己的儿女做慈善。晚年为儿女分家时,特将聂家家产专门拿出一份做慈善。上海滩著名的聂中丞华童公学(即现在上海市市东中学)即是聂家以自家的地捐出建成。 



6

曾纪芬能家庭幸福的第四个原因,是她善于处理家庭关系。旧式家庭聚居一处,婆媳、妯娌之间的关系不易相处,看看李鸿章的后人张爱玲女士写的《金锁记》就知道,那里面旧式大家庭里的勾心斗角实在让人不寒而栗。甚或有丈夫娶了妻而又娶妾的,妻妾关系更是让人糟心。婚后的曾纪芬就遇到这样不开心的事情。


婚后第三年,聂缉槼偷偷纳妾杨氏。开始婆婆张太夫人不知道,除夕杨氏在卧室里放爆竹,结果受到聂缉槼的训斥,小妾自觉委屈便哭了起来。动静不小,惊动了曾纪芬,她当时正按习俗从前院出天行归来(“出天行”是传统习俗,正月初一早起开门,向天揖拜,再入家拜祭祖先及家神,谓之“出天行”),准备就寝,听到隔壁房里的哭闹,不好怎么办,只好权当没听见。传统习俗里除夕生气落泪是犯禁忌的,据说会三年不顺。这小妾如此一闹,与妻子的涵容宽和,高下立见。


曾纪芬对于丈夫偷偷娶妾之事心里自然不好受,但教养和家风让她对于丈夫娶妾之事并不明加指责干涉。到后来,是丈夫自己颇为后悔娶了这样一个性情乖张不驯的小妾,过了几年便命人将小妾送回衡山,另外嫁人了。丈夫背着婆婆偷娶小妾,曾纪芬并不揭穿,也不干涉。小妾犯错,她也听之任之。结果最终丈夫自己意识到不妥,感到后悔。站在那个时代情境里设身处地地想,这份容人的涵养和心胸,便不是平常女子能有的。 


另一件事情也颇能说明曾纪芬做人的智慧。光绪二年,长沙有一家玉振银号,有曾氏族人的股份。当时张太夫人有存款七千多两存在这里,丈夫的奶妈窦妈也将多年积蓄交给聂缉槼代存于此银号。结果据说经理赌博亏空,钱都回不来了。这让张太夫人很生气,准备报官诉讼。聂缉槼非常为难,他孝顺母亲,却也不愿意为了钱去诉讼伤了亲戚感情,抑或其中还有曾纪芬都不知道的其他隐情。总之后来他实在塘塞不下去了,只好找妻子商量。曾纪芬便二话不说拿出自己从娘家带过来的所有钱,凑了三千两银子给老人,且不明言钱是自己拿出来的,只说是请托人和息讼事,各方一起拿出钱来补此缺口。连郭嵩焘都被她请来出面做中间人,才算了结此事。


14年后,聂缉槼莅任上海道台,经济上宽裕了许多,便陆续为妻子存款,说是还当年因银号的事给婆婆的那笔钱。丈夫要还钱与她,曾纪芬却说钱是小事,你我夫妻同心,我的就是你的,这不把丈夫感动得要不要的。曾纪芬将钱财事看得轻,便没有了因此而生的夫妻妯娌之间的计较。这也是她福气的来源。 


7

利用娘家的社会资源,默默为丈夫打开事业局面,也是曾纪芬的一大聪明之处。从丈夫聂缉槼最初走的每一步里都可以看到妻子默默的帮持。先是聂缉槼婚后一直在家中赋闲,并无职业,乡试又不中。幸而有云贵总督刘武壮委任的滇捐帮办一差事,可支月薪五十金。后来到南京任帮办营务处差事,开始没有薪水,月支八金而已。这样根本无以养家,只好走老婆路线。


光绪七年,曾纪芬在老公一封接一封信的催促下,准备带孩子去南京与丈夫团聚。可是说起来让人不敢相信,这对夫妇经济紧张得连路费都筹措不起。曾纪芬虽然从娘家带过来三千两银子的嫁妆,但之前都因银号的事情挪用出去了。还是聂缉槼的长姐陈夫人拿了六百两银子给曾纪芬做旅费,才得以成行。大户人家居然拮据到这个地步,说多了都是泪啊。途经武昌时,聂缉槼特地嘱咐她要以世交之谊拜谒鄂督李瀚章(李鸿章的哥哥)的妻子李太夫人,因李太夫人与曾纪芬母亲欧阳太夫人之前在南京时有交往。曾纪芬依言上门拜访,受到殷殷款待。第二天就拿到李瀚章的书札,委聂缉槼以湖北督销局的差事,月薪五十两。一家人在南京得以团圆。


光绪八年,聂缉槼在南京就差已有两年,靠着湖北督销局的这每月五十两银子,一家人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没办法,曾纪芬私下里又跟此时担任两江总督之职的左宗棠的儿媳开口求助。这一年聂缉槼即被委任江南机器制造总局(上海制造局)会办一职,在岳父大人曾国藩一手规划、李鸿章创办的国有军工企业工作。他的才能这才开始有了施展的机会,从此平步青云,一直做到了上海一把手,继而任江苏巡抚、浙江巡抚等职,巡遍江南。其中显然大有妻子的功劳。 


8

曾纪芬的一生还告诉我们,后代成才,才是父母最大之福。而母亲的格局与眼界对于教育后代尤为重要。 


曾聂两家都以儒家思想立家,家族行事深受儒家文化影响。聂家子女自小受儒家文化熏陶,兄弟姊妹们在家延师共读,接受正规儒家教育。不过相比丈夫聂缉槼,曾纪芬作为母亲对于孩子们的教育影响更大。“幼年的教育,十分有九分靠着母亲的,因为父亲在外时候多,又因父严母慈。。。所以母教系极关重要的”(三儿聂云台《人生指津》)。她对子女教育从不放松,即使对已经成年的子女,仍随时耳提面命,管束查察从不疏忽。称“教导儿女要在不求小就而求大成,当从大处着想,不可娇爱过甚。尤在父母志趣高明,切实提携,使子女力争上进,才能使子女他日成为社会上大有作为的人”。 


例如,在家庭子女教育方面,丈夫在江南制造总局任事时,住在单位宿舍的曾纪芬与在局里从事翻译的英国人专家傅兰雅的夫人过从甚密,关系很好。曾纪芬自幼跟随哥哥曾纪泽习算学,文史地理均知一二。她意识到外国语文与科学之重要,便命其昌和其杰两儿跟从傅兰雅夫人学习英文。正是因为对于西方文明的较早接触,日后三儿聂云台能超拔于国内纺织界,在经营管理恒丰纱厂时破天荒地引进国外先进管理和技术,令恒丰纱厂在中国纺织界独树一帜,风头一时无两。 



9

当然,曾纪芬能有幸福生活,还有个我们这辈子没法学习的重要原因----她能生。和普通女子一样,生养也是传统社会贵族家庭女子的重要生活内容。曾纪芬的母亲欧阳夫人就先后育有子三人,女六人。而曾纪芬自己生育的子女更多,堪称英雄母亲,年轻时她的生育几乎一直没有间断。先是生长子聂其宾,又生长女银姑,不过二岁时患热病而殇。后又生聂其昌(后殇)。其杰、其炜、其德(女)、其焜、其贤、其纯也先后出世。光绪十八年,四十一岁的时候还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可惜都没有存活下来。四十三岁生女儿其璞,四十四岁又生一子平儿,没有存活多久。前前后后,她生了13个孩子,中间还因动了胎气,小产了一次。


生养几乎占据了她的整个年轻时期,看她的年谱记载,都为她觉得辛苦。可这在古代来说已是幸运而有福的女子。相比之下她的姐姐嫁后,丈夫性情峻急,患咳血之症,因此没有生育,结果抑郁终身,因此在传统社会女人要会生养,夫家才会认可。不过也许因为生育频繁,聂家孩子文弱多病甚至于早夭的有好几个。 


10

这里还需一提的是曾纪芬书桌上的那本《圣经》。64岁时的曾纪芬开始笃信基督教,这也是她极为特别的地方。她一生深受儒教、佛教影响,晚年又信基督,这些信仰融合贯彻在她的生命里,居然毫无违和感地在一起共同滋养她的福寿之年。这一点不知她的父亲,曾以灭掉打着上帝旗号的太平天国为一生事业的曾国藩会作何感想。


实际上,曾国藩的后人信仰基督教的颇有不少。如他的孙子、曾纪泽的第五子曾广钟,曾孙女曾宝荪,曾孙曾约农都是虔诚的基督徒,曾宝荪与曾约农为了传道理想均一生未婚。一个深受儒教熏陶的家族,后代却有笃信基督教者,这也是一个极为特别的现象。而曾纪芬对于基督教的接受又进一步影响了她的子女对于基督教的接受。她的三子聂云台和六子聂潞生都曾是基督徒。 


士大夫家庭礼佛并不奇怪。“中国士大夫以儒家自命者,亦大抵对于佛教有相当之信仰”(聂云台《耕心斋笔记自序》)。中国士大夫与禅学一直遥相呼应,宋明理学更被有些人看成是阳儒阴释,可以读出浓浓的禅学气息。在曾家,虽然曾国藩本人并不崇佛,他的夫人欧阳氏却信佛。曾纪芬在谨遵父训的同时,也受到其母欧阳夫人影响,礼佛甚虔。尤其在出阁后,子女多病,引动了她的佛教信仰,在戒杀,放生,持斋,礼佛,布施,救苦方面,曾纪芬遵而行之四十多年。可见即使是在中国最纯正的儒教家庭,佛教同样伴而随之,亦儒亦佛并不奇怪。特别的是曾纪芬对于基督教的接受。 


民国四年,曾纪芬与三儿其杰夫妇同领洗于上海昆山路监理会。之所以曾纪芬受洗成为基督徒,在其自订年谱中她这样解释:一是因内侄季融的影响,即曾纪鸿之子曾广钟是曾家最早信仰基督教的。因辛亥前曾广钟常向她传道,她称“余深为开悟,遂有服膺之志”。但曾纪芬是一个极有见识的女性,她并不会人云亦云。信耶教根本上源于她对于世事时势的深刻认识。在辛亥后,曾纪芬感于“世事日非,实由人心陷溺之故,弥以为欲救人心之迷惑,当从爱人如己入手,自此益坚信力焉”。故而基督教中的“爱人如己”的教义才是最打动她的地方。 


儒家的修身,佛教的慈悲,以及基督教的爱人,在她的心灵里奇妙地融合在一起,构成其爱众生的信念。对基督教的信仰甚至影响到她对于家产的处理。1918年,曾纪芬67岁时主持聂氏家族析产,称“余近奉基督教,稔知博爱之道,首重济困扶危,谨遵《圣经》逢一献十规律,提出一成,作为慈善经费,日后永远不得处分,每年收入子金提作教会以及各公益水旱灾疫捐款,母金非不得已不可提用,庶几先人好善懿德可以垂诸久远”。也就是说,在聂家分家产的时候,曾纪芬专拿出了一成家产来作慈善之用。 



或许我们会感到奇怪,为何那个时代高门巨族的这些人常会礼佛参禅,信教尊儒,做慈善,办教育,似乎总是心存敬畏,行事颇有礼法规矩的顾忌,亦存回馈社会获取福报之心。那他们究竟是怕什么呢?大约那代人刚从传统社会中走过来,多少受过诗书礼乐、典章制度的熏陶,天地君亲师的牌位还没有从心里撤掉。他们怕的恐怕不是“皇帝老儿”或“顶头上司”,他们“怕”的是内心的良知,以及佛家所言的“因果报应”,敬畏的是有超越性力量对自己的监控和惩罚,所谓“老天有眼”、“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做天看”云云。 



11

所以总的来说,积善、崇德、尚俭是曾纪芬福寿双全的秘诀。而正如曾纪芬的女婿瞿宣颖为其年谱所作的序中写的一样,“太夫人与时偕行,通变不倦”、“融汇东西,更无絓阂”,曾纪芬的幸福生活说到底得益于她的头脑,她对于父辈彝训的持守和为人处世的通达智慧。她既能守传统文化之“常”,也能通现代社会之“变”。作为女儿,她是深得父亲曾国藩真传,且最有出息的一个。如果没有她,衡山聂氏一族也不能崛起为上海滩的巨族豪门。借用今天一位当红女星的说法,曾纪芬不是嫁入豪门,她自己就是豪门。 




到聂家已成为上海滩的豪门后,曾纪芬仍是聂家的精神领袖。因为生齿日繁,人丁兴旺,家人分居各地,家中情形常有隔膜之患,为了将这个大家族团结在一起,聂家做了一件极为特别的很具有历史性的事情,就是办了一份在聂家人之间传阅浏览的家庭刊物,旨在“联络感情,切磋道义”。这份家刊名为《家声》,其中就记载了1926年开始,由曾纪芬发起的聂氏家族的历次家庭集会的内容。这种家庭集会规模多在二三十人,不仅与会的聂家人发言热烈,“老太太”曾纪芬更是每到必然讲话告谕,而且有时还有集体唱诵诗歌以表“歌诗习礼”之意。这种家庭集会堪称中外家庭历史中前所未有的创举。 




能够与时俱进、开明通达的曾纪芬面对传统价值即将分崩离析的时代潮流,依然想用传统中国“修齐治平”的传统文化理想来指挥这艘家族巨轮的方向,将这一大家子子孙儿女的精神气凝聚在一起,同心同德,谋求发展。三子聂云台与母亲想法一致,大力倡导,不过参加家庭集会的,以家族女眷居多,男性却少。“修齐治平”的理想色彩和传统观念在上海滩的犬马声色中渐渐趋向于没落,现代化过程中传统道德的式微是必然的趋势。在时代前行的潮流中聂家的“家声”逐渐成为喧嚣世界里依稀难辨,也少有人驻足倾听的稀世低音。 


因为那是一个破坏的时代,帝制终结之后,还有更大的破坏要来。 


请静待:

 

近代湘商之首聂氏家族的百年传奇】

第三章 晚清版“红与黑”:聂缉槼的官场奋斗史


作者手记
时代前行中,中国传统文化里那些高贵朴素的精神渐渐湮没于历史尘埃里。我相信,心怀虔敬写下具有诚意的文字是一种唤醒沉睡之灵的方式 。



微信公众号:bridgemanculture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