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在梦中父亲提醒我(散文) 作者 张友文  

2017-12-20 12:41:04|  分类: 陈年老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月初五早晨,一觉醒来才发现已是八点多钟了,顾不得洗脸漱口吃早餐,急急忙忙打点行装朝车站赶去。清楚地记得去年父亲在世的时候,我是不会陷入如此尴尬境地的。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善良老实,无职无权,不能为我升学就业寻找门路,没有为我留下什么积蓄,他老人家所能做的是他自己能做得到的。他会在我的行囊中放上几条自己舍不得吃的薰鱼,还有放置了好久的数根腊香肠,甚至还为我备足路上的饮食,包括他自己亲手烧的白开水和自家做的米子糖。

父亲在世,他会在凌晨起床,至于具体是什么时间,只有他自己知道。将我的行装扎牢捆实,待做好早餐之后才轻言细语地喊我起床:三,三(我的乳名)……起床了。在看着我穿衣的时候,问我穿的鞋子暖不暖和,衣服是否少了一点。记得小时候父亲也是这样喊我起床上学的。直到我现在成人之后,才体味到早起是需要多么大的毅力。提起乳名还有一个故事,我原先乳名是信奉名字取得越贱越好养的高祖所取,等到我长到七八岁上小学的时候,同龄伙伴还在高呼小叫甚至取笑我的乳名,父亲才将我那难听的乳名改为“三”。

父亲笑着在一旁看我从容地吃早餐,还在一旁提醒:慢点吃,时间还早,又没有人抢你的,而他自己却一口也不吃。我说您也趁热吃一点吧,父亲说他不饿。

我与父亲四足踏着地上的积霜哧哧地响彻整个家乡。父亲脸上始终是一脸的灿烂,一脸的自豪,因为儿子是他用辛勤的汗水培养起来的。父亲文化水平不高,没有像知识分子似的父亲辅导过我的功课,但他说话非常朴素且含哲理。他经常说,要早起,不要睡懒觉,就是大水流来的东西,不早起别人也捡(拾)走了。我现在回忆起来,才领悟到父亲的话语中蕴藏着“天道酬勤”这一亘古不变的真理,认为父亲可堪称为哲学家。父亲的勤劳俭朴影响着我,乃至我的一生。我之所以能走出自己的家乡,谋到一份差事,捞到一口饭吃,归功于父亲无言的教诲。

父亲宁愿吃力地扛着或背着我的大包小包所有行装,也不让我拿一件东西。他说城里人就要像城里人的样子,要我学一学乡里的干部,走路时双手空着背在后面。在我父亲看来,乡里的干部之所以见多识广,就是从城里学来的。彼时的父亲是不是在想,他自己已经老了,不能再为我做些什么了,只有帮我拿些行李,心里才踏实呢。

我上了公共汽车,父亲仍然恋恋不舍,又在我耳边重复换眼的话题。我是一个近视眼,还有点厉害。父亲不只一次对我说,要是能换眼就好了,我把眼睛换给你。汽车开动了,我说,您回去过早吧。他说,我不饿。汽车开得越来越快,而父亲呆在原地未动,目送我远行。

我在念高中时,年过半百的父亲作为一名搬运工人正在为我的学费而努力奔忙,其时十八、九岁的我已算成人了,去帮父亲装卸那二三百斤的蔗糖包,感到的都是无比地吃力,而我不在场时,父亲是怎么侍弄那笨重的家伙的呢。父亲却不以为然,他没有叹气抱怨生活的艰辛,而是乐呵呵地对我说,用心读书,读书就是存银行,不担心钱。听母亲说,父亲夜里睡觉时,常喊这疼那痛。我知道那是父亲背负过重所致。为此,我偷偷地流过泪,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让父亲过上幸福的生活。

父亲心地善良。他在搬运途中驾着木板车上坡,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男孩骑自行车没有带手刹,迎面朝着父亲直冲过来,明明白白地撞向父亲的大腿,父亲当时就疼得蹲了下去。男孩吓呆了,脸色陡地变白。父亲得知那男孩是一名学生后,没有责骂,甚至连责怪也没有。只说了句,我家也有一个像你一样的学生,你走吧。回到家中的父亲得到是我们的埋怨,埋怨为什么不让那学生赔偿医药费。父亲说,我看他样子,家里也不富有,跟我们家差不多。又笑着对我说,你在外面还不是一样的冒失。父亲简单地认为,如果我在外面逞英雄惹祸,他人也会像父亲一样原谅我的。

沿路父亲没有说些远大的理想,宏大的话题,诸如西部大开发、WTO之类,而是一个劲地劝诫我好好地珍惜自己的工作,安心地工作,一个劲地提醒我沿途小心,小心我的行装掉了一件,小心钱物被扒……那时我的父亲与朱自清笔下的“背影”是何其相似。

敬爱的父亲是去年秋季患脑血栓与世长辞的。那种由高心病引发的脑血栓一方面是遗传所致,一方面是操劳过度引发的。父亲是为我们后代才累成这样的。他说他当搬运工人的目的是希望我不再重蹈覆辙,言下之意是他宁愿自己受苦受累也要后代过得比他好,而他老人家生前并没有享到我们后代的丁点儿福。天下像我父亲这样的父亲不计其数,他们信奉一个宗旨: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正是有如此父亲如此胸怀,人类才像人类,社会才能前进,才能发展。

在我一觉醒来之前,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见到了父亲,父亲依然面带微笑说:明天去上班要一路小心。是的,一路小心包含的内容何其丰富深广,不管是在我上班的途中,还是在我未知的人生中,都要一路小心,谦逊谨慎,稍安勿躁……

坐在一年四季温暖如春的写字楼里,碰到烦心事,患得患失时,想一想我的父亲,仔细品味父亲语重心长的话语,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感谢您,父亲,是您给了我生命,是您教我走向成熟,而我无以报答,倍感惭愧。

父亲,您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