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安文学网(新网址如下)

公安文学(新)网移至:http://gawx.hbpa.edu.cn/

 
 
 

日志

 
 
关于我

张友文,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现供职于湖北警官学院,出版四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等,曾多次应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讲授“公安文学”, 堪称公安文学的迷恋者、推介者、言说者。创办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 http://gawx.hbpa.edu.cn/

网易考拉推荐

警校女生 (短篇小说) 作者 黎明辉  

2017-05-25 16:20:28|  分类: 公安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英和好多女生一样,进警院第二天就哭了。那剪刀无情无义,一阵咔咔嚓嚓就把她们瀑布般的秀发剪掉了,小英左手从地上捡起自己心爱的秀发不肯丢手,右手摸着头上的短发,感觉颈后空荡荡,仿佛大片的森林植被遭到砍伐,她哭得最凶。把手伸出来,留指甲的,涂指甲的,戴首饰的,一律给我处理了!站在学生处门口着军服的军训教官,竖起眉毛一脸包公相,指着桌上一排指甲刀,对排队接受检查的女生们大声说。糟了!我们进了西点军校!有个在身后的女生用手抵着小英的细腰说。过了那两道严关,小英擦干眼泪,站在镜子前,感觉自己小脸都脱形了,眼珠边还留着哭后的血丝,仿佛镜中出现了一个陌生的脸貌,一副苦不堪言模样。其实那是她自己的感觉,皮肤白净的小英,身高一米七三,长手长腿大骨骼的高挑个头,剪不剪短发都是个人见人爱的漂亮姑娘。以前她齐肩的秀发常常辨成一条独辨,时而弯弯地绕过颈子贴到她浑圆的胸前,时而甩在肩后走起路来微风摆柳似的荡漾,吸引了许多男生的目光,高中时她是学校公认的校花,都说凭她娇好的身材和模样是块做演员的胚子。而命运不由人,她却要当警察了。

    在小英吃着苦头的这个时刻,她哪里知道那些家长们远在警院的大墙外,正为他们的英明远见,乐不可支,逢人就诉说他们的骄傲。小英高考失利,只考了个三本的分。在选学校时父母给她说了N多个理由叫她选择警院,说到天扯到地,最大的一条理由是家长们看到03级的警院生属最后一届包分配,毕业了就当警察。最可笑又可气的是小英她爸,还给她念了段对联,说是早在网上流传很久了:博士生硕士生本科生,生生不息。上一届这一届下一届,届届失业。横批是愿读服输。开初她的思想转不过这道弯,总觉得本科的分儿去读大专,不啻于硬拉长颈鹿吃草似乎太刻薄了,那些原本在梦中描绘过千万遍的理想色彩从此就化为子虚乌有了。但见到现实当中确有多如牛毛的大学生一毕业,要么失业要么到那些破公司跑龙套,也就只好勉强屈就专科了。进校报到一查分,她的心里马上就像找到了平衡点,有了些许的平衡,算是理解了父母的良苦用心。她的考分排在文科第71名,也就说前面70名的分都比自己高,这还不算理科的考生。就这样她像被放鸭人挥舞长长的杆子撵鸭子进棚一样进了警院。

    小英真正对警察这个职业有点感觉是从她自己丢手机开始的。

    进校军训一个月结束回家,小英脸晒黑了,像个从非洲回来的黑人,她回家来想好好地躺两天瞌睡,可妈妈偏偏在床前来问她进校的感觉,还问最苦的是什么。什么!老朋友来了,肚子痛得腿都迈不开,还要早起跑3千米。在操场顶着烈日站军姿,木头似的一站就是两个钟头,头和身体不许动,汗水像洗淋浴流下颈子流进背里把衣服都湿透了!被子折不起有棱角的豆腐干,教官把被子从六楼给你撂下去,还喊你跑步下楼捡起来重折。连上课都要列队喊一二一走进教室。小英是闭着眼回答妈妈的,语速快得跟连珠炮一般。妈妈听了这话眼泪开始打转转,再也不说话了。这时,小英的手机响了,她接听,原来是她高中最好的同学,叫她去家里玩。赵燕和小英在高中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好友,她考上了商院。小英听了,一头从床上如鲤鱼打挺翻起来,对着镜子用手指梳了梳头上的短发,把手机放进手提包,对妈妈说,我到赵燕家去了。然后,关上门就出了家门。

    赵燕家离小英家只有两分钟的路,其实也就离了两条马路。走到赵燕家,两个毕业几个月没见面同学,高兴得跳起来,接着是亲热地拥抱进入了屋内。小英说:我买了个手机,最高级的,好看惨了,功能又多。说完就顺手把手提包,放在床边,走到赵燕的书柜边去翻她的书。真的呀,我看呢。赵燕说。你自己看嘛,在我的手提包里。小英专注地在浏览她的书柜。一会儿,不料就出事了。  

   哪里有手机嘛?小英!赵燕说。在手提包里的,你翻嘛!”“没有,没有手机!”“不可能!小英走近床边,拿起提包打开一看,果然没有见自己的手机,她把包翻转一倒,所有的那些小玩意儿倾倒在床上,唯独没见手机的影子。小英这时人就懵了,只觉得周身的血突然往头上涌,眼睛瞪得像两个铜钱,把赵燕盯得死死的,然后还自言自语地说:手机在包里的呀!”“有个屁,你肯定是丢了!赵燕说。听完赵燕的话,小英拿起提包,就出了赵燕家的大门。

    小英急匆匆地往家里赶,她想是自己接完小英的电话,忘了把手机放在包里了,那一定放在家里的床边了。小英很快回到家,走到床边并未见到手机,她找呀找呀,就像一个受伤的小狗在家里乱蹿。小英妈从厕所里出来说:你找啥子。”“妈,我的手机!”“你手机不是在你提包里的吗?”“没有!这时的小英已快急哭了。在,你接了赵燕的电话,就放到包里了,我看见的!小英妈说。没有!没得!小英终于哭了,哭得伤伤心心的。那是才买一个月的新手机呀!小英妈也嘤嘤地跟着哭起来了。家里为了让她读警院,作为满足她提出的条件,答应给她买了那个价格偏贵的机子,但她的家境并不宽裕,小英妈的节俭几乎是到了邪门的程度,家里的水龙头永远是滴滴水,那是她妈的杰作。家里洗了衣淘了菜的水都是一盆一桶的留着,小英妈用它来冲厕所或是拖地。小英和她老爸总见不得那水龙头边的滴滴水,见了就爱把龙头拧死,可过不了多久水龙头又在嘀嘀哒哒的响了,她知道她妈的手上活快,不听见滴水声就会满身不自在。小英妈身上穿的衣服大多是地摊货,而且很少给自己添置新衣,但她对小英该花的钱,只要小英开口从来没有说过不字。那机子三千五百多块钱啊,包含了多少妈妈的心血!她的泪眼就像水龙头滴落的水珠儿,从眼睑一滴一滴的涌落,浸湿了胸襟。小英伤心地望着她妈,渐渐地停止了抽泣。她开始冷静下来,回想她从接电话到走去赵燕家的整个过程,出门,穿过公路走在街上,进到赵燕的家门,这当中没有人碰自己的包,没有人撞自己,手机应该在包包里的,哪为什么偏偏就不在包里呢?莫非是赵燕拿了?她在自己看书柜的时候,偷偷放进了她的裤包里?不会的,我们在高中是这么好的姊妹和同学,她是不可能做这样的事的,她家里的经济条件比我家好得多,爸爸是厂里的车间主任,妈妈是审计局的干部。但不是赵燕,又是谁呢,莫非手机自己会长翅膀飞了?

    小英还是给赵燕家打了个电话,对赵燕说:我的手机丢了!赵燕在电话里说:我说嘛,我就没看见手机!你来耍嘛,我们一起去吃饭,我请客。”“我没有心情,改天吧!小英沮丧地放下电话。

    小英的爸是个刑警,成天有破不完的案,三天两头才回趟家。我们家被偷了!听了小英妈长起点子报案的话,小英爸被招了回来。职业刑警毕竟不一样,她爸静静地听了小英的讲述,并问了过程的细节后,就对小英说出了一句让她吃惊的话:只有赵燕偷你的手机!不会有第二个人!”“不可能,她是我的同学,怎么会偷我的手机?”“同学为什么就不可能偷你的手机?你当警察,你就要相信推理,你要好好地去读你现在的功课,好好读读福尔摩斯!老爸的话,像是给了小英当头一棒,让她的两眼金花四溅。她在心里不住地问自己:赵燕会偷我的东西?她在自己的屋里闷闷不乐,一直呆呆地坐到太阳落山。等她从自己的屋里出来,她爸已经回队上去了,小英妈说:你老汉说的,叫你不要动声色,继续和赵燕往来,你自己去破这个案子。

    小英妈第二天就去给小英买了个小灵通,小英拿着新的手机,眼泪花花地把小英妈盯到。她回到警院像换了个人似的,奇了怪,每天早上照样跑三千米,也不觉得苦了。每天列队吼着一二一走进教室,她特神圣地喊得最响。她把手机被盗的事一直埋在心头,对谁也没提起。她把自己的整个心智扎进了她警院的功课里,有空就抱本福尔摩斯全集没日没夜地啃起来,看她如此痴迷陪福尔摩斯,同学就悄悄给她取了个女福尔摩斯的雅号。有两个同届的男生隔三差五给她发来示爱的短信,她都坚定不移地一次又一次把那诗一般句子从小灵通上删掉。她认识那两个男生,他们总是绕着弯和她搭讪,说话特殷勤。

    有个周五下午的自习时间,小英一个人坐在操场边的树荫下看福尔摩斯,看累了就抬起头来望着警院那条巨大的标语发呆:今天你们以警院为骄傲,明天警院因你们而自豪。突然,有个女生风风火火跑来叫小英,快去!看擒敌拳比赛。然后死拉硬拽将她拖进了训练馆。坐在旁边的阶梯椅子上,那女生神秘地悄声附着小英的耳朵说,擒敌拳!擒敌拳!当小英还没反应过来时,场子上已经有两个男生穿戴护胸拳套,煞有介事在那里嗨嗨嗨地散打起来了,旁边围了一群男生在起劲地齐声呐喊助威,加油!加油!呼喊声此起彼伏,震荡屋顶。小英认出了两个男生,正是给她发示爱信息的男生!看着看着,小英的脸开始发烫了。这哪是在擒敌拳?分明是两个雄鸡公在干仗。她对身边的那女生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女生不停地拍手,眼睛直直盯着赛场说,我的线人给我透露的,这两个小子都喜欢你,为了你比过考试成绩,现在又在比擒拿格斗,这是警院最棒的情敌拳比赛!女生有意将字的音拉长,还带出了后鼻音。小英面含羞却地说,情敌拳呀!你们真的想得出来!

    小英立刻站起来正想冲下去把那两个男生分开,那女生连忙拉住她说,让他们打吧,不会出事的,他们是在丰富警院的学生生活。说完就把满脸羞红的小英推出了训练馆。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小英并没忘记手机的事,她又开始用小灵通给赵燕取得了联系,还经常给赵燕发了些很搞笑的短信。有个星期赵燕还叫了几个同学,大家一起在馆子聚了会,小英特地与赵燕同校的同学周扬建立了电话联系,她在日记中写道,我在嫌疑人身边物建了一名线人。

    在读到大二时的有一天,周扬突然打电话给小英说,赵燕偷了同寝室一个女生的信用卡,取了人家的五百元钱,被学校逮住了。当得知这个信息时,她真的惊愕了,她紧紧地攥住小灵通,直到捏出了满手的汗来。现在她相信老爸的话了,她顿时觉得自己从前的确是单纯,少不更事,那些以前少女时代理想主义的彩色积木在一瞬间轰然倒塌。星期天回家,晚上小英把周扬约了出来,向他打探赵燕的情况。周扬说,赵燕和同寝室的同学茜茜是形影不离的好友,茜茜家是大款,信用卡里一般都有万把块钱,两人经常一起去取钱,大大咧咧的茜茜自己说,我卡的密码是我爱你爱死你。赵燕就知道了茜茜“520240”的取款密码。一次茜茜发现她卡上的钱少了五百元,就报了学院的公安派出所,民警在银行去调看了学院周围的取款机录像,看见一个用报纸遮挡面目的人取走了钱,从穿着看是个年轻女子,但没认出是谁,谁也没怀疑到赵燕。派出所的民警给茜茜教了一招,就把卡上的钱转到另一家银行的新卡上,在老卡上留下五百作钓饵。隔了数月茜茜发现卡丢了,又去派出所报警,民警又去银行调看录像,发现这次取款的地点竟是在赵燕家附近,时间是个星期天,取款人也用报纸遮面,但这次未遮住头发上的那枚很是别致的花发夹。民警把录像复制回所,叫茜茜辨认,茜茜从那枚花发夹上找出了线索,说象是赵燕。于是赵燕被传唤到派出所,最终她坦白了两次偷取五百元现金的事实,学院通知赵燕的家长到校,赔了茜茜一千元现金,赵燕在学院受了处分。

    小英听完这个发生在现实生活的天方夜谭,她是拖着双腿回家的,她想哭却始终无泪,整个人像经过一场长途的剧烈颠簸,骨头都散了架一样疲惫不堪。她在想自己还要不要追回自己的损失,我这是三千元多元啊,三千多元的盗窃足以使赵艳开除学籍去蹲监狱的。而不去追回,赵燕身上永远就背着一桩案子,刑侦课上老师说,警察最忌讳的是让嫌疑人背起案子走了。这时她又想到了家里水龙头的滴滴水,想到了她节俭大半辈子的妈妈。于是她决定要去约赵燕见面。

    一个星期天,小英回到家里,特地叫妈妈把她的警服熨烫得笔挺笔挺的,她脱下自己心爱的女儿装,穿上警服对着镜子美美地欣赏了一番,像个即将出征的战士,对着镜子自己给自己行了个军礼,然后,粲然一笑。小英妈见到女儿一身戎装的样子,说:吔!警花!好漂亮的警花!要上哪去?小英说:有任务!”“啥子任务?小英莞尔一笑调皮地说:照相!说完她扑向妈妈撅着嘴唇给了她妈一个响亮的亲吻,小英妈在想,一定是女儿恋爱了。正要开口提醒她,只见女儿轻轻关上门,做了个鬼脸就像鸟儿样地飞出了家。

    小英昨天就给赵燕约好在她家对面的茶楼见面。就她们俩人,没别的同学,这是小英特别安排的。走进茶楼赵燕已经坐在那里等她了,赵燕见到小英穿了一身警服,脸立即红了起来,似乎她意识到了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低声地招呼小英坐下。先是俩人都没有言语,看着街上过往的人群和车流。沉默了几分钟,还是小英打破了僵局,对赵燕说:你瘦了,学习压力大吗?”“不大!接着小英话锋一转,盯住赵燕的眼睛说:你知道我约你出来,啥子事?赵燕说:知道。她把头低下来,看着杯里的茶叶,杯口冒着热气。小英说:你说嘛,我们还是好朋友。”“但我有两个条件,别告诉我的父母,他们再也经不住打击了。别告诉我的学校,不然我这辈子就完了。听了赵燕的话,小英的感觉怪怪的,鼻子一酸,眼泪快流出来了。她知道那是她们在高中建立的友谊真的被玷污了,她知道这是她作为预备警官破的第一桩案子眼看要穿了。这时的赵燕眼泪已经如滂沱的大雨夺眶而出。小英看得出这是悲悔的伤心的眼泪,她立即上前把赵燕抱住,两个高中时的好友相拥痛哭。搞得坐在旁边的茶客,面面相觑,不知何事。小声地说:小姑娘失恋,小姑娘失恋。

    两人哭完,各自用纸巾擦干了泪水。赵燕才讲起了是自己偷了小英的手机,把它放了一个多月,最终拿到街上去买了一千五百元钱,上馆子吃了。这次偷同学卡上的一千元是想买个MP4听音乐,不料被发现了。

    你家里的条件那样好,为什么还要偷?小英学会追问动机了。

    我搞惯了,见到别人有好东西,手就发痒,心头像有蚂蚁在爬,不偷就睡不着吃不好。赵燕转动着手中的茶杯,盯着小英的警服,眼泪又要涌出眼眶了。

    现在敢偷针以后就敢偷牛,还好,暴露得早,能悔悟就好。小英说。

我想好了,我不想再叫家里给我赔钱了,我给你打张条子就算我借你的,明年我工作了,我一定用我的劳动还你三千五。

    说完,赵燕从包里拿出纸笔,立即写了张借条,交到小英手上。

    回到家,小英把借条给了妈,她妈读着这非同寻常的半张纸条,眼泪花花地笑了。小英爸回来听说女儿单刀赴会亲自把案子破了,就对女儿说,你的这段经历会让你受用一辈子,今后你会成为一个好警察。小英妈说,以后再别给赵燕来往。小英爸却说,来往要继续,还要多帮她,救救这个孩子。

    小英遵照父嘱还是经常给赵燕打电话联系,时不时的也发些搞笑的短信。每次赵燕都是含着泪给小英回话的,她说现在她很是郁闷和孤独,学校的同学没一个给她在一起了,大家都像害怕瘟神一样的躲避她。她说,只有你,小英,你是唯一还在与我交往的人,我爱你,爱死你!你是最漂亮的女警察。

 

                                             2006815初稿

                                             2007816定稿于南纪门

 

上文发表在《三峡公安》 2007年第 5 责编 李小剑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