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房伟:《大俗大雅”的范伯群先生》  

2017-12-24 12:34:53|  分类: 名家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12-22 14:09阅读:138

大俗大雅”的范伯群先生 2017年12月20日07:19 来源:文艺报 房 伟 
      初冬,苏州最冷的那一天,范伯群先生走了。
      早上,我习惯性打开微信,看到先生的助手,黄诚博士发的悼念信息,心里“突”得一下,不愿相信这是真的,觉得太过突然。前天晚上,我还在苏大附属医院看望过先生。医生还讲各项指标趋于平稳。然而,当我急匆匆地赶到医院,先生却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真的已经离开了我们!我的眼泪止不住夺眶而出.....
      范伯群先生是我的恩师吴义勤教授的导师,我是范门第二代弟子。2002年秋天,我第一次见到范先生。那时,我刚进入山东师范大学读硕士。我第一次帮助学科助理会务,就是接待陪同范先生。我开始有些紧张拘谨。先生高大魁梧,平易近人。他和我聊起了武侠作家宫白羽,臧否人物,点评作品,精彩极了,我听的入神,竟忘记了给先生倒水。2016年,我调入苏州大学,住在杨枝塘的苏大家属区,离先生的住处不远,有时吃完饭,我就溜达着去看望先生。先生总是放下手边工作,指点我在学术上的困惑。先生永远保持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心,他向我询问网络文学的情况,鼓励我在这个领域多搞研究。先生不喜繁文缛节,他的思想时刻沉浸在学术氛围中。我不好意思打扰太长时间,但舍不得放弃向先生学习的机会,总是厚颜多聊一会。现在想来,我实在应该多去看望先生,多向先生请教,如今斯人已逝,我再也没机会聆听先生教诲了!
        范先生早年以研究新文学成名,对鲁迅、郁达夫、陆文夫等作家,范先生都有非常深厚扎实的研究成果,奠定了一个阶段现代文学研究的基础。先生的这些文章,打破意识形态困局,从社会学与美学视野出发,结合对作家主体创作规律的感悟,以精彩的细读,进行了有效的阐释。很多年过去了,现代文学的研究方法和领域,已拓展到非常深广的地步,但范先生那些富于审美启发性的判断和理解,对我们依然有意义,比如范先生对于鲁迅小说《故乡》的研究,就从拆墙、筑墙、毁墙、找路等高度概括性的叙述动作入手,展现了鲁迅的复杂精神世界结构。这样的研究,虽没有太多理论预设和时髦学术方法,但扎实细致,经得起推敲,也经得起时间淘洗。当下研究往往过于学院化,枯燥的理论 体系成了庞大的屠龙术。在具体教学和科研实践中,先生的这种研究思路,给了我很大启发。
       新文学领域研究卓有成就之后,范伯群先生转入通俗文学研究。我是研究当代文学出身,对于通俗文学本不熟悉,去苏大工作后,开设了中国近现代小说课程,才慢慢接触了更多通俗作家作品,也慢慢领悟了先生博大的学术雄心。先生的通俗文学研究,素有“一体两翼”“多元共生”“都市乡土小说”“平民的大众文学”“填平雅俗鸿沟”等诸多学术标志,先生先从资料入手,以作家作品论与作家评传打基础,再搞类型史研究,将武侠、历史演义、通俗报刊分门别类研究起来,再进入整体化文学史研究,先后主持撰写《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史》、《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与《中国现代通俗文学与通俗文化互文研究》三部煌煌大作。范先生指出,言情小说,问题小说,武侠小说等类型文学,既与当时通俗文化休戚相关,且与当时社会文化语境、思想风潮变迁有隐秘联系。比如,晚清以来的辛亥革命、五四运动等现代政治事件,就不仅反映在新文学之中,且在评弹、通俗小说等多种通俗文艺中也多有反映。又比如,谈及白话新诗的发生,要讲胡适的《尝试集》这种取自西方的白话诗歌思维,也不能忽视通俗诗人胡怀琛,从汉乐府发展来的《大江集》这样的“传统白话诗”。再比如说,谈及武侠小说,我们常将之放置于类型通俗领域,但新文学创作中,也并非没有侠精神与侠文化的影响。这种“共生共融”性,常常是以往研究忽略的。先生讲“书写通俗文学史,是为了消灭独立的通俗文学史”,其目的还在于将新文学与通俗文学共同融汇于现代中国大潮,进而塑造“现代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学上的独特魅力。先生的研究,改变了现代文学研究版图,改变了现代文学内在张力结构,对于破除意识形态束缚,真正树立大现代文学史观,有重大意义。新时期以来,海外汉学对于晚清文学现代意义的重新发现,都印证或受到了先生研究成果的影响。今年10月份,第二届中国现当代通俗文学暨武侠文学研究学术研讨会在苏州大学召开。范伯群先生做了精彩演讲。我清楚记得,先生开篇就讲胡适与鲁迅对通俗文学的不同态度,然后从胡适说的“浅人社会的要求”入手,娓娓道来,为我们厘清了通俗文学与现代文学的复杂关系。通俗文学不是新文学发展的补充,也不是截然对立的存在,而是在中国现代文学发轫之初,就与新文学互相影响,互相塑造,最终共同汇成现代文学大潮。
       范先生的研究思路、视野与方法,不仅对现代文学有重要影响,且对当下网络文学研究也颇有启发意义。范先生认为,冯梦龙、鸳鸯蝴蝶派与当下的网络文学,三者共同构成“古今市民文学链”。它们是在知识分子文学与革命文学之外的市民大众的文学。批评界试图用后现代赛博数码文学、新媒介文学等概念解释网络文学。然而,这还是新文学研究惯性发生作用,我们习惯将网络文学作为现代文学高阶产物加以理解。但为何网络文学大潮没有发生在欧美发达西方国家,甚至台湾“网路文学”也是昙花一现,而偏偏在中国大陆形成了百万人参与创作,千万人阅读,每年创造数十亿、上百亿产值的“庞然大物”?批评界对网络文学也存在强烈歧视。网络文学垃圾论、洗脚屋论等观点层出不穷。究其原因,媒介的改变更有利于类型化通俗文学的传播。类型化的网络通俗文学,不仅是文学消费功能在发生作用,也显现着现代社会专业分工和理性精神发展,显示着现代社会的趣味分层化。而且,这些体量庞大的文学,与我们当下社会现实、文化语境与意识思潮,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可以说,玄幻、历史、惊悚、科幻、游戏、校园等诸多网络类型文学,恢复着中国这个古老国度宽广自信的“全景式”历史时空观与“中国中心”内观法,也印证着“个体自我”在现代中国的崛起。这种起于草根的“新通俗文学”,与古典文学、现代新文学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尽管网络媒介带来了新问题和新方法,但网络文学在纵向上对现代通俗文学的谱系继承关系,则预示着老问题和老方法,也依然存在。
        人生短暂,如白驹过隙,学术工作的意义,除了对于社会的文化贡献之外,也是一种自我精神世界的塑造和守望。范先生几十年如一日地钻研学问,为打通雅俗文学而执着奋斗,也验证了一代学人抵抗时光流逝的豪情,追求真理的勇气。范伯群先生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的“大俗大雅”的学术理想,高洁淡泊的人生境界,慎独守一的文化人格,都值得我们这些后辈学生永远铭记在心。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