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拾到一封情书(小说) 作者 张友文  

2017-04-02 11:51:02|  分类: 陈年老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拾到一封情书(小说)

张友文

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为了给我筹学费,父亲到城里拾废品。我到了上学的年龄,父亲就把我带到城里求学。第一次进城看到这么多人,这么多车,我高兴坏了,自诩自己也成了城里人。可是,在城里生活得越久,我就越发觉得我不是城里人。我对父亲说,我们不是城里人。父亲说,对,你要记住,我们不是城里人,你要发奋学习,争取做一个城里人。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对父亲说,我们农村人不是人。父亲说,这又从何说起。我说,你有时间到教室去看一看,农村的学生都坐在最差的位置,家里有权有钱的就坐在好地方。我的个子小,却坐在后面,前面的同学又高又肥,挡住了我的视线,我连黑板都看不见。父亲说,我拾废品拾到你们学校后,顺便给你们老师说一说。

过了几天,父亲果真拉着那辆破板车来了,他准备进校门,保安拦住了他。保安说,我们学校有专门人收废品,不准进去。父亲说,你不让我进去收废品,得让我进去看儿子,我儿子在里面读书。父亲又说,我把板车放在校外,我进去看一眼,请你帮我看护一下板车。保安说,不给钱,鬼给你看。父亲赶紧买了两包烟塞到保安手中才放心大胆地进校。

父亲找到我的班主任,说老师,我们是农村来的,家里穷得不得了,孩子从小就没有吃的,营养跟不上,发育不良,个头小,坐在后面看不见黑板。

班主任老师说,我知道这事了,你回去吧;过几天,我就把座位给他换一换。父亲千恩万谢地走了。时间一晃一个月,班主任估计把这事给忘了,父亲就又来了,老师还是那句话。执著的父亲每过几天就来提醒老师一次,天真的父亲以为多跑几次就可以打开老师的心扉。不谙人生况味的父亲想错了,班主任最后的回答才让父亲彻底死心。班主任说,你的孩子成绩很好,坐在哪里都是一样。那些坐在好位置的是成绩太差了,置于老师的眼皮下,他们才能专心学习,才不至于给我们班拖后腿,才不至于距离你儿子的差距太大。

从此,父亲总是拉着那辆破板车在我们学校周围转了又转,时不时在教室外晃一下,目的是提醒我上课认真专心听讲,不辜负他对我的一片苦心。

大清早,父亲像往常一样在校外收废品,意外拾到一个大信封,里面还有一张照片,那是校长与一个小女人的合影,不看信的内容,还以为是校长与他姑娘的合影呢。父亲看完信后就明白了,那是一封情书,是校长约那个小女人暑假到美国渡假的。

父亲是一个政治觉悟挺高的人,尽管他没有加入任何党派。他首先想到的不是敲诈校长,而是替校长保密,他认为校长爬到那个位置不容易。因为父亲总是说,人活着不容易呀!父亲赶紧将情书藏在贴肉的内衣口袋里朝学校跑去。保安大声吼父亲,你干什么,哪有这么早来看儿子的。父亲理直气和地说,我找校长有急事,晚一步会出人命。保安说,我得请示校长。那时,校长正被婆娘抱着睡觉。校长生气地说,谁这么早打电话。保安就诚惶诚恐地说有急事。父亲一把抢过话筒,结结巴巴地说,校长,信、照片……。早慧早熟的校长马上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就说你等着,等着,马上过来。

校长准备把父亲引到全市最高档的一家酒店喝早茶。父亲说,我去吃早点,我的板车放哪儿呢。保安理所当然听见了校长所说,马上接过校长的话头说,不用担心,我给你拖进校园里放着吧!

父亲第一次走进星级酒店,像刘佬佬进大观园,踩在鲜红的地毯上,小心翼翼,生怕把地毯踩脏了。校长选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下,就连声说谢谢,幸亏你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昨天夜晚我拿着信走在前往邮筒的路上,碰到几个同事,他们非要拉着我去宵夜。在吃夜宵时,他们又拼命给我敬酒,后来我就醉得不省人事,一直睡到电话响。你的话语提醒了我,立即让我想起了那封至关重要的信。校长又问父亲,你怎么知道这信是我的。父亲说,我一天到晚在您们学校转,经常看学校的宣传橱窗,您的光辉形象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听父亲这么一说,校长的戒备心理才解除,连声夸奖父亲品德高尚,还说如果是落到坏人手里就麻烦了,并问父亲要多少钱。父亲说,不要钱,您为学校呕心沥血,为国家培养栋梁,我怎么能忍心开口要钱呢。

校长说,你是干什么工作的。父亲说,我的工作是收废品。校长说,那太好了,你就到我们学校收废品吧,像你这种心灵纯洁的人不担心偷学校的东西。我们操场前面每天是一片白,操场后面是白一片,都是学生丢弃的白纸,有的纸上面连一个字也没有写,都是学生用来叠玩具玩的。父亲当时听了,的确有些心动,那些没写字的白纸拾来给我当草稿纸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啊。父亲说,前几天我听保安说,您们学校不是有人收废品吗?校长说,你有恩于我,我随时可以让那个收废品的走路。父亲说,这样一来,我不是抢了人家的饭碗吗。校长说,市场经济就是竞争,现在就是一个恶性竞争的社会。你不要有顾虑。这所学校还是我说了算。父亲遗憾地说,若是能到贵校拾废品,是天下最幸福的事,我做梦都会笑醒。那样的话,我每天就可以见到我儿子。可是,昨天我已与市政府大院餐馆签订了合同,每天都必须将餐馆里的酒瓶收走,那就是我的工作,一个月500元……校长打断父亲的话说,什么,你儿子在我们学校读书?父亲说,是。校长说,要不要换一下位置。校长不愧是校长,很快就读懂了父亲的内心,那是父亲梦寐以求的愿望啊。

父亲拾到情书的当天,我的位置就调到最佳处。班上的同学都羡慕得发疯。家里有钱有势的同学问我父亲捡了多少钱。我说,我父亲拾废品怎么会拾到钱,混个生活就不错了。他们说,你还骗我们,你父亲肯定是捡到哪个大官丢弃的过期食品或香烟什么的,里面夹有好多现金或金条之类的,你父亲就是用这钱去给校长、班主任送礼才弄到好位置的……

关于换位的秘密,我一直留存着。当我当上校长,真正成了城里人之后,才把这个秘密公之于众。上述故事是我父亲亲口对我说的。他一边讲,还一边提醒我说:注意保密,保护好校长的形象。

如今,敬爱的父亲已作古,真实性不便求证,就只当是一篇虚构的小说吧!否则容易伤及无辜。

 

 后记:以上是2003年前的旧作,发表在《南海日报》哪一期记不住了,若要寻找样报,肯定可以找到,只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求证。人生短暂,多少事情说得清?(有无样报证实并不重要)。我也深知,写小说跟说话一样得罪人。莫言曾说过:“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 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用嘴伤人无从考证,转去转来就成了“丁氏穿井得一人”。我相信用笔写出的东东将与长发一样长寿(莫言说过文学就像头发)。此小说纯属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特别是在反腐的高压态势下,该文本已过时,已没有什么精神力量。但愿!

 

附宜昌作家龙卷风点评

 生活的辛酸中饱含父子间的深情,悲怆的泪水里充满对人世的戏谑与调侃,所谓喜剧,是让人笑着带泪,所谓悲剧,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撕毁给人看。友文兄的小说,有欧亨利式的转折,更有鲁迅式的黑色幽默,让人在哭笑之间饱尝人生百味。龙卷风漫评[呲牙][呲牙]

注:龙会忠(笔名“龙卷风”)系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优秀理论宣讲员、三峡大学法学与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生导师、宜昌市社科联党组成员、副主席;三峡晚报、三峡日报、新闻选刊专栏作家。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