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张友文:曾国藩的挺经智慧  

2017-12-25 12:42:26|  分类: 陈年老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http://www.hbdxywyjh.com/article.asp?id=594

作者:张友文 文章来源:民警心理健康 点击次数:230 次   更新时间:2017-12-8 文章录入:珍珠鸟

说到遗忘,细细数起来,还挺多的。一是昨天的睡觉前泡的茶水忘记喝了,二是昨天忘了去木匠师傅那儿去搬凳子,直到今早购早餐,看到叶师傅的老伴才想起来。

将早餐购回家先放着,然后立即外出购菜。赶到中百仓储,居然还没有开门,只好在外面转了转,我不想与某些说话,素质太低,开口脏话,而且还抽烟,责怪我来早了。人就是要早起,有何错。再次进入时,传动电梯开启了,可以上楼了。那家伙还在对我说,你上去,谁给你结账?人家还要做准备工作。我不理他,直接上楼。来到三楼,发现一些菜还没有摆出来,我等不及了,看外面有哪些菜,立马取之,然后结账。今天购的菜与上次截然不同,也算创新了。

来到收银台,才知我是第二个结账者。冒着小雨到家,才知早餐并没有冷过气,还是可吃的。

吃完后,看胡适文存(四)中的《介绍我自己的思想》,其中有一句话刻骨铭心:“请大家记得:人同畜生的分别,就在这个‘为什么’上” 。

开启电脑,才知公安文学网又恢复了,微喜一下。昨天不能打开,计划今天向网络中心打听原因之所在。准备上传公安文学网一点文章,大脑中突地蹦出一个念头……

一晃又到了上午10时,还没有做出事来,心情略为不爽,但得由自己调适心境。在家上班不错,真的不错,不用挤公共汽车,不会把宝贵的时间花在路上。一周上两次课,真是幸福呢!当然,幸福是自身努力争取的结果。

从今天开始,又转向写论文,前几天主要是集中备课。

看书时,看到如下内容:

 “湘人爱斑竹,老朽尤重之,物以稀为贵,且又有舜王南巡,客死苍梧,娥皇、女英寻夫不见,泪洒竹林自投湘江的那一段传说,这的确是斑竹受人喜爱的原因。老朽看重斑竹,主要是从斑竹的身上联想到了一种血性。娥皇、女英明知舜王已死,不可再见,却偏要南下寻找,寻不着,则投水自尽,以身相殉。这是什么血性呢?是知其不可而为之的血性,是以死报答知遇之恩的血性,是对目标的追求至死不渝的血性!”以上系曾国藩语。

中餐自已动手做洋葱炒鸡蛋。几年前,与同事在外吃鱼头时,我们在餐馆里等着火锅,她就说洋葱炒鸡蛋很香。这句话倒是记住了,几年过去了,一直没有动手试验。今天终于逮住机会。昨天购粘钩时,顺便购了一根此物。早餐后,将其切细切小,然后在网上寻到做法,按步骤操作,十分简单。如果不向网络学习,我还准备先将鸡蛋做好后再加洋葱,错矣!科学的方法是用小火将洋葱炒好,然后倒入搅好的鸡蛋,并关火,用锅内余热将鸡蛋整熟。不久,香飘满屋。

将一整根洋葱倒入锅中后,才知多了,马上用筷子夹一半出来。上面已经沾了油,油晃水滑的。吃完中餐,我还特地将那大块头切小、切碎。以后做此道菜就会有经验了。这半根洋葱本打算留到明天中餐时用的,没想到老妻晚餐时用作了食料。但她将此物弄焦了,这是她没有虚心学习的结果。这物很娇贵,必须用小火。当然,我会毫无保留将手艺传授给老妻

今天的菜还有鸭子,生活真好!当然,红酒是少不了的。饭后洗完碗就是看书,将胡适文存上面的内容用手机拍下来,放进课件中。为了把课上好,为了给学生多传授一点知识,我是处心积虑。

中觉睡过头了,还不想起来。特别是将躯干从热乎乎被筒中抽出时,十分不情愿。可是,必须起来,毕竟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人活着必须做事。

下午一边写作,一边看大型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第八集《标本兼治》。

网上跑时,获悉曾国藩关于求阙、花未全开月未圆、天道恶盈等说法,都表明他从中年开始到晚年时期更强烈的不追求圆满、经常保持某些欠缺的心态。我个人认为,这种心态不错。既自强又求阙,既懂得“天行健”之宇宙精神,又明乎“盈虚消息”之自然法则。这是曾氏以其一生的复杂经历,为后人留下的一笔文化遗产。

尽管下午推动论文的速度太慢,但我还是学有所获,一是看导师的书并做了一点笔记,二是获悉曾国藩的挺经及其人生哲学。

其间,洗米煮饭等,也算是一种调济手段。15时30分许,我又将生菜清洗了一下,发现三个小异物在其中。既然这种生菜这样麻烦,下次坚决不购了。我的时间不会用在洗菜上。而且,我决定下次多购胡萝卜及白萝卜,这些玩意很好洗切,不像青菜那么费事费时。

不久,老妻回来了,又是急急忙忙的样子,还责怪我没有把辣椒拿出来并洗好,又说青菜购多了等。我劝她不要再说了。此前,我已把准备工作准备得差不多了,如将天然气阀门打开,将食用油从大油壶倒入小油杯中等。

天黑定了,雨仍未停,回首一天,唯有感叹生命易逝。

当我沉浸在电脑面前时,老伴叫我张老师,我马上跑到厨房,正在做菜的她要我帮她从冰箱中将一瓶酱取出。我听了悦耳,毕竟不是当着儿子的面这么叫。当着儿子这么叫,是叫给儿子看的或听的,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家,她这么叫我张老师,还是很受用的。

哦,明后天全院停课,真好!学院定于2016年10月27日28日举行2016年体育运动会,明天的课就停了。如果明天上课,就会出现两个班跛脚的情况,那就是1309教室上四节,而1514只上了两节。如今停课了,下周我就可以将两个班的进度整平。看来老天助我。周二上课时,学习委员欧阳还说是否开运动会不一定,届时会通知我。

明天下午三时还要去办公室参加政治理论学习,届时,是否发言呢?如果每个人都发言,我就说几句。不要求每个人都讲,就保持沉默。因为,我结合学院实际就会演绎出许多话题。

晚餐菜饭香,尽量提醒自己少吃一点。这就是理性使然。老妻急忙吃了几口饭后给儿子送饭去。其时,外面的雨正大。对此,我不赞成。何必这么匆忙呢?有些孩子死了父母亲的怎么办?

餐后,将客厅的时钟调回到正常时间点。此前提前10多分钟,有些离谱。校正之后,我要向吴丽乡与儿子通报一声。

坐在电脑面前,不一会儿就觉得很累,不知何故。来到客厅站着看书,还是精神不佳,索性回到书房,在沙发上小睡一会儿。想当年考试的情景,每天晚饭后,我都会小睡一会儿。为了复习考试,找他人借办公室用。在那孤寂的大楼复习时,还是有些怕人的。

在南院四楼学习时,因为冷,里面有一个破柜机空调不管用,我只得自费购一个取暖器。至今这玩意还在家里的储存间中。家里本来就有暖气,为何要到外面复习呢?因为儿子还小,他在家里吵得我无法复习。想起这些经历,我觉得值,至少值得回味。

写到这里,话又扯长了。1996年9月刚分配到学校工作时,我的办公室在《警学经纬》,也就是学报编辑部,办公室在南院教学楼四楼,靠北边(阴面)。也就是西附楼的北边四楼。那儿冷得没法,北风从那栅栏门中直灌。早上做卫生,洒在地面上的水很快就变成了冰,一个简易取暖器也坏了,找某人借了一个。有时冷得没法,只得在走道里跑步,称为暖足。像这样的故事,我以后有机会要讲给儿子听听。

在学报工作期间,有一年接近放寒假,请假一周去武汉大学复习备考研究生,还是某人特批的。在武汉大学,我住在同学方志平的寝室里,用冷水洗脚,至今记忆犹新;用方志平的饭卡吃饭,存了90元……这些往事仿佛发生在昨天。人生易老,时光真快。

儿子在外敲门,觉得奇怪,为何不按门铃呢?打开门问他,他说按了,没有反应。我说你再按,他再按就有声了。我去按也有声音。这就怪了。我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子就动怒,还把衣服朝地下扔。我说我要把原因找准,才好修理。他说原因在我,说话声音相当大,左邻右舍都听得见。我没有理他,现在他处于判逆期,不能对着来。

老妻回来后,问我为何儿子把自己书房门关上,我就把刚才一幕说与她听。她说,刚才他从教室出来情绪就不好。我说,不理他,根子还是娇惯所致。

20时过了,又到了外出活动的时间。我撑着伞,戴着帽子,像昨天一样在院子里散步,共计走了三圈。突地想起小板凳,等第三转走完后,径直到叶师傅家里去拿修理的小板凳。

散步时,还没有走上三百米,脑子开窍了。如果我早点出门,就不存在听儿子动怒发脾气。因为他自己书包里有钥匙。耳不听心不烦,眼不见心不烦。

回到家时,儿子正在客厅里吃坚果,很高兴的样子。我问他为何放学进门对我发火。他不做声,看来他还是有所醒悟,不然又会与老子对着干起来。

今天儿子21时许就把作业完成了,不错,不错,值得表扬。

泡脚很舒服。吴老伴烧好了热水,水变成了红色,据说是加了某种药物所致。

写完日记,不知做什么好,读书看不进,写论文心不静,那就备课——打理课件。不过,后来还是坚持看了几页书,收获却不大。

注:此文发表在《民警心理健康》2017年第3期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